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二章 莫大的恥辱
  男人不想知道關於這個女人任何的情況,隻要事情順利完成他們便不會再有任何瓜葛。現在他隻要完成男人該做的就可以。

  “衣服脫掉躺在床上。”

  男人冰冷的聲音響起,低沉的命令著。

  “聽到沒有,立刻。”

  看到女人沒有任何行動,再一次顯露著王者的霸氣。好像黑暗中的這個女人是他的奴隸一樣。

  秦靜溫被這冷瀟的聲音嚇得整顆心都聚在一起,就在她伸手欲脫衣服的時候,電話響起。

  電話鈴聲在這寂靜漆黑的環境裏有些驚悚,在看到來電顯示的時候,卻讓她燃起了一絲絲希望。

  “……”

  秦靜溫迅速的接起電話,然而對方並沒給她說話的機會。

  “秦靜溫,你不是需要錢麽,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我們交往的時間也不短了,你竟然都沒讓我碰過你。現在你隻要馬上飛過來,爬到我的床上把我給服侍舒服了,你母親看病的錢我可以給你出。”

  電話那邊的一句話,讓秦靜溫剛燃起的希望又一次破滅。

  “楚……”

  “別叫我的名字,你不配。”

  秦靜溫想要解釋一下,可誰知道自己竟然被厭惡到這種程度。

  “你能冷靜一下聽我解釋麽,就憑借別人的幾句話你就判了我的死刑,你認為這樣對我公平麽?我們之間是真心相愛麽,難道……”

  秦靜溫帶著自己僅存的一點自尊在爭取著,然而電話的那邊已經耐心全無。

  “不用解釋,這是我給你唯一的機會,你隻有選擇權沒有解釋權。”

  秦靜溫整個人都跌進了冰窟裏,那廉價的自尊心也已經被踐踏的體無完膚,心更是疼的沒有了知覺。

  此時讓她不那麽卑微的也隻有眼前的這個男人了。

  “我已經找到男人了,他給我的錢你給不起。我們之間結束了,但願你不要在上當受騙。”

  話音未落,手機已經被秦靜溫狠狠的摔在了牆角。隨後憤怒的開始脫去自己的衣物,直到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

  此時身體傳來涼意,內心也早已結了厚厚的冰層。

  秦靜溫的電話明顯是男人打來的,這讓男人冷眉皺起,嘲諷的開口。

  “如果不是處女,一分錢都別想得到。”

  冷硬的警告在秦靜溫聽來卻是極大的羞辱,她怎麽就活成了這種樣子,連被信任的權利都沒有。

  “試試就知道了。”

  為了錢,她隻能故作堅強的說著。

  秦靜溫未經世事,當男人碰觸她的時候渾身戰栗,可隨著男人溫熱的手掌來回的遊移,她便開始全身燥熱起來。

  男人也感受到了秦靜溫的生疏,可越是這樣的反應越讓他滿意,直到猛力的衝破那層障礙時,他才確定身下的女人是幹淨的。

  秦靜溫被折磨的渾身無力,赤裸的躺在床上。下體的痛感還清晰的存在著,室內的餘溫也沒有消退,可她卻聽到了男人冰冷無情的聲音。

  “這幾天你是排卵期,哪裏都不許去,我會隨時過來。”

  男人已經迅速的披上浴袍,背對著秦靜溫,說出的話沒有一點溫度。

  男人向前邁了兩步停了下來。

  “我警告你拿了錢就要遵守規矩,否則後果自付。”

  就這樣秦靜溫被這個冷酷的男人扔在了這個陌生又漆黑的臥室裏。

  此刻的她終於鬆了一口氣,眼淚也止不住的流下。

  次日男人又一次到來,秦靜溫也又一次履行著自己的職責,隻是今天的情況要比前一天好的多。

  激情過後,還沒有好好的感受著彼此的喘息,男人就無情的起身,秦靜溫也因此感受到了涼意。

  室內依然是漆黑的一片,可秦靜溫坐起身還是用床單裹住了自己的身體。

  “我……下午我可以出去一下麽?”

  秦靜溫試探著問著。

  然而冰冷的聲音讓她失望。

  “不可以,想出去就把錢退回。”

  男人迅速的整理著自己,然後大步欲離開。

  “等等,我什麽時候可以出去?”

  秦靜溫繼續追問。

  “……”

  男人像沒聽到一樣,繼續走向門邊。

  秦靜溫情急之下直接跳下床赤裸著擋在了男人的麵前,後背就貼在冰冷的門板上,然而前麵正好跟男人來了一個沒有縫隙的接觸。

  男人就這樣撞在了女人溫熱的身體上,沒有激動反倒怒了。

  “給我讓開。”

  大聲的怒吼雖然讓秦靜溫有些害怕,但她依然要堅持。

  “我把我想說的話說完就讓開。”

  “我知道你不信任我,我知道我離開會壞了規矩,可是……”

  “閉嘴,沒有可是。在不讓開我會把你丟出這個房間。”

  凜冽的聲音再次響起,嚇得秦靜溫的小心髒上下起伏著。

  “先生,你別生氣。我隻想知道我什麽時候可以出去。我不會跑,也不會見任何人,要是你不放心可以找人跟著我。我……”

  秦靜溫也想大聲怒懟回去,然而她此時的處境已經沒有讓她趾高氣揚的資本。

  “我最後說一遍,給我滾……”

  滾開兩字,男人隻說了一個,剩下一個被眼前的瘋女人用嘴給吞到肚子裏去了。

  這是秦靜溫能想到

  的唯一一個讓男人冷靜下來的辦法。

  男人冷著眼皺著眉,一個用力將秦靜溫推離自己。

  “啊……”

  秦靜溫摔倒在地上,即使是這樣也沒留住男人,也沒得到出去的機會。

  男人冷傲的離開,秦靜溫踉蹌的起身才打開了室內的吊燈。

  不看倒好,這一看眼淚竟忍不住流下來。

  從生下來到現在,她什麽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這跟被囚禁還有什麽區別。在家破人亡的時候,又遭到男朋友的背叛,試問天下還有比她更糟糕的人麽?她怎麽就把自己的人生弄得這樣悲催。

  擦掉胳膊上血跡,秦靜溫重新關上了燈。來到窗前,把層層的窗簾拉開一點縫隙,她成功的看到了那個男人偉岸挺拔的背影。

  修長的雙腿,沉穩的步伐。筆直的西裝,一絲不苟的發絲。隻看背影就能讓小迷妹失聲尖叫,然而這個男人卻是秦靜溫一輩子的恥辱,這個背影她一輩子都不會忘掉。

  電話摔壞聯係不到醫院,被關著又出不去,秦靜溫簡直都要抓狂了。

  強忍著晚飯時間,一個女傭過來送飯給她,她央求了好半天才借到了手機把電話打給護士。

  在得知母親和妹妹暫時沒有異常她才鬆了一口氣。

  現在她要做的就是說服男人,讓她出去把母親的醫藥費交上。

  秦靜溫打開房門叫來了女傭。

  “告訴你們老板我現在的體溫正在升高,是排卵的最佳時機他最好能過來。”

  秦靜溫現在隻能用這個辦法才能見到男人,其他的她顧不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