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三章 不下蛋的母雞
  四十分鍾之後,男人果然來了。

  這次秦靜溫很乖,沒等男人命令,自己就脫了衣服躺在床上。她以為隻有自己夠溫順,男人才能給她一點機會。

  激情過後,秦靜溫的兩隻手緊緊的環住男人,迫使男人留在自己身上。

  “我想出去,一個小時就可以。”

  秦靜溫的一句話讓男人頓時憤怒,猝不及防的拽住秦靜溫的胳膊用力甩開。

  “啊……”

  秦靜溫吃疼,男人拽住的胳膊正好是受傷的地方。

  男人停頓隨後快速起身。

  “你想出去可以,把錢還回馬上滾。”

  “你……”

  秦靜溫剛想發火,又馬上淡定下來。

  “我的手機摔壞了,跟家人聯係不上。我怕他們找不到我會報警,到時候你也會麻煩。我出去安排……”

  秦靜溫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因為那個無情的男人已經迅速走了出去。

  自己的計劃失敗了,她又開始不安焦慮。

  半個小時之後,讓秦靜溫想不到的是傭人竟然送來一部新手機。

  “老板說了,讓你有什麽事情用手機解決。”

  手機調試好,秦靜溫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聯係護士,把二十萬的醫藥費轉到了醫院。

  隨後她又聯係了肇事的死者家屬,然而死者家屬不跟她商討,所有事項已經交由傷者權權處理。

  秦靜溫得到了傷者電話之後便打給了傷者。

  “你好,我是秦軍的大女兒。不好意思跟您聯係晚了,我父親……”

  “說重點。”

  又是一個冷酷的男人。

  “那好,我就賠償問題跟您聯係。我們家現在……”

  “死者三百萬,我的兩百萬,車損一百萬。” …愛奇文學 .i7wx. …¥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秦靜溫一聽到這些龐大的數字,瞬間跌至穀底。

  “這位先生,這些是不是太多了?加在一起要六百萬,我拿不出這麽多的錢。”

  “別跟我討價還價你們沒資格。”

  “可是我真的拿不出那麽多的錢,我家現在已經破產,父親……”

  秦靜溫的話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電話裏已經傳來了掛斷的聲音。

  放下電話一臉的頹然,以後的生活都是問題,讓她去哪裏弄來六百萬。

  男人還真是認真,次日的晚上又來到了黑暗的臥室。他撫摸著滑嫩的肌膚,感受著身下女人的生疏,男人的激情越來越高。

  突然他在秦靜溫的小腹碰觸到跟柔和肌膚不相符的障礙,於是手就停在了那裏。

  秦靜溫趕緊開口。

  “傷疤,為了救一個走路不長眼睛的人。”

  秦靜溫自嘲的

  揚起嘴角,她不解釋這個男人一定以為她做過什麽見不得人的手術。

  救人?

  男人繼續,溫熱的手掌一路向下……

  連日來的親密接觸,已經讓秦靜溫吃不消,她渾身癱軟的躺在床上,看著黑暗中又要離開的男人,秦靜溫放低了姿態。

  “謝謝你的手機,交易結束後我會還給你。”

  男人還是那個男人,還是那麽的冷漠,還是沒有任何回應的離開。

  一個星期之後,秦靜溫過了排卵期,男人不再來,她也不用每天生活在黑暗的房間裏,可以出入自由,隻是她身邊一直跟著女傭。

  讓她高興的是妹妹秦靜怡終於醒來,可妹妹卻換上恐怖性焦慮障礙,這讓秦靜溫剛剛看到的太陽再一次被烏雲遮住。

  這樣的妹妹沒辦法上學,需要人照顧。治療也要花費不少的錢,還要看心理醫生。這無疑是雪上加霜。

  離開妹妹的病房,秦靜溫想要看看母親,女傭接起電話隨後遞給了她。

  “老板的。”

  秦靜溫疑惑著接過電話。

  “我……”

  “今天晚上我去別墅,準備一下。”

  男人霸氣的說著。

  “今天不是排卵期,我們沒有這個約定。”

  秦靜溫毅然拒絕。

  “另外付錢給你。”

  “……”

  秦靜溫苦笑,這樣的她豈不成了不折不扣的賣yin女?然而她急需用錢不是麽?

  “一次五萬。”

  男人掛斷了電話,秦靜溫的眼底氤氳。

  就這樣秦靜溫差不多每天都會有五萬元的收入。

  男人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十一點,跟多次的親密接觸沒有區別,隻是發泄男人旺盛的荷爾蒙,隻是想要種下屬於他的種子。

  最後的衝刺結束之後,秦靜溫情不自禁的抱住了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多留一會,還有五分鍾就十二點。”

  多日來的傷痛連連,秦靜溫已經看不到任何希望感受不到任何溫暖。唯一讓她覺得還有溫度的就是這個男人的身體了。

  此時她特別的委屈,隻想他能陪她五分鍾。

  男人的反應讓秦靜溫再次失望,他厭惡的拒絕了秦靜溫然後起身。

  “收起你的欲望,你不配。”

  “欲望?我有什麽欲望?今天是我生日,我隻想找個人陪我度過這最後的五分鍾,怎麽就成了欲望?”

  黑暗中,朝著男人離開的背影秦靜溫大聲發泄著,背影消失又低聲抽泣。

  不幸的事情再次來襲,母親最終離開了秦靜溫。

  秦靜溫在黑暗的房間裏失聲痛哭,撕心裂肺的聲

  音傳到了門外男人的耳朵裏。

  這哭聲和那天在醫院讓他駐足的聲音一樣悲慘,男人眉心緊鎖,無法踏進臥室。

  次日早上,秦靜溫是被傭人叫醒的。

  “小姐,我來確認你有沒有月經?”

  “有,昨天就來了。跟我到洗手間確認一下。”

  秦靜溫雙眼紅腫,痛苦和心傷都寫在臉上。

  傭人確認之後離開,幾分鍾的時間又走了回來,一臉的冷漠鄙視,好像秦靜溫有多無恥一樣。

  “老板說了,不下蛋的母雞留著沒用。合同解除,預付款歸你。”

  不下蛋的母雞?

  十個月後。

  秦靜溫耳邊至今還回蕩著那句“不會下蛋的母雞”然而諷刺的是,她現在就抱著剛滿月的孩子站在那棟山頂別墅的門前。

  這個別墅她可以說的上是熟悉,隻是不熟悉那個男人。

  不舍的看了眼懷中的嬰兒,秦靜溫最終按響了門鈴。

  接待她的還是那個帶著一臉嘲諷的女傭。

  對於秦靜溫抱著一個孩子突然出現,女傭雖然很驚訝,但她還是馬上聯係了老板。

  “老板讓你進那間臥室等他,跟以前一樣你是不能看到他的。把孩子給我,需要做親子鑒定。”

  “放心,規矩我知道。但是孩子我不會交給你,我隻能交給他。”

  秦靜溫不屑的說著,她的孩子她是不會隨便交給別人的。

  秦靜溫說完,直接抱著孩子去了那間漆黑冰冷的臥室。

  把熟睡的孩子放在床上,看著他白皙的皮膚,圓圓的臉蛋,秦靜溫滿心的不舍。

  “寶貝,媽媽對不起你。媽媽也是沒有辦法了,別怪媽媽。”

  反複的跟孩子懺悔著,仔細的看著孩子渾身上下的每一個地方,她要把孩子的所有都刻在腦子裏,這一切將是孩子留給她最後的回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