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四章 DNA能解決一切
  秦靜溫的眼淚忍不住一滴一滴的落在孩子的身上,即使有萬般的不舍,她還是要把孩子送給他的父親。

  因為秦靜溫需要錢,因為秦靜溫沒有能力把他養大。

  人活著有太多的無可奈何,這一種是最殘忍的,她正在經曆著。

  四十分鍾後,敲門聲響起。

  秦靜溫關了房間內的燈之後才允許外麵的人進來。

  黑暗中還是那個高大挺拔的身姿,還是那淡淡的古龍水的味道,一切都沒有變,唯一改變的是這個房間裏多了一個孩子。

  “你走的時候,已經確認了沒有懷孕,這個孩子怎麽回事?”

  男人說話的同時犀利的眸光落在了床上正在蠕動的孩子身上。雖然看不清他的相貌,卻能感覺到他的弱小。

  “醫生說像我這種情況是存在的,就是因為一直有……月經,我直到四個多月才知道自己懷孕。”

  跟陌生男人談到自己的私密,秦靜溫還是第一次,顯得不那麽坦然。

  “孩子都出生了才來找我,你的目的何在。”

  男人依舊冷硬語氣裏有著明顯的怒意。

  “錢,要不是我急需用錢我是不會把孩子給你送來的。”

  秦靜溫陳述著事實。如果不是因為錢,她寧可帶著孩子過苦日子也舍不得把孩子送過來,這一切都是錢惹的禍。

  “你好像不是現在才缺錢的。痛快的說出你的目的我討厭跟我耍心機的人。”

  男人不耐煩的低怒著。

  “沒有心機,是你想多了。我的確應該在懷孕的第一時間來找你,那個時候我沒有現在的緊迫,想自己帶著孩子生活,可現實並沒有我想的那樣簡單,我的確沒有撫養他的能力。”

  秦靜溫強忍著不舍,強迫自己才能說出完整的話,這個時候沒有人能理解她的痛。…#愛奇文學 .i7wx. ¥…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什麽都不用說了,你也不用懷疑我。做個DNA我們再談。”

  秦靜溫不想在跟這個男人說下去,雖然孩子還小,沒有記憶沒有認知,更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麽。可是這些話對於孩子來說還是殘忍的。

  秦靜溫知道男人在懷疑什麽,也理解他有這樣的反應,不過一個DNA可以解決一切不是麽。

  “你以為一個DNA就能解決一切?你走了十個月,你知道這麽長的時間可以改變什麽?”

  男人突然大聲怒吼,卻驚嚇了床上的嬰兒。

  哇的一聲,嬰兒大哭起來。秦靜溫趕忙回身去安撫孩子,雖然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但聲音裏母性光輝暴露無疑。

  “寶貝不哭,媽媽在不要怕。”

  嬰兒似乎真的被嚇到了,不管秦靜溫怎樣安撫他還是在

  大聲的哭鬧。秦靜溫沒辦法隻能用母乳來減輕嬰兒的恐懼。

  秦靜溫抱起孩子,背對著男人,開始熟練的哺乳,這一係列的動作,讓男人冷眉緊皺。

  嬰兒終於停止了哭泣,沒多大一會就睡著了。

  秦靜溫把孩子輕柔的放下再一次轉身麵對著男人,同樣是看不清男人的臉,但她能感覺到男人冷瀟的氣息。

  “說話小聲一點,不要在嚇哭孩子。”

  先是提醒,然後繼續開口。

  “我不知道你剛剛的怒吼想要傳達什麽意思給我,我也不想知道。我今天來就是跟你談孩子的,如果你要就去做個親子鑒定,不要我可以馬上帶他走。我是沒錢,可我也不至於把他給餓死。”

  “還有,今天對你對我都隻有這一次機會。以後我和孩子絕對不會到這個別墅來找你,也請你這輩子都不要打擾我們的生活。”

  秦靜溫說完,轉身就要去抱孩子,卻被男人猛力拉回。男人用力猝不及防,秦靜溫沒有防備,直接就回身撲在男人的懷裏,撞擊著他結實的胸膛。

  “你……”

  愣怔片刻,秦靜溫立刻站直了身體。

  “我的孩子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帶走,你就是一個代孕的工具,你為了錢把孩子給我送回來,就沒有資格把他帶走。”

  男人這一次的怒火更勝,但他卻沒有大聲狂吼,而是把怒火發泄到秦靜溫的手腕上。他直接用力捏疼了秦靜溫。

  “你把我的手弄疼了,請把你的手放開。”

  秦靜溫有些倔強的說著,此刻的她猶如萬箭穿心般痛苦不堪,自責不已。把自己生的孩子賣掉,足以讓她崩潰,她已經沒有多疑的自尊心讓男人來踐踏。

  男人稍微鬆力,秦靜溫找準機會直接甩開男人的手。

  “既然想要孩子,咱們就談條件。”

  “我必須先確定孩子是我的,再跟你談條件。”

  男人說完直接走向孩子,秦靜溫卻在最後擋住了男人前進的腳步。

  “你要幹嘛?”

  “抱走孩子。”

  “不,不可以。在沒有達成協議之前,不允許任何人抱走孩子。”

  秦靜溫堅定的說著,她不是害怕男人抱走孩子之後不給她錢,而是突然感到萬般不舍。

  “我要做親子鑒定。”

  “親子鑒定用頭發就可以,你抱他去洗手間,剪掉頭發然後把孩子還給我。”

  男人不再說話,而是按照秦靜溫的意思把孩子抱去了洗手間。

  十分鍾之後,男人走出洗手間把孩子還給秦靜溫之後大步離開。

  秦靜溫鬆了一口氣,不舍的把孩子抱在自己的懷裏。

  “寶貝,媽咪真的是有苦衷的,媽咪也舍不得你。”

  剛剛代孕的時候,秦靜溫根本就沒想到會對孩子有這樣深的感情,可現在她卻無比的煎熬。

  要不是為了還債,要不是為了賠償,她就是在苦再累也會把孩子養大。

  看著熟睡中的寶寶,看著她可愛的小臉,秦靜溫有了帶種孩子消失的衝動。然而就在她開始收拾孩子用品的時候,姑姑秦瀾的電話打了進來。

  “溫溫,事情辦得怎麽樣了?”

  “姑姑,我想……”

  秦靜溫剛想說出自己抱回孩子的想法,就聽到電話的那一邊傳來了其他人的聲音。

  “別在拖延了,我老公去世已經快一年了,你們的賠償到現在還不給我們,我們上有老下有小的,讓我們怎麽活?”

  “就是,趕緊把錢給我們,別再找任何借口了。你們說沒錢,看你們比誰活的都好?”

  秦靜溫聽聲音知道了大概,應該是死者家屬。

  車禍到現在快一年的時間裏,秦靜溫一直沒機會見到死者家屬,這還是他們第一次上門追討,算是足夠寬容他們了。

  “溫溫啊,要是不行就回來。我們在想別的辦法。”

  秦瀾的語氣有著不舍。

  “姑姑,你告訴他們不要著急。就這幾天,我一定會給他們答複的。”

  秦靜溫在這樣的情況下,最後還是打消了自己的念頭。

  次日晚上,男人又一次找過來。他推門進來的那一刻,房間內必須是漆黑的。

  “結果出來了?”

  秦靜溫低聲問著,生怕吵醒了孩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