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五章 男孩翻三倍
  男人準確的找到了沙發的位置坐了下來,然後才開口。

  “結果三天後出來。”

  男人的聲音沒有怒火,但依舊冰冷。

  秦靜溫也輕手輕腳走到男人麵前,她已經很熟悉這裏的環境,沒有光亮依舊可以準確的找到男人的位置。

  “有什麽事就說吧,是不是想要跟我談條件?”

  秦靜溫覺得,男人不會無緣無故就來這邊。

  “先說你的條件,你這樣大費周折不可能隻要餘款。”

  男人明顯的嘲諷語氣,讓站在一邊的秦靜溫很不舒服。

  “我們開始就講好的,生男孩酬金要翻三倍。當時訂金給了我五十萬,再給我兩百五十萬就可以,我沒有多要的意思。”

  秦靜溫是缺錢,可是就地漲價的事情她是不會幹的。

  男人沉默,片刻之後。

  “不算訂金的五十萬,我再給你四百萬。”

  “多餘的我不要。”

  雖然四百萬對她來說能解決很大的問題,但秦靜溫還是果斷拒絕。

  “不要打斷我,我說完了你會要。”

  男人低吼警告,繼續說著。

  “其中的二百五十萬是合約裏規定的,五十萬是你孕期的營養費,五十萬是孩子一個月的撫養費。”

  男人停了下來。

  “剩下的五十萬?”

  秦靜溫沒耐心等下去。

  “再跟我做一次。”

  男人話音落下的同時,手已經開始行動。

  他一個用力抓住秦靜溫的手臂,強迫她坐在了沙發上,隨之而來的就是欺身而上。

  這動作連貫迅速,等秦靜溫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被男人壓在了身下。

  “哼……”

  秦靜溫嘲諷的冷哼。

  “沒生孩子之前一次是五萬,生了孩子反倒翻了十倍,我怎麽不知道自己的一次這麽值錢。”

  秦靜溫心髒在不規律的跳著,可嘴卻在倔強的說著。

  “嫌多就多做幾次。”

  男人話音落下,突然就吻住了秦靜溫溫熱的唇。這種感覺他似乎等了很久。

  “嗯……放開……我拒絕。”

  秦靜溫斷斷續續的拒絕聲,就這樣淹沒在了男人強勁的攻勢下。

  男人的唇控製著秦靜溫的唇,手掌遊移至秦靜溫的柔軟之上,那種堅挺酥彈的感覺讓他移不開自己的手,挪不開自己的唇,整個身體更是死死的壓住秦靜溫。

  第三天男人帶著鑒定結果再次到來。

  “鑒定結果出來了,是我的孩子。”

  “你現在就要帶走麽?”

  結果如何秦靜溫早就知道,但從男人嘴裏說出來,她卻萬分

  不舍。把孩子緊緊的抱在懷裏,生怕男人馬上就把孩子帶走。

  “現在不能帶走,你繼續帶他。”

  男人說的沒有溫度,但對於秦靜溫來說,卻是意外的驚喜。

  “沒問題!”

  “不過……你可不可以把錢先支付給我?”

  不管如何秦靜溫還是要麵對無情的現實。

  “律師會過來跟你談,合同簽了錢就會給你。”

  男人說完在黑暗中摸索著把孩子抱在了自己身上,也許是第一接觸孩子的原因,他感覺渾身僵硬。

  跟律師把一切處理完之後,秦靜溫趕緊把電話打給了秦瀾。

  “姑姑,錢我弄到手了,我已經匯到你賬戶。你先把死者要求的四百萬給他們,傷者這邊我在想辦法。”

  死者賠償了之後,秦靜溫就能喘一口氣了。但剩下的依然讓她如泰山壓頂般沉重。

  “孩子就這樣給他們了?溫溫,要不然把孩子帶回來。”

  秦瀾傷感的說著。

  “姑姑,我們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秦靜溫是孩子的母親,她何嚐不想把孩子留在身邊。

  “姑姑,就按我說的做吧。剩下的錢我在想辦法,傷者那邊我在溝通一下。”

  秦靜溫放下電話,又一次為難。

  傷者的態度比死者家屬還要強硬,她即使打電話溝通也於事無補。

  秦靜溫再一次陷入到苦惱當中,雖然自己要想辦法,可是對於錢的來源,她一點頭緒頭沒有。

  孩子秦靜溫帶著,男人每天都會過來。

  對於男人的生理需要,秦靜溫也沒有拒絕,她想增進一下兩個人之間的關係,看看能否在男人這邊借到一些錢。

  男人最近幾天跟原來大不同,每次歡愉過後都會做短暫的停留,原因隻是孩子。

  秦靜溫摸索著穿好衣服起身坐在男人的身邊。

  猶豫了片刻才開口。

  “我……你能借給我一些錢麽?我……”

  “這就是你這幾天俯首稱臣的原因,這才是你這麽晚送回孩子的原因?”

  男人都沒給秦靜溫把話說完的機會,直接就怒了。

  “不是,不是的。我跟你借錢,又不是要錢騙錢。我打欠條給你,我也會給你利息,絕對沒有……”

  “沒有什麽?你的野心已經暴露了,下一步就想母憑子貴嫁給我是不是?”

  男人的怒吼聲快要把屋頂掀起,一邊嬰兒床上的寶寶嚇得大聲哭泣。

  “不是的……不是的……”

  秦靜溫一邊想要解釋,一邊趕緊下床把孩子抱在懷裏。

  “別在跟我演戲,第一天你就已經暴露了你的野

  心。騙不到別的男人來騙我,要不是我需要人給我生孩子,你以為你有機會接近我。”

  “女人別得寸進尺,你沒資格。”

  秦靜溫愣怔,楚楊的嘲諷再一次回蕩在耳邊,同樣的野心,同樣是在演戲,同樣是技術有限暴露了她的原型。

  原來她在這兩個男人的眼裏竟是同樣的如此不堪。

  男人穿好衣服憤怒的走到秦靜溫身邊,突其不易的就把孩子搶下。

  “孩子我帶走,你馬上滾。”

  “等等,再給我一點時間。”

  秦靜溫急切的攔住了男人的去路,看著哭的驚慌的孩子,秦靜溫心如刀割。

  “寶貝對不起,媽咪對不起你。一定要幸福的生活,一定要健康的長大。”

  眼淚狂奔而下,痛哭出聲。

  一邊的男人眉宇緊蹙,薄唇緊閉。

  秦靜溫快步從床邊拿回一個資料袋遞給了男人。

  “這裏是孩子出生時的基本情況和注意事項。還有我送給他的一個小禮物。”

  “一定要好好把他養大,給他找一個好的後媽,別讓他被後媽欺負。”

  “你想多了,他沒有後媽,隻有親媽。”

  男人決絕的說完,抱著孩子大步離開,走到門口又停下。

  “遵守合約管住你自己,別給孩子找麻煩,別到處騙人給孩子丟臉。”

  男人的話冰冷無情,說的秦靜溫更是痛苦不堪。

  門被關上的那一瞬間,秦靜溫再也支撐不住,跌坐在地失聲痛哭。為了錢她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麵了出去,為了錢她失去了所有,連最起碼的尊嚴都被肆意的踐踏著。

  “對不起……寶貝對不起……媽咪對不起你……”

  那撕心裂肺的哭聲道出了她的無奈和不甘。

  門外,男人的腳步再一次因這肝膽俱裂的哭聲而駐足。看著懷裏正在哭泣的孩子,皺起眉快步離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