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不是感冒是腦殘
  “你……”

  秦靜溫剛要開口說話,這時護士走了進來。

  “醒了,感覺怎麽樣?”

  護士看到秦靜溫睜著眼睛有些意外,以為她還會睡上一會。

  “挺好的。護士我看到這個人就頭疼,你讓他出去吧。”

  秦靜溫好的不能再好,隻是看到喬舜辰就心痛。可是自己又趕不走喬舜辰,隻能求助護士。

  “他的確該離開這裏,感冒了和你這麽近接觸會傳染給你的。你是孕婦,這個時候可是重要時期不能感冒。”

  護士一邊說一邊走到喬舜辰麵前,把藥和口罩遞給了喬舜辰。

  “不想出去就把藥吃了,再把口罩戴上。然後保持距離,不要傳染給你愛人。”

  護士提醒著,重點還是保護秦靜溫。

  “好,我知道。謝謝。”

  首發網址.kanshu8net

  喬舜辰趕緊把藥吃了然後戴上口罩。

  “你怎麽會感冒?”

  秦靜溫這才反應過來喬舜辰為何打噴嚏。

  “就穿這一身送你來醫院的,從昨天晚上就開始下雪,天氣降溫這一身衣服太單薄抵不不住嚴寒。再加上守著你一夜都沒睡,不感冒才奇怪。”

  護士也是個熱心的人,幫著喬舜辰解釋原因。

  “你們兩個都注意點,我先去忙了。”

  護士又囑咐了一句,才放心的離開。

  聽護士這麽一說秦靜溫才注意到,喬舜辰出現在她麵前的時候穿著就是這些。

  “你沒穿棉衣過來?”

  西裝外套,褲子單薄,鞋都是單的,典型的工作搭配。

  “來的時候太著急,忘了帶棉衣。下飛機感受到寒風才想起自己穿的太少,但是著急見你,就顧不得那麽多。”

  喬舜辰根本就沒把寒冷放在心上,他來的時候甚至忘了H省還是冬天。一心一意的隻為秦靜溫,隻想快一點見到秦靜溫。

  別說是冬天飄雪,就是秦靜溫在北極他也毫不猶豫的追過去。

  “不是感冒,是腦殘了。”

  秦靜溫又心軟了,心疼了,可說出的話卻沒有體現出她的心。她還在堅持著,還不想原諒喬舜辰。

  “腦殘了沒關係,隻要認識你記得你就好。”

  “溫溫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我要出院。”

  秦靜溫打斷了喬舜辰的話,現在最聽不得的就是喬舜辰請求原諒。還有一個原因,酒店裏比醫院溫暖,就算穿的單薄也沒事。

  “好,出院,出院。”

  喬舜辰順從秦靜溫的意思,趕緊去找護士辦理出院手續。

  兩個人被120送到醫院,回來的時候也是被120送回的。

  酒店,秦靜溫的房間。

  “阿嚏……”

  喬舜辰的噴嚏還在繼續,弄得他都不敢靠近秦靜溫,還要自己照顧自己。

  秦靜溫躺在床上想管住自己的耳朵閉上自己的眼睛,不去看喬舜辰這個人,更不想關心他一個接一個的噴嚏,可是心不隨她願,總是偷偷的去關注喬舜辰。

  “我在網上給你定幾件棉衣,送到之後你就回去,這裏不適合你。”

  秦靜溫說著就拿出手機要幫喬舜辰買衣服,她也隻能以這個為借口為他做點什麽。

  “我已經讓人去買了,一會就會送過來。”

  秦靜溫的一句話,喬舜辰喜歡聽前半句,聽著能讓人看到希望,聽著能讓人溫暖。

  “那我幫你訂機票,回去吧孩子需要你照顧。”

  既然棉衣一會就送來,那下一步就是離開了。秦靜溫送他走,免得在這礙眼。

  可就在秦靜溫打訂票票軟件的時候,喬舜辰快一步走到床邊,把秦靜溫的手機搶走。

  “我不走,你就是訂十張機票我也不走。孩子有姑姑和爸照顧著,我不用擔心。況且我和孩子保證了,隻要回去就必須帶媽媽回去。”

  “現在最需要我照顧的是你和肚子裏的孩子,公司不要家裏人不要我也要留下來照顧你。”

  喬舜辰一邊說著一邊退到窗邊和秦靜溫保持距離。不經意的一眼看向窗外,白茫茫的一片猶如仙境般。

  “溫溫,我知道你為什麽來這裏了,這裏真的很美。”

  喬舜辰轉移了注意力,希望讓秦靜溫也不要糾結他離不離開的問題。

  秦靜溫的情緒剛穩定,他不敢過多的談論他們之間的事情,怕秦靜溫的情緒再次激動還要進醫院。

  慢慢來,反正家裏公司都有人照顧,就是陪秦靜溫在這裏住上一年都沒有問題。

  秦靜溫沒回應喬舜辰,卻在意著被搶走的手機。

  “把我手機給我。”

  秦靜溫命令著。

  “沒電了,我去給你充電。”

  找著各種借口,就真的把秦靜溫手機拿到一邊去充電。像躲貓貓一樣,喬舜辰一直回避著秦靜溫的各種要求。

  幸虧秦靜溫很快就睡著,這一覺也睡了很長時間,甚至中午飯都吃。

  H省的二月,可能是冷的原因,太陽很早就回家,五點左右天色以經完全暗下來。喬舜辰就站在窗邊看著外麵的雪一直在下,路麵上,樹梢上,路燈上都被白雪覆蓋。車行緩慢,人走路也格外小心,可人們的熱情和明亮的路燈卻依然火熱。

  “這裏真的很美很浪漫。”

  喬舜辰情不自禁的說出聲來。

  聲音很小但還是吵醒了秦靜溫。

  房間裏的燈光很柔和,睜開眼睛沒有刺目的感覺。秦靜溫側頭看到喬舜辰就站在窗邊,那種久違的踏實突然就出現了。

  “你怎麽還麽走?”

  秦靜溫坐起身,質問著喬舜辰。也意識到那種踏實是假象,是不該在看到喬舜辰的時候出現的。

  “我吵醒你了。”

  喬舜辰柔和的聲音就像此刻的燈光,聽起來就很舒服,但秦靜溫卻不習慣。

  “棉衣送到了麽,你是不是……”

  “走不了,雪下的太大,飛機火車都停運了。”

  喬舜辰因此而竊喜,這是天意的安排,斷了他所有回去的路。

  “嗬……”

  秦靜溫無語了,這大雪是在配合喬舜辰麽,這麽久了還在下。

  “先吃飯,你一定餓了。”

  喬舜辰說著就要去叫餐,但秦靜溫還是沒什麽胃口。

  “我不餓,不想吃。”

  “嘔……”

  話音剛落下,秦靜溫一陣幹嘔,嚇的喬舜辰趕緊來到秦靜溫身邊。

  “很難受吧。”

  不能代替,不知道怎麽安慰,喬舜辰隻會手足無措。

  秦靜溫控製著,盡可能的不讓自己吐出來。這已經很好了,今天從早上到現在還是第一次幹嘔。

  “你感冒好了?”

  秦靜溫找了一個話題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這也是她睜開眼睛看到喬舜辰就想問的問題。

  “加了點藥量,現在差不多了。”

  再次被秦靜溫關心,喬舜辰不但美滋滋的,還增加了不少信心。

  “你怎麽知道我懷孕的?”

  秦靜溫緩解了一會之後,問了一個她很想知道的事情。

  “你把檢查報告忘在婦產科,婦產科的醫生通過查詢找到住院部把報告交給了你的護士。”

  “護士找不到你,就給我打電話了。”

  喬舜辰詳細解釋著,隻要秦靜溫想知道,主要秦靜溫能接受這個話題,喬舜辰可以一點一點的回答。

  “我疏忽了,否則你不會找來。”

  秦靜溫這才意識到原來是自己粗心大意給了喬舜辰機會。

  “是我大意了,如果我不去旁聽二叔的判決,你一定走不出去。”

  走不出去,就不存在找不找的問題。比起秦靜溫的疏忽,喬舜辰的大意才不可原諒。

  “你二叔……怎麽……”

  秦靜溫的郵箱已經接到判決書,隻是她一直沒點開看。現在喬舜辰提起來,她才想起這件事。

  “死刑,兩個月後執行。”

  想起二叔的確影響了心情,但也必須接受。

  這個結果在秦靜溫的意料之中,隻是這個時候讓她擔心的是喬舜豪。

  “舜豪怎麽樣,能接受麽?”

  “不能接受也必須接受,畢竟觸犯了法律傷害了太多人。”

  “還好吧,明事理就能想明白。”

  喬舜辰知道喬舜豪也在硬撐著,沒人能代替這種痛苦。就像秦靜溫當年失去父母一樣,就像他看著母親麵目全非的死在自己麵前一樣,都要承受,也都會過去。

  喬舜辰繼續說著。

  “二嬸出國定居了,看樣子是不會回來的。”

  “對了,二嬸讓我見到你幫她轉達她的歉意。說他們錯了,對不起你,對不起你父母。”

  喬舜辰還沒忘了汪芸的道歉,她的道歉多少可以安慰一下秦靜溫的心。

  “唉……”

  秦靜溫歎息,說對不起已經晚了,如果說對不起能換回爸媽的命,她會毫不猶豫的接受道歉。

  “你等一下。”

  喬舜辰說著就去沙發旁,從包裏拿出資料袋重新回到秦靜溫身旁,這一次他也坐在了床邊。

  “這是法院那邊判決的民事賠償。”

  秦靜溫抬眸看了看喬舜辰,卻不經意的看到了屬於他的溫柔。這種溫柔秦靜溫都不記得什麽時候有過,更沒辦法分辨是真是假。

  收回自己的思緒,秦靜溫接過資料袋,隨後打開。

  “這麽多?我沒要求賠這麽多。”

  秦靜溫看著判決書上的數字還有喬舜豪承諾過的股份,驚訝的再次看著喬舜辰。

  “你沒要求,是舜豪主動賠償的,二嬸和二叔都同意。收下吧,這些錢賠償的可不隻是是你父母的命,還有你們一家這麽多年的不容易。”

  喬舜辰拿過資料袋,把判決書重新裝了回去。

  “這些錢至少有一半應該你來賠償,我所遭遇的一切你幫了不少忙。”

  安安靜靜的談了一會,可兜兜轉轉話題還是回到了原點。秦靜溫依然揪著喬舜辰的過錯不放。

  “你都把我逼到絕路了,不能工作不能賺錢,你還提出那麽多的賠償。我差一點就把別墅賣了,就把靜怡的房子給賣了。”

  “你真夠狠的,就算不看孩子,至少我們在一張床上睡過,怎麽能那個絕情那麽狠心呢。”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