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不是兩胎是三胎
  兩個人相擁都哭了好一會,哭出了這麽久的壓抑,哭出了彼此的心痛。秦靜溫沒想到和喬舜辰還有重歸於好的一天,即使哭過了她也仍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好在心不累了,也不那麽痛了,還舒服的很愜意。

  “我餓了。”

  哭是個體力活,費神費力,餓肚子是必然的。

  “吃飯吃飯,我這就讓人把晚飯送過來。”

  喬舜辰眼淚還沒幹,就寵溺的笑了起來。

  他趕緊打電話給服務生,幾分鍾後晚餐送了過來。

  “這麽快。”

  秦靜溫很詫異。

  “我一直就準備著,怕你醒來餓。”

  “先吃飯,填飽肚子最重要。”

  喬舜辰都沒讓秦靜溫下床,幫她擦了手,隨後就把餐桌擺在了床上。

  “我來喂你。”

  喬舜辰說著就去拿秦靜溫的餐具,但秦靜溫快他一步。

  “我自己來,又不是殘疾不用你喂我。一起吃,你應該也一天沒吃飯了。”

  突然被無微不至的關心秦靜溫還有點不適應,況且她也心疼喬舜辰一天都沒吃東西。

  “嗯,兩天沒吃了。從昨天來找你到現在一直就餓著呢。”

  “一起吃。”

  不說還好,這麽一說喬舜辰的肚子都叫了起來。

  “你傻不傻,怎麽能不吃飯呢。”

  “多吃點。”

  秦靜溫說著就夾了一塊肉送到喬舜辰的碗裏。

  “你也多吃點。”

  喬舜辰美滋滋的,心病卸下別提多開心。

  兩個人一起吃著飯,秦靜溫的心情好了,飯吃的香,嘔吐感也好了很多。

  “對了,你是怎麽找到我的?”

  秦靜溫吃完了,她一邊問著喬舜辰,一邊看著喬舜辰把餐桌收拾下去。

  “嗯……說了不可以生氣。”

  喬舜辰給秦靜溫一個心理準備,畢竟又要提到過去的事情。

  “不生氣,你說吧。”

  秦靜溫下床,活動一下身體。這時喬舜辰也放好了餐桌,走到秦靜溫身邊。

  “傷害你的那個時候,做了很多準備,也詳細的調查了你的一切。知道你在這和羅正昊唐丹妮薛瑤合夥經商。”

  “哪裏都找不到你,就想著坐私家車或者租車去了別的城市,從別的城市坐高鐵來這裏。讓安婷幫著查了一下入住信息,果然就找到了。”

  喬舜辰如實回答,隻是覺得自己還是不夠聰明,否則不會最後才想到這裏。

  “你早就知道我是這裏的股東?卻沒對這裏下手?”

  秦靜溫意外的問著喬舜辰。

  “對,早就知道。這是你的安全感,是你最後的支撐,我知道如果連這裏都被我破壞掉,你會垮掉,我也會徹底失去你。怎麽想都不忍心,就裝作不知道這些。”

  可能喬舜辰早就預料到自己離不開秦靜溫,早就知道秦靜溫若垮掉,他也沒有生存下去的動力。

  “噢,這就是孫旭和我說的手下留情。”

  秦靜溫明白了,他從開始到最後都沒有置她死地的想法。說著最狠的話卻做不出徹底擊毀的事。

  “為你手下留情的事情可不止這一件事,還有你爺爺留給姑姑的老宅。”

  關於這件事情,喬舜辰也是最近才想起來。

  “老宅怎麽了?”

  秦靜溫不解。

  “當年你們家老宅根本不值那麽多錢,收購的時候本想壓低價格,可就在那個時候想起了你小時候那一雙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就有了惻隱之心給了比市價還要高的價格。”

  “如果沒給你那麽多的錢,你可能會更辛苦。”

  多年前的事情了,喬舜辰不是拿出來討好的,隻是想讓秦靜溫知道,他真的是從很小的時候就喜歡秦靜溫。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但姑姑的確說過買家給的錢不少。”

  喬舜辰這麽一說秦靜溫就更意外了,她對這方麵的事情從來就沒多想過。更沒想到自己七八歲的時候就已經被喬舜辰注意到。

  “無所謂,隻要你知道我很早就喜歡你就可以了。”

  僅此而已,秦靜溫相信就是對他的認可。

  “相信,我相信你。”

  秦靜溫給予肯定。

  “辛苦了,其實你也經曆了心裏路程的煎熬,也被上一輩的恩怨折磨的心力交瘁,你同樣是受害者。”

  “如果我們不以那種方式見麵,可能就不會經曆這樣艱難的過程。”

  秦靜溫主動擁抱了喬舜辰,安慰著喬舜辰,也感歎命運的複雜。

  其實她什麽都明白,喬舜辰所經曆的痛苦也是難以想象的,不比她輕鬆。如果沒有經曆這二十多年仇恨的煎熬,他也活的陽光瀟灑,活的無憂無慮。

  “唉……隻有你最懂我。一句話就說到我心裏了。”

  喬舜辰同樣擁抱著秦靜溫,一句話給了他溫暖,一句話撫平著他的痛楚。她就是他的良藥能治好疑難雜症。

  “謝謝你能理解我,但這不是我傷害你的借口。我不為我的錯找任何借口,做過的事情一定會承擔。”

  “以後不會了,以後我們一家四口……不對,這回又多了兩口。”

  “這回我們一家六口可以幸福的在一起,孩子有多幸福你就有多幸福。”

  這是喬舜辰最安心一刻,是他說過的最幸福的一句話。他做了那麽多的錯事還能被原諒,那接下來就是他表現的時刻,就是他用心愛家還老婆的開始。

  “不是一家六口。”

  秦靜溫抬起頭看著喬舜辰,指出了喬舜辰計算錯誤的地方,那一臉的認真就好像喬舜辰是幼稚園的小朋友,連算數都沒學過的那種。

  “不是?怎麽會,就是六口啊。你我,軒軒半月,加上肚子裏的兩個小家夥……”

  “肚子裏三個。”

  秦靜溫仍是一臉的認真,說出來的話不急不緩,就好像三和兩個一樣沒有什麽特別的。

  “三個,那就是……三個?你肚子裏的是三胞胎?”

  喬舜辰後知後覺,鬆開秦靜溫雙手握住了秦靜溫的肩膀,一臉震驚的確定著。

  “對,就是三胞胎。”

  秦靜溫這一次笑了,笑的特別有成就感,特別傲嬌,還前所未有的幸福。

  秦靜溫轉身走到床頭櫃,喬舜辰在後麵跟著,還深陷在震驚中沒有回過神來。

  “怎麽可能,太不可思議。三胞胎……是真的麽?……檢查報告上明明寫著雙胎啊……”

  “給你看看就就知道了。”

  秦靜溫把又一份報告單遞給了喬舜辰。

  “在B城檢查出來的的確是雙胎,來到這邊我又做了一次檢查確定是三胎。”

  “我也挺意外的,但更多的是驚喜。”

  秦靜溫簡單解釋了一下。三胎的驚喜是短暫的,喬舜辰沒來之前,秦靜溫更多的是擔心。不是擔心養不起孩子,是抱歉又多了一個沒有完整家庭的孩子。

  “不可思議,不可思議,溫溫你太厲害了。”

  看到了事實,聽到了秦靜溫的解釋,喬舜辰再也抑製不住內心瘋狂的喜悅,直接打橫抱起秦靜溫,興奮的原地轉圈圈。

  “愛死你了,你怎麽可以這麽給力。三胞胎啊,我們兩胎就生了五個,別人要羨慕死的。”

  喬舜辰第一次開心的不知道說什麽好,第一次不知道用什麽話來感謝秦靜溫。

  “快放我下來,別傷到孩子。”

  秦靜溫還是理智的,趕緊叫停喬舜辰的“危險行為”。

  “好好,小心小心,一定要小心。”

  把秦靜溫小心翼翼的放下來,讓她站在自己的麵前。喬舜辰忍不住興奮,還是一下接一下的親吻著秦靜溫的臉。

  “我是五個孩子的爸爸了,這世界上沒有比我更幸福的男人。”

  “我用什麽感謝你呢。”

  “你淡定下來就是感謝我了,五個孩子可不是說說這麽簡單的,五個孩子可是有五個孩子的責任。”

  秦靜溫更現實一些,想用這個事實澆醒喬舜辰的興奮,但對於喬舜辰來說,這都是小事。

  “沒問題,五個而已這個責任我擔的起。”

  這麽幸福的責任,喬舜辰怎麽可能擔當不起。他可是信心百倍能力無限。

  “我替喬家所有人感謝你,沒有你我們喬家不會有今天。”

  喬舜辰的感謝不是一個人,而是全家。可這樣的感謝秦靜溫可擔當不起。

  “別這麽說啊,我沒什麽值得感謝的地方。”

  “不用這麽謙虛。”

  喬舜辰笑著又一次把秦靜溫擁在懷裏。

  “從你帶著半月出現在我們麵前時,一切就開始發生了變化。你的溫柔善良,你的從容大度,你處理事情的佛係都影響著我們每一個人。”

  “沒有你,爺爺不會改變,沒有你我和爸的關係永遠不可能修複,沒有你這一家的團圓幸福永遠不能實現。”

  喬舜辰說的這些,其實他早就認可,隻是在不知道事實之前,這些全都被仇恨給掩蓋了。

  “你站在天台的圍牆上跟我提出的要求,我知道你是想成全所有人,知道你想姑姑和爸以後能幸福。逼我答應你的要求其實是為我好,要跳下去犧牲你自己也是想讓我放下仇恨,從此開心快樂起來。”

  喬舜辰都懂,被蒙蔽的那層仇恨的薄紗已經揭開,他看的就更清楚。

  “你懂我的意思?”

  秦靜溫詫異了,也感動了,以為自己做的一切根本沒人理解。

  “懂,比任何人都懂。正因懂你才愧疚的要死。”

  “以後不會了,在也不會讓你為我做任何事情。相反的,你的所有事情都由我來承擔。”

  喬舜辰想想就後悔,如果不經曆這些挫折,沒有他對秦靜溫的這些傷害,他們早就幸福了。

  “你說的,你一定要做到。”

  秦靜溫似乎還有顧慮,還在提醒著喬舜辰。

  “放心吧,我在網上都請大家監督了,怎麽可能失言呢。”

  喬舜辰這麽一說,秦靜溫才想起這件事來。趕緊掙開喬舜辰的懷抱去找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