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4章:當上豪門闊太
  而她梁以沫則比較勤快且淡泊名利。

  梁以沫有一個男朋友,而且還是她的高中同學,兩人去年高考後正式確定戀愛關係。

  兩人雖然因成績差異分別考入不同的大學,但是好在是同城,每個周末都能在一起聚一聚。

  因為梁以沫讀的是大專,課餘時間比就讀於本科大學的何明旭要多,所以,梁以沫從大一入學起,就在勤工儉學,肩負起她自己和何明旭兩個人的生活費。

  何明旭說,因為他在校成績優異,班主任向學校申請了讓他提前考研,梁以沫便從學校裏請假出來打工,除去自己的生活開銷後,剩餘的大部分錢,她一分不少,全給了何明旭。

  梁以沫和何明旭之間,在一起至今也快一年了,屬於柏拉圖式的愛情。

  在這快一年的時間裏,兩人每次見麵,僅僅隻是牽手和擁抱,感情純真得猶如白雪般聖潔。

  對於梁以沫的那個男友何明旭,蘇漫雪雖然知道得不多,但是打心底裏不看好他兩。

  俗話說“貧賤夫妻百事哀”,何明旭和梁以沫一樣,都是農村出身,連自己要讀研的學費都要女朋友打工提供,這樣的男人,將來又能有什麽出息?!

  現在辦公室裏還有一大堆的客戶單子,正等著她梁以沫去做。

  梁以沫不得不苦笑:“沒辦法啊!今天有個客戶的裝飾設計圖急著要出來,我得趕時間!”

  “那你路上小心,注意安全!對了!我的洗麵奶沒了,可以把你的先借我用用嗎?”蘇漫雪接著問道。

  蘇漫雪順道拿起一個杯子,朝飲水機那邊走去。

  她要是像梁以沫那麽勤快,那她豈不是得“累死”?!

  其實,從某種程度上,蘇漫雪有些鄙視梁以沫這種來自農村的女孩。

  雖說她兩是老鄉,老家的的確確是在一個村上,但她蘇漫雪跟著她爸媽住在縣城裏。

  她好歹是在縣城裏長大的城裏人,哪像她梁以沫這種土裏土氣,又毫無家庭背景的鄉村女孩。

  蘇漫雪在臨海城這樣的一線大城市裏,無論穿著打扮,還是言行舉止,以及交際圈範圍,都混得像是在大城市生活的女人樣子。

  至於她梁以沫,雖然長得天生麗質,但是她不注重打扮,又不注重穿著,每天過著三點一線的生活,居然還妄想通過努力工作來麻雀翻身,飛上枝頭當鳳凰,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蘇漫雪明裏雖以梁以沫的閨蜜自稱,但她並不了解梁以沫,也不想去了解梁以沫。

  因為,她覺得,自己和梁以沫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她蘇漫雪將來,一定會嫁給一個有錢的男人。所以,她懂得濃妝豔抹,梳妝打扮自己,會對有錢的男人拋媚眼。

  至於她梁以沫,素顏淳樸,每天隻知道努力工作,不會為自己的美麗騰出時間來打理,所以,哪會有什麽有錢的男人看得上她?!

  如今,也就隻有何明旭那種與之家境背景相當的窮男人,看得上她梁以沫了。

  對於蘇漫雪的心思,梁以沫不知道,但是她懂自己,她從未覺得自己是麻雀,當然,也不會想著當鳳凰。

  梁以沫隻是在腳踏實地,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是金子,總會有發光的一天!

  梁以沫見蘇漫雪並未提及昨晚家裏是否有什麽異常事發生,心裏想著漫雪昨晚一定睡得很好。

  漫雪不知道昨晚在她房間裏所發生的事情也好,免得卷入什麽不必要的麻煩之中。

  梁以沫釋然地笑了笑,穿好鞋子後,拉開了大門:“在我的衛生間裏的洗漱台上,你自己去拿吧!我先走啦!”

  “嗯,拜拜!”蘇漫雪跟梁以沫揮了揮手,喝完水後放下杯子,便隻身進了梁以沫的房間。

  她徑直走進衛生間,在洗漱台上拿洗麵奶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一旁有一塊碧綠的東西。

  蘇漫雪定睛一看,見是一塊翡翠玉墜,便好奇地拿起來看了看。

  玉墜晶瑩剔透,內有翡翠綠的紋路,絕對是A貨!

  “以沫什麽時候得了這麽一件價值不菲的寶貝啊?!”蘇漫雪驚讚地自言自語。

  她家裏是賣高仿貨的,對於翡翠珠寶她還是有一定的鑒別度。等待會去了公司,她一定要問問以沫這塊玉墜是怎麽得來的。

  蘇漫雪心裏想著,情不自禁地就把玉墜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並站在洗漱鏡前對著鏡子臭美。

  就在這時,門鈴響了。

  蘇漫雪走出梁以沫的房間,隻身去開門。

  她嘴裏還碎碎念叨著:“以沫那丫頭肯定是忘記帶辦公室的鑰匙了!”

  蘇漫雪隨手打開門後,隻見兩個身著黑色西裝革履的男人正一臉嚴肅地看著自己。

  “你們找誰?”蘇漫雪眨巴著眼睛幹笑,莫名其妙地有所警惕。

  為首的男人上上下下將蘇漫雪打量了一番後,見她脖子上戴著那塊冷家的祖傳玉墜,連忙欠身頷首,畢恭畢敬地問候:“大少奶奶,您好!”

  “大少奶奶?!”蘇漫雪驚怔,滿臉莫名其妙地看著麵前這男人,“什麽大少奶奶?”

  為首的男人會心一笑,接著解釋道:“您脖子上戴著的,是大少爺留給您的祖傳玉墜!”

  祖、傳、玉、墜!

  蘇漫雪下意識地低頭看了看胸前的這塊玉墜,驚喜的同時,又意識到了另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

  對方似乎大有來頭,但這塊玉墜卻是梁以沫的……

  該怎麽辦是好?要不要跟這人說玉墜其實不歸她所有?

  蘇漫雪思前顧後,決定先探探對方的底細:“我還是聽不懂你在說什麽。”

  “大少奶奶,您好!我們是冷氏集團的人,我是冷家大少爺的管家,您可以叫我劉叔,我是大少爺派我來接您的。”對方非常有耐心地跟蘇漫雪解釋。

  大少爺有吩咐,務必要將這位救了大少爺的女人接回去。

  “冷氏集團?!”蘇漫雪震驚,喜上眉梢得有些支支吾吾,“就是那個產業擴及娛商政三界,淨利潤稱霸全國連續十年第一的冷氏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