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5章:友情各奔東西
  “是的,大少奶奶。”劉管家微笑著點了點頭,冷氏集團在國內外都很出名,幾乎無人不知。

  蘇漫雪又驚又喜地接著問:“那你家大少爺是?”

  “我家大少爺是冷氏集團的繼承人!因為大少爺的身份比較特殊,真實姓名暫時不宜透漏給您,等您和我家大少爺成婚後,大少爺自會告知您有關於他的一切,同時您以後將擁有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劉管家繼續保持微笑著回答道。

  以後將擁有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

  蘇漫雪聽得心花怒放了。

  這是多麽誘人的條件啊!

  她昨晚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嫁了一個有錢人,沒想到,第二天,她竟美夢成真!

  “那我以後是不是不用再和別人一起租住這樣的破屋?同時也不用再跟別人擠地跌?也不用再聽上司的使喚?”蘇漫雪滿心憧憬,手舞足蹈地連連發問。

  已經是利欲熏心的蘇漫雪,完全忘了這塊玉墜的主人其實是梁以沫。

  甚至,蘇漫雪已經打心底地認為這塊玉墜就是她的!

  劉管家看著蘇漫雪那興奮不已的誇張表情,有些忍俊不禁地點了點頭。

  “真的是太好了!那你們立即帶我走吧!我要當豪門大少奶奶!”蘇漫雪怎麽也沒想到,自己的幸福會來得這麽快。

  當蘇漫雪沉浸在喜悅之中的時候,另一邊,此時此刻,梁以沫已經開始坐在電腦前認真工作了。

  對梁以沫來說,從實習期轉正,就相當於在她正式畢業後能有個穩定的工作,不至於到時候一畢業就失業。

  兩個女人的命運輪盤,也就從這裏開始,步入了不同的軌道。

  蘇漫雪第一次坐上價值上千萬的豪車,心潮澎湃,更對那位冷家大少爺充滿了無限的期待。

  冷大少爺會是一個什麽樣的男人?

  蘇漫雪既緊張又激動,坐在駕駛座後,甚至有些手足無措。

  “大少奶奶,請您填寫一下這張表格。”陪著她一起的劉管家,從他的公文包裏拿出紙筆朝蘇漫雪遞了過去。

  蘇漫雪接過筆和表格看了看,靦腆地笑了笑:“為什麽要我填這個?”

  表格上要填寫的內容看似簡單,但弄得像是在搞人口調查。

  姓名、出生年月日、職業、家庭住址、家庭成員及成員背景,全部要非常詳細地填上。

  “為了方便給您的父母下聘禮。”劉管家笑著說。

  看到這裏,蘇漫雪不由地有些心慌,她試探性地問:“那……你家大少爺,知道我叫什麽名字嗎?還有,你家大少爺,為什麽突然要娶我?”

  “這個嘛……”劉管家頓時一時間也答不上來。

  今天一大清早,大少爺便一通電話給他下令,讓他去希望公寓1808號房接一個擁有冷家祖傳玉墜的女人,隻說這個女人即將成為冷家大少奶奶。

  至於其他的事情,大少爺什麽也沒交代。

  其實,不用大少爺交代,劉管家也知道要怎麽做。既然是要成為冷家大少奶奶的女人,那麽婚嫁流程該怎麽走,他就怎麽做。

  不然,大少爺還要他這個管家做什麽?

  劉管家能想到的,也大致如此。

  “大少奶奶,您和我家大少爺是怎麽認識的?”劉管家頓了頓後,反過來有些好奇地問起蘇漫雪和自家大少爺的事情。

  從未談過戀愛的大少爺,連女人都沒碰過,卻突然說要結婚了,他身為管家能不好奇嗎?

  這回輪到蘇漫雪不知所措了,她靈機一動,支支吾吾地敷衍了一句:“是……是……秘、秘密!”

  敷衍完劉管家,蘇漫雪便在思忖,梁以沫和這個冷家大少爺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麽事情?

  如果,冷家大少爺真的認識梁以沫,那麽他身邊的管家又怎麽會接錯人?

  莫非,關鍵點,是這塊玉墜!

  蘇漫雪怔了怔,抬起雙手,再次托起脖子上的這塊玉墜看了看。

  精雕細琢的工藝,可以看出這塊玉墜確實是個古董!

  劉管家見蘇漫雪在端詳著那塊玉墜,不由地感慨著說:“這塊玉墜是冷家祖傳了上百年的傳家寶,您可要好好保管啊!將來您和大少爺生了小少爺,等小少爺成年後,您便可以將這玉墜傳給小少爺了!”

  “如果我生不出兒子來了?”蘇漫雪不悅地皺起了眉頭,一聽劉管家這話,就能間接地了解到冷家是一個什麽樣的豪門貴族了。

  劉管家會心一笑:“如果,大少爺足夠愛您,哪怕是個小公主,也是能繼承這塊玉墜的!”

  換句話說,持有這塊玉墜的人,便是冷氏集團未來的繼承人。

  劉管家並未告知蘇漫雪此事,但是光她能享受到榮華富貴,她便應該已經非常滿足了。

  “大少奶奶,您還是先把表格填了吧!我好把婚禮的事情安排下去!”劉管家接著說。

  蘇漫雪回過神來,尷尬地笑了笑,心裏卻有一絲小興奮,她拿起筆填寫個人資料表格。

  從此刻起,她人生的這本書,該翻篇了!

  原來她的名字叫——蘇漫雪。

  她出生的時候,是因為漫天飛舞的白雪,而由此得名的嗎?

  倒是人如其名!

  某棟廢棄的爛尾樓裏,被偽裝成破銅爛鐵的越野車裏,臉上塗抹了油彩的男人收到劉管家發過來的信息後,看著手機屏幕上內容,情不自禁地嘴角微揚。

  “四少,待會我們將要跟‘禿鷹’大幹一場了,你竟然還有心思在這看手機傻笑?”坐在身邊的戰友,臉上卻被塗成黑炭的韓劍鋒看著難得一笑的冷夜沉,不禁打趣地問。

  向來冷酷麵癱,令敵人聞風喪膽的冷夜沉,竟然也會笑?!

  韓劍鋒今天倒是碰到新鮮事了,莫非這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

  冷夜沉瞬間笑容淡盡,默不吭聲。

  韓劍鋒隻見他快速編寫了一條短信,卻不知他是發給誰。

  “四少,你昨晚潛伏敗露行跡,被‘禿鷹’的人追殺,從那麽高的樓頂跳下去,竟然大難不死,該不會是被哪位美女救了吧?”韓劍鋒摸著手裏的槍,笑賊賊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