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1160章:已經明白的事
  卡爾莊園外。

  右邊道路的路燈未開,冷晏琛坐在車內,隱匿在夜色下路邊大樹枝繁葉茂的陰影裏。

  他親眼看著卡爾莊園裏有車輛出來,心裏也知道那應該是勒斯乘著車離開。

  沒有他在場,她依舊可以和勒斯享用晚餐到這麽晚,才讓勒斯離開。

  手機裏,那邊發來了關於勒斯的第二次背景調查結果,各方麵顯示的信息依舊沒有任何可疑。

  所以,勒斯沒有傷害她的可能性。

  副駕駛座上還放著他精心為她挑選的禮物,禮盒是她喜歡的粉色,就連衣兜裏還揣著一份想要帶給她的小驚喜。

  現在看來,他還真是自作多情到多此一舉。

  炎落薇說:“夏夏評價你倒是評價得一點也沒錯!在你眼裏,果然隻有等價交換的事情,你才會願意去做。”

  就連秦念夏也對他說:“冷晏琛,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用,你那商人的思維去定位每件事情?”

  原來他在她心裏,僅僅隻是商業合夥人而已。

  或許,他的分量,還沒有勒斯那麽重。

  莊園裏。

  秦念夏糾結了許久,也猶豫了許久,回想起冷晏琛對自己的態度,最終還是默默地放下了手機。

  她知道,他一定是受了傷。

  那男士香水裏混合的消炎藥氣味,她是不會聞錯。

  於情於理,她都應該要打電話再次關心他的傷勢。

  然而,現在想想也是,對冷晏琛來說,沒有利用價值的她,確實已經沒有什麽可拿得出手的東西,去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此刻,她的關心,顯得有些多餘。

  他救她,隻是出於那一紙合約。

  所以,他真的不需要她去關心。

  說到底,他和她,連好朋友都算不上。

  秦念夏關了燈,躺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莊園裏,燈光逐漸熄滅,沉浸在星光璀璨的夜色裏。

  莊園外,冷晏琛遙望著卡爾莊園裏隻剩下庭院的路燈還亮著,這才發動了車子,離開這裏返回酒店。

  第二天一大清早,薩萊茵本家就派了司機過來接秦念夏過去一起享用早餐。

  本來已經給爺爺奶奶買好的禮物,若不是被人綁架,她也不會弄丟。

  現在去得突然,秦念夏隻好兩手空空的坐上了去本家的車。

  然而,上車後,不知過了多久,車子抵達市中心街邊的一家高檔西餐廳店門外便停了下來。

  這讓秦念夏有些納悶地問司機:“怎麽突然不走了?”

  “烏茲老爺說,給十一小姐約了弗拉格家的少爺,在西餐廳裏和您見麵。”司機回答道。

  秦念夏頓時明白了爺爺的用意。

  她之所以被司機喚做“十一小姐”,是因為她在這一輩中排行十一,目前來說,是最小的那位孫小姐。

  此時,司機又補充道:“烏茲老爺還說,如果十一小姐不喜歡,他再幫您介紹下一個合適的人選。”

  秦念夏聽著,有些頭疼地撫了撫額頭。

  爺爺純粹是被爹地唆使了。

  好在,爺爺不是那種不開明的長輩,不是非逼著她嫁出去不可的那種。

  “我可以不去嗎?”秦念夏癟著唇問。

  司機回答道:“對方也是大財閥家的少爺,十一小姐不到場,恐怕會失了烏茲老爺的顏麵。”

  “好吧!那我先下車,你晚點再來接我。”秦念夏一臉無奈地說道。

  司機立即從駕駛座下去,跑過去給秦念夏開車門。

  而此時,一個風度翩翩的栗發男子,走到了秦念夏的麵前,很有紳士風度地向秦念夏伸出了手,一邊行禮,一邊問候:“薩萊茵小姐,我是弗拉格家的魯澤,很高興認識你。”

  “弗拉格先生你好,我是薩萊茵家的秦念夏,你可以叫我Candy。”秦念夏很有禮貌地與魯澤握了握手。

  兩人寒暄了幾句,魯澤便邀請她一起進了西餐廳。

  這家餐廳是他們L城最高檔的西餐廳,裏麵的大廚都是獲過國際大獎的頂級廚師,所以很多上流人士都會慕名而來。

  雖是早餐茶的時間,但大廳滿座,空置的餐位也早已有人提前預定。

  在他們這兒的西餐廳,沒有獨立包間,來這兒用餐的人,就坐在大廳裏各種布局的小餐桌前,可以一覽大廳的狀況。

  而且大多都是紳士與名媛,所以餐廳裏相對比較安靜,除了現場演奏的樂器聲,不會有其它太嘈雜的喧嘩聲。

  一般喜歡曖昧的男男女女不會選擇這樣高檔的餐廳,畢竟一眼望去可以看到每桌坐的都是些什麽人,被熟人撞見了,隻會分外尷尬。

  此刻,冷晏琛和湯興賢他們坐在了大廳中央的長桌前。

  顏雪莉和坐在身邊的女同事則有些小激動,畢竟他們是第一次來這麽高檔的西餐廳,聽說還有頂級大廚為他們烹飪早餐,就更加興奮不已。

  昨晚湯興賢主動跟冷晏琛提議,希望冷晏琛可以犒勞他們這些天的辛苦,去吃比較有地方特色的早餐茶。

  冷晏琛二話沒說,就答應了。

  湯興賢提前預訂了這裏的位置,一大清早就帶著大家來到這裏嚐嚐這裏大師的頂級廚藝。

  對於他們這一桌子黑發黃皮膚的人,在餐廳裏還是格外引人注目。

  秦念夏跟著魯澤一起走進來,不經意間的第一眼,便看到了大廳中央坐在長桌主位上的冷晏琛。

  湯興賢和顏雪莉他們都在,應該是老板和員工之間的小聚餐吧!

  礙於魯澤在,秦念夏不大好意思讓魯澤等候,所以她便沒有過去跟他們打招呼,而是跟著魯澤,去了預定好的桌位。

  中途,顏雪莉去了一趟洗手間,往回走時,無意間看到了坐在那邊落地窗旁和一位外國男子單獨吃飯的秦念夏。

  她特意走過去,本想跟秦念夏打個招呼,後來又一聲不吭,回到了自己的餐桌前。

  顏雪莉還是沒忍不住,在餐桌上和大家八卦道:“你們猜我看到誰了?”

  “誰?”女同事好奇地問道。

  “秦念夏!”顏雪莉笑著說,“她身邊還有一位大帥哥!我本來想過去跟她打招呼,但是我聽到那位大帥哥說,待會要帶她去聽音樂會,我就沒過去了。”

  “這是在約會嗎?”女同事笑道。

  “看起來像那麽回事。”顏雪莉肯定道。

  此刻,冷晏琛持著刀叉的手一滯,驀地抬眸,隔著一桌又一桌的路人,他一眼就望向了前方落地窗旁,不知何時出現在那兒的秦念夏。

  就在這時,一個男服務員端著一個托盤朝他們走了過去。

  托盤上還放著紅玫瑰造型的點心,很獨特別致。

  而坐在秦念夏對麵的那個栗發男子,甚至親自站起身,從男服務員手中端起點心,輕輕地放在了秦念夏麵前。

  栗發男子背對著他,他並不知道那個栗發男子說了什麽。

  他隻看到,秦念夏很期待地拿起勺子,品嚐到這盤別具匠心的玫瑰花點心後,笑容益發的燦亮。

  “冷總,我也好想吃秦小姐吃的那盤點心!”女同事也看到那邊的秦念夏後,忍不住借題發揮。

  畢竟這餐是他們的大總裁請客,不吃白不吃,說不定以後就再也吃不到了。

  顏雪莉一聽女同事這話,立即在餐桌底下拉了拉女同事的衣角。

  女同事卻沒有理會顏雪莉,而是繼續問冷晏琛:“冷總,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