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1162章:她真正喜歡的
  “魯澤!你居然泡完我,又想泡我小妹!”

  一個怒火中燒的聲音,在魯澤的腦後響起。

  魯澤張著嘴,還想說什麽的時候,神色一僵,冷不丁地打了個寒戰。

  秦念夏看著站在魯澤身後,憤怒到臉紅脖子粗的五堂姐霍莉·瓊斯·薩萊茵,本能地抬起手來擋住自己的視線。

  下一秒,“啪啪”兩個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魯澤慘叫:“薩萊茵小姐,你就放過我吧!”

  “放過你?你得問問我這拳頭答不答應。”霍莉冷哼,揪著魯澤的衣領,將他從椅子上拉起來,就是一拳狠狠地打在了魯澤的鼻子上。

  秦念夏下意識地放下手來看了看,隻見魯澤頓時流起了鼻血,雙腿一軟,很沒出息地跪在地上求饒。

  “薩萊茵小姐,我錯了!”

  然而,霍莉卻沒有要放過魯澤的意思。

  就在霍莉打算對魯澤一陣拳打腳踢時,秦念夏立馬起身,眼疾手快地拉住霍莉,勸阻道:“五姐,別打了,會出人命的!”

  “關你什麽事?”霍莉卻不領情,用力推開秦念夏。

  秦念夏打了個趔趄,險些撞到鄰座的桌角上時,一隻大手攬住她的腰肢,她的後背直接撞上一堵肉牆。

  “Candy你沒事吧?”勒斯的聲音從身後響起。

  秦念夏下意識地回過頭去。

  隻見勒斯咧嘴一笑,對秦念夏眨了一下右眼。

  秦念夏仰望著勒斯,微微一笑,喚了聲:“勒斯!”

  而此時,霍莉伸手就將魯澤從地上給拽了起來,質問道:“還敢跟我小妹更深入地了解彼此嗎?”

  “不、不敢了!”魯澤很沒骨氣地說道,與剛剛那風度翩翩的紳士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十小姐,這種渣男就交給你教訓了!你得狠狠地揍!”勒斯一邊幫霍莉加油打氣,一邊將手搭在秦念夏的肩頭上,接著說道,“Candy我帶走了!就不打擾十小姐揍人了!”

  “什麽情況?!”秦念夏一臉懵。

  勒斯搭著秦念夏的肩,連推帶傍似的將她,帶著往餐廳大門口那邊走,低聲說道:“我不是勸你不要來相親嗎?你怎麽不聽?”

  “我一大清早被爺爺綁來的,好不好!”秦念夏憋屈道。

  此時,霍莉卻叫住了秦念夏,很沒好氣地說道:“你沒事回來做什麽?又來跟我們幾個兄姐們爭爺爺奶奶的寵嗎?你知道爺爺跟我說什麽嗎?爺爺說,要我把魯澤讓給你。真是搞笑,我先看上的男人,憑什麽讓給你?就憑你最小?”

  “這事跟她沒關係,是我跟你爺爺說,我沒看上你,覺得你家小妹長得不錯。剛巧,你爺爺想給你小妹找合適的婚約者。”魯澤捂著鼻子,幫腔道,“你這麽暴力,我不敢娶。”

  “不敢娶,你還敢泡我,泡完我,轉頭就去撩我妹,你找死是吧?”霍莉氣憤地揮起拳頭。

  勒斯見狀,連忙帶著秦念夏離開了西餐廳。

  他給秦念夏拉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送秦念夏上車後,關上車門自己又跑回了駕駛座上。

  見秦念夏拉動安全帶,他又順手從秦念夏的手中拿過鎖扣,側過身去幫她係上安全帶。

  勒斯的腦袋隨之擋住了秦念夏的臉,從側對麵看過去,更像他情難自控地吻住了秦念夏。

  而從勒斯摟著秦念夏的肩頭,急匆匆地疾步從西餐廳裏出來。

  再到上車後,兩人那錯位“熱吻”的一幕。

  全被停在馬路斜對麵,坐在豪車裏的冷晏琛看得一清二楚。

  冷晏琛的目光逐漸深邃,一丁點一丁點變得格外冷冽。

  直到勒斯載著秦念夏開車離開,他才淡漠地對司機說道:“開車,直接去機場,跟我助理他們會合。”

  另一邊。

  秦念夏看著正在開車的勒斯問道:“你怎麽突然來呢?我五姐也是你叫過來的?你今天不是要去美國嗎?”

  “我正準備去機場,路過看到你和弗拉格家的少爺在吃早餐,就特意過來提醒你,魯澤那家夥是個花花公子。我這還不是擔心你上當受騙嗎?”勒斯心虛地回答道。

  殊不知,是他的主人下令要幾個手下冒充歹徒,進西餐廳搶劫客人順便槍殺魯澤。

  然而,不知道是誰走漏了風聲,提前報了警,警察提前埋伏在了西餐廳附近,讓他們無從下手隻好撤離。

  他家主人現在氣得正在查“內鬼”,鬧得內部人心惶惶。

  至於霍莉,可能真的是因為得知魯澤跟Candy相親這事,氣憤地找過來的吧!

  作為薩萊茵家族的一家之主的烏茲,確實對自己最小的孫女秦念夏比較偏愛。

  正因如此,才引得秦念夏的那些堂哥堂姐們對秦念夏很是嫉妒。

  霍莉從小到大就不喜歡秦念夏,覺得爺爺太偏心,把所有的好東西都給了秦念夏。

  如今就連她看中的男人,爺爺也要婚配給秦念夏。

  然而,秦念夏對霍莉喜歡魯澤這事毫不知情。

  畢竟她跟霍莉壓根就不親。

  她隻知道自己的五堂姐,確實有暴力傾向。

  小時候,隻要她在薩萊茵本家小住,就會被五堂姐在背地裏欺淩。

  哪怕五堂姐拿著毛衣木針紮她時,被其他哥哥姐姐們看到了。

  哥哥姐姐們也隻會視而不見,甚至冷漠到幫五堂姐關上門,還命令家中的傭人不許吭聲。

  直到有一次,她被堂哥堂姐們折磨到發燒,在吃早飯時暈倒在餐桌上,送去醫院,才被爺爺奶奶得知她身上有被虐待過的淤青。

  幾個堂哥堂姐,被爺爺罰站了整整一夜不許睡覺,而且還扣掉了他們一年的零花錢,作為補償全給了她。

  雖然事後,她有把零花錢還給堂哥堂姐。

  但是,從那時起,秦念夏能感覺到那幾個隻比自己大幾歲的堂哥堂姐們,開始更加憎恨自己了。

  他們說她是故意裝病,以此來向爺爺告狀,還罵她是表麵上看上去人畜無害,背地裏卻喜歡斤斤計較、暗中算計的小人,所以她的媽咪才不要她。

  秦念夏現在回想起來,心裏都酸酸的。

  也是從那時候起,她就告誡自己,不管發生任何不開心的事,都不要往心裏去。

  不然,她每天的日子得有多難過?

  “Candy,我現在要往機場趕,幹脆你陪我一起過去後,你幫我把車再開回來。”勒斯接著說道,打斷了秦念夏的思緒。

  秦念夏回過神來,微笑著點了點頭:“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