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2章 可以不走嗎?
  第2章 可以不走嗎?

  未及多想,便見臥室門被打開,他一身濕意,未曾看我一眼便直接進了浴室,隨後便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他這一來,我是沒辦法繼續睡了,起身將衣服穿好,從衣櫃裏將他的睡衣取出,放置在浴室門口,隨後我便去了陽台。

  已是梅雨季節,外麵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天色已暗,隱約能聽到雨水打在磚瓦上的滴答聲。

  聽到身後有動靜,我回頭,見傅慎言已經出了浴室,下身披著浴巾,頭發濕濕的,有水珠順著他健碩的身體滴落,男色惑人,莫不過如此了。

  大約是察覺到我在看他,他瞧向我,俊眉微蹙,“過來!”毫無情緒的語調。

  我是聽話的,走至他身邊,見他將手中的毛巾丟給我,聲音低沉,“幫我擦。”

  他向來如此,我早已習慣,他坐在床沿上,我爬上床,半跪在他身後給他擦著頭發。

  “明天是爺爺的葬禮,要早些過去老宅。”我開口,倒也不是故意和他扯話題,隻是他一心都在陸欣然身上,若是不提,隻怕他早已忘記。

  “嗯!”應了我一聲,他便再無其他。

  知道他不願意與我有過多交流,我也不多說,替他擦幹頭發我便再次躺在床上,準備入睡。

  興許是懷孕的緣故,總是覺得困得厲害,往常傅慎言洗完澡都會去書房待到半夜,不知今夜為何,換了睡衣,他便躺了下來。

  雖然奇怪,但我也不多問,隻是他突然將我摟住,拉入懷中,隨後細碎的吻落下。

  身上的睡衣被他扯落,我一時慌了神,猛的按住他探向那裏的手,不明所以的抬眸看他。

  “傅慎言,我……”

  “不願意?”他開口,一雙黑眸漆黑如夜,淩冽又帶著野性。

  我垂眸,是不願意,可由不得我。

  “可以輕一點嗎?”孩子才六周,若是不小心,會有危險。

  他斂眉,未語,隻是翻身,隨後並不溫柔的開始這一切,我疼得卷了身子,隻能盡可能的保護孩子不受傷害。

  伴隨他的凶猛,窗外的雨也越下越猛,一時間竟打起了雷電,燈影起伏,許久他起身進了浴室。

  我疼得直冒冷汗,原本想起身吃些止疼藥,顧忌到孩子,便也放棄了。

  “嗚……”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傅慎言的,我抬眸看了看牆上的時鍾,已經11點了。

  這個點會給傅慎言打電話的,也隻有陸欣然了。

  浴室裏的水聲停下,傅慎言裹著浴巾出來,擦開手接起了電話,不知道電話那頭說了什麽。

  見傅慎言微微蹙眉,開口道,“欣然,別胡鬧!”

  說完,他便掛了電話,準備換衣服離開,若是以往,我可能會假裝視而不見,但此時我猛地拽住傅慎言,軟了聲求他道,“今晚不走可以嗎?”

  傅慎言蹙眉,俊朗的臉上浮現出幾分冷冽和不悅,“剛吃到點甜頭,就開始放肆了?”

  這話冰冷且諷刺。

  我愣了神,一時間不由覺得好笑,仰頭看他道,“明天是爺爺的葬禮,你就算再放不下她,是不是也應該有個分寸?”

  “威脅?”他眯起黑眸,猛地掐住我的下頜,聲音低沉冷冽,“沈姝,你長本事了。”

  https://.zanghaihuatxt./86511_86511085/51471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