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4章 鳩占鵲巢
  第4章 鳩占鵲巢

  走廊並不寬敞,狹路相逢,他微微一愣,正了正衣襟開口道,“沈小姐,我過來給欣然看病。”

  陳雋毓是傅慎言的生死之交,有人說,一個男人有沒有把你放在心上,你隻要看看他身邊的兄弟對你的態度就知道了。

  不用看態度,就聽聽稱呼就知道了,我沈姝似乎永遠都隻有一個稱呼——沈小姐。

  多麽禮貌又生疏的稱呼啊!

  人不能摳太多細節,否則會心生鬱結,扯了抹笑,給他讓了條道,我開口道,“嗯,進去吧!”

  有時候我是真的特別羨慕陸欣然,她隻要掉幾滴淚,就可以擁有我花半生努力都得不到的溫暖。

  回了臥室,我找了一身傅慎言沒有穿過的衣服,抱著出了臥室,下了客廳。

  程雋毓給陸欣然看病很快,量了體溫,開了退燒的藥,便準備離開。

  下樓見我站在客廳了,他疏離一笑,“時間不早了,沈小姐還不睡嗎?”

  “嗯,一會睡!”我將手中的衣服遞給他道,“你衣服濕了,外麵還下著雨,換身幹淨的再走吧,以免著涼。”

  大概是意外我會給他送衣服,他愣了愣,俊朗的臉上扯出幾分笑道,“不用,我身強力壯,不影響!”

  我將衣服放在他手中,開口道,“這衣服傅慎言沒有穿過,吊牌還在,你們身形差不多,你將就著穿!”

  說完,我便上樓,回了臥室。

  我沒有那麽好心,當年外婆住院的時候,是程雋毓做的主刀醫師,他一個國際名醫,若不是傅家,他不可能會同意給我外婆做手術,那衣服算是報恩。

  翌日。

  一夜暴雨後的清晨,陽光裏透著泥土的芬芳,我習慣了早起,洗漱完下樓的時候,傅慎言和陸欣然都在廚房裏。

  傅慎言身上圍著黑色圍裙,修長的身軀立在灶台邊煎雞蛋,身上淩厲冷酷的氣息散去,透著幾分煙火的氣息。

  陸欣然一雙亮晶晶的黑眸一直在他身上打轉,似乎是高燒剛退,精致小巧的臉蛋上還透著嫣紅,可愛又令人著迷。

  “慎言哥,煎雞蛋我想吃焦一點的。”說話間,陸欣然朝著傅慎言口中塞了一顆草莓,繼續道,“但也不能太焦,不然帶苦味。”

  傅慎言嚼著草莓,一雙黑眸看了她一眼,雖無半點言語,但隻是一眼就含有最夠的寵溺。

  俊男美女,郎才女貌,他們真的很配!

  這樣的場景,溫馨又爛漫的互動,挺甜蜜的。

  “他們很般配,不是嗎?”身後傳來聲音,我一愣,回頭見是陳雋毓,我倒是忘記了,昨夜雨大,陸欣然又發高燒,傅慎言自然不會讓他回去。

  “早!”我開口,扯了抹笑,目光落在他身上的衣服上,這衣服是我昨夜遞給他的。

  注意到我的目光,他挑眉一笑,“這衣服挺合適的,謝謝你。”

  我搖頭,“不用!”這衣服是我給傅慎言買的,但他從來不屑於碰。

  興許是聽到動靜,陸欣然朝著我們叫道,“沈姐姐,雋毓哥,你們起來了,慎言哥哥煎了雞蛋,過來一起吃吧!”

  這語氣,儼然一副當家主母的做派。

  我淺笑,“不用了,我昨天買了些麵包牛奶放冰箱裏,你身體剛好,多喝點。”這裏畢竟是我住了兩年的地方,房產證上有著我和傅慎言兩個人名字。

  我縱然再軟弱,也不願意,讓別人鳩占鵲巢。

  https://.zanghaihuatxt./86511_86511085/51471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