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1053章 等待是煎熬的
  真是好深的心計。

  慕容謹到底想要什麽呢?

  但現在顯然已經沒有時間考慮這個了,都是對手,慕容南川夫婦不見得就比慕容謹好對付。

  傅慎言變現的極其冷靜,眼神平視著正前方,將我的手握在手裏,眼眸微眯,“先收拾誰都是一樣,就感謝慕容謹替我做了選擇吧。”

  ......

  大概誰都沒有想到,六年後重逢,會是這樣的場麵。

  抵達慕容家,正看到長輩們圍坐在沙發邊,其樂融融的樣子。

  雖說之前在視頻中已經見過,看到我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林菀還是有些動容,禁不住要起身過來,還是旁邊的莫知騁拉住了,才沒上演重逢的場麵。

  傅慎言牽著我走過去,態度謙卑,“爸媽,三叔。”

  “爸媽”叫的是林菀和莫知騁,直接無視了旁邊的慕容南川和司音。

  本以為會引發一些混亂,意外的是,慕容南川居然好脾氣的沒有計較,反而心情大好的招呼我們坐下,“回來就好,馬上就可以開飯了,先坐一會兒。”

  “孩子們呢,沒來嗎?”司音見安歆和之安不在,一直伸著脖子往門口看。

  我正想找話搪塞,傅慎言卻先一步開口,“大人的事,沒必要把孩子牽扯上。”

  這是擺明了要打開天窗說亮話。

  也對,上一次傅慎言帶我回來,便已經和慕容南川攤牌了,這段時間彼此相安無事,不過是忌憚他手上養著的研究人員。

  來之前的融洽本就是裝出來的,傅慎言的話說出來之後,氣氛自然而然就變得僵持了。

  我們是客,難堪的還是作為主人的慕容南川。

  然而他卻將好脾氣貫徹到底,不怒反笑,“親家們回來的突然,你那裏孩子多,怕是住不下,今晚就在家裏將就將就吧。”

  “不必。”傅慎言直接拒絕,“金鼎的總統套房長期替我保留著,招待長輩不成問題。”

  慕容南川輕蔑的勾了勾唇,眉目微垂,不把傅慎言放在眼裏的態度顯而易見。

  片刻後,拿捏著長輩的姿態,居高臨下的說道,“年輕就是年輕,孩子都這麽大了,連心疼長輩這麽簡單的道理都不知道?從m國過來,十幾個小時的路程,你還要看著他們兩地折騰不成?況且......多年不見,往後還是要經常聯係感情的,住遠了諸多不便,就這麽定了,在家裏住下,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兒媳婦的家人的。”

  “我要是不準呢?”傅慎言的語氣帶上了危險的氣息。

  “那自然是隨你的便了。”慕容南川雙手一攤,淡定道,“隻要你能把人從這帶出去,我又能說什麽,不過我要提醒你,咱家這幾位長輩,可都是上了年紀了,萬一出去的時候有什麽磕碰,可別怪做父親的沒提醒過!”

  我真是對這副虛偽的麵孔厭恨至極,“難道你還想強行把人扣下嘛!”

  泱泱華夏,可不是一人獨斷專行的地界。

  慕容南川側目看向我,眼神依舊是無所謂的雲淡風輕,“你是慎言的妻子,很應該叫我一聲父親,難道沈家和莫家如此深厚的家教,竟沒能教會你禮數?還是說睡了六年,早已經不把我們這些長輩,不把這個家放在眼裏了,沈姝!”

  沒有特別的解釋,我卻能很清楚的感受到,慕容南川是知道我的身份了。

  傅慎言費盡心機想讓慕容家的人以為,我是沈書,是一個替代品,現在卻還是功虧一簣。

  這兩個字,已經足夠警告我了。

  正因為他確定我是沈姝,所以才對沈長林等人誌在必得——他們就是最好的,威脅我和傅慎言的籌碼。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慕容南川的目標不是三個孩子。

  此時客廳的氣氛一觸即發,仿佛隨便再添一把火,就是不顧體麵的惡語相向。

  好在管家湊了過來,“老爺,夫人,可以開飯了。”

  這才化解了一場危機。

  終究是各懷鬼胎,壓著火氣做到了一張桌上。

  這頓飯吃的格外壓抑,全程我和傅慎言都沒有說話。

  至於林菀他們,原先就已經商量好,若是遇上慕容謹的人強行帶走,不必反抗,如今換成慕容南川自然也是一樣。

  慕容南川夫妻表麵上做的滴水不漏,場麵話一茬接一茬,都是商場上摸爬滾打過來的,林菀和莫知騁自然也不會露怯,行雲流水的應對著。

  終於還是到了分別的時候,林菀挽著我,站在路邊,照計劃做足了語重心長,依依不舍的場麵。

  臨了上車之前,傅慎言還不忘冷冰冰的警告慕容南川,“希望你說到做到,善待小姝的親人,否則,我就讓整個傅氏,作為陪葬。”

  來時隻有我們三個,回去的時候,依舊是。

  雖然是傅慎言的計劃,可遠遠的看著沈長林他們的身影變小,惴惴不安的感受還是不受控製的擴散開來。

  大概是察覺到了我的緊張,傅慎言伸手將我攬到懷裏,給了一粒定心丸,“我保證,爸媽,三叔,一個都不會受傷。”

  傅慎言是個一諾千金的人,沒有把握的事絕不會輕易承諾,有他這句話,我心裏的顧慮也就都消除了。

  “先別急著你儂我儂,”前座的沈鈺不早不晚的插話,意味深長道,“今夜咱們是無眠了。”

  這句話剛說完,外麵的夜空便霹出一道閃電,道路兩旁的樹枝像是被人用力的搖晃著,瘋狂的左右搖擺,很快,轟隆的雷聲響徹雲霄,接下來的暴風驟雨足以想見。

  正如沈鈺所說,這注定是個不平凡的夜晚。

  回到家,洗漱完,照顧著孩子們睡下,我披上外套,下樓。

  沈鈺和傅慎言都守在大廳,一個神色深沉的撐著下巴坐在沙發上,一個背對著我站在落地窗前,閃電刺眼的光照進來,將傅慎言的影子拉的長遠而孤獨。

  這個氣氛,應該是還沒有消息。

  等待,往往是最煎熬的。

  順利的話,傅慎言的人會在今夜找到慕容南川藏人的秘密地址,然後一舉搗破。

  不順利的話,這樣的夜晚,會變成今後的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