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1054章 少了任何一個都不行
  整整一夜,沒有任何消息傳來,身體已經響起極度困乏的信號,精神卻在強撐,毫無睡意。

  夜幕散去,天空泛起魚肚白,廊簷的雨水開始變得稀疏,仿佛敲定了空手而歸的結局。

  沈鈺終究是坐不住了,猛地起身,就拿著外套往外走,“我今天非把慕容家給掀了。”

  這是計劃開始前就商量好的,一旦出現意外,就魚死網破。

  但這始終是下下策,一旦真的動手,慕容南川和警方聯手,到時候就算是我們占理,也會變成沒理被管製的一方,因此不到萬不得已,走這一步是極不妥當的。

  “再等等吧。”我叫住沈鈺,看向牆上的壁鍾,“離約定的最晚時間,不是還有半個鍾嘛,昨晚下那麽大的雨,也許是耽誤了。”

  “沒耐心。”沈鈺臉色不是很好看,卻也沒有真的離開,沉著臉思考了一會兒之後,決定讓傅慎言做個決斷,

  “這計劃是你提出來的,你說吧,到現在了,是不是還要繼續坐在這兒無動於衷?”

  話裏沒有明顯怪罪的字眼,字裏行間透露的,卻全都是要傅慎言承擔責任的憤慨。

  他倒不是故意針對,隻是現在長輩們生死未卜,誰都沒法冷靜。

  我相信傅慎言,重逢之後,他早已不再是從前那個,為了達到目的,不惜犧牲身邊人利益的冷血機器,隻是沈鈺還停留在過去對他的認知,沒有走出來而已,誰都沒有錯。

  我張了張嘴,想替傅慎言解釋,落地窗的方向卻響起他低沉的嗓音,“我跟你一起去。”

  約定的最後時間,是即便計劃不成,也能安穩將幾個長輩安全帶回的最晚時效,在那之前,一切行動開始,被對方察覺,都是有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可能的。

  可傅慎言居然同意了和沈鈺一起冒險。

  他說完看了我一眼,抬腳走過來,拿起旁邊的空調毛毯披在我肩上,聲音輕而沙啞,“上去睡一覺,我答應你,會平安的把爸媽還有三叔帶回來。”

  給了我一個稍安勿躁的微笑,傅慎言便鬆手,朝門口走去。

  就連沈鈺都為他的反應吃了一驚,愣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抬腳跟上。

  兩人經過樓梯口,電話鈴聲卻突兀的響了起來,仿佛昨夜劃破長空的閃電,瞬間點燃了整個屋子的氣氛。

  沈鈺立刻拿出手機,放在耳邊接聽,幾秒之後,神色嚴峻掛斷。

  “怎麽樣?”我忍不住問道。

  沈鈺轉過臉看我,悠悠的點了點頭,“全都掌握了。”

  提著的心總算放下,我注意到,傅慎言一直擰緊的眉心,也在這一刻才緩和下來。

  他又何嚐不知道曾經的那些做法多麽自私,也期待著自己的蛻變,能夠真正的保護好我的家人。

  昨天晚上更像是一份考卷,失敗了,也許他不會再有勇氣待在我身邊,隻有成功,才能證明,如今的傅慎言真的變了,變成了不惜一切也會護我和家人周全的真正的男子漢。

  傅慎言鬆了一口氣,我亦是,視線相撞的瞬間,默契的彎了唇角。

  “好了,既然事情擺平了,就由我去把人接回來,你們夫妻倆都是大病初愈的,熬了一夜,趕緊上樓休息吧。”

  沈鈺說著就準備獨自離開。

  傅慎言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淡漠道,“陳毅會處理好,下午桑韻和孩子就到了,你打算帶著這副尊容見他們?”

  “桑韻?”沈鈺蒙了,“你什麽意思?”

  傅慎言鬆手朝我走過來,邊走邊說,“我的意思是,兩天前我已經安排了私人飛機到m國,桑韻和孩子已經在路上了。”

  我不知道他什麽時候安排了這些,表情和沈鈺如出一轍,“你早就做好了準備?”

  傅慎言站定,伸手攬住我的肩頭,眼角含笑,“既然是一家團聚,少了任何一個都不行,更何況,大舅子看不見老婆孩子,心裏不踏實,容易上火,為了家庭和諧,未雨綢繆很有必要。”

  沈鈺眼眸微眯,挑起一邊眉毛,“我怎麽聽著這話像是在埋怨呢?”

  傅慎言好心情的抖了抖肩,將話題拋給我,“老婆,我做的不對嗎?”

  “哼哼......”這讓我怎麽說,一邊是沈鈺銳利的目光,一邊是傅慎言故作委屈的小表情,選誰都有罪。

  左看看右看看,我幹脆一掉肩,從傅慎言懷裏掙脫,打著哈欠朝樓上走去,“我困了,有什麽事睡醒再說,三個孩子交給你們倆了,我要好好睡一覺,誰都別來打擾,拜拜了!”

  身後,傅慎言有樣學樣,狐假虎威道,“你聽見了大舅子,小姝說了,孩子們拜托你了,我就先上去陪小姝了,不然她睡不踏實。”

  “嘿——你們這夫妻倆!玩我呢!”沈鈺有苦說不出,追到樓梯口的時候,傅慎言幹脆一步三個台階,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樓道口,他隻能扯著嗓子大喊不公平,“我堂堂的公司總裁一家之主,是給你們當保姆的嘛!”

  回應他的,隻有空無一人的樓梯。

  雖說是周末,可孩子們的生物鍾準得很,不出意外,沈鈺還能睡三個小時,就得起來帶娃!

  人在嫉妒疲乏的時候,靠近枕頭睡意就會瞬間侵蝕全身,一躺下,我意識就開始模糊,隱約感受到身邊傅慎言躺下的動作,卻已經困到沒有力氣作出反應,隻喃喃的說著不清醒的話,“以後都不會再出事了對嗎?”

  “不會了。”傅慎言側身將我抱住,把頭埋進我頸間,溫熱的呼吸打在我耳邊,“睡吧,三叔他們已經安排了就近休息,等人回來了,我叫醒你。”

  這就像一劑鎮定劑,感受著傅慎言熟悉的體溫和味道,下一秒我便沉沉的睡了過去。

  ......

  醒過來已經是下午,臥室裏很安靜,似乎家裏隻剩下我自己、

  以為傅慎言是去處理慕容南川的事了,便準備下樓去打電話詢問情況。

  到了客廳才發現,傅慎言和孩子都在沙發那兒,隻不過安靜的一點兒聲音都沒有。

  傅慎言拿著平板,應該是在處理公事,之安在上網課,但是帶上了耳機,四季抱著厚厚的書,不知道是什麽內容,就連安歆都老老實實的趴在桌邊臨摹中文字。

  這場麵怎麽看都有點不對勁。

  傅慎言率先發現了我,放下平板就起身,走到我身邊,在額頭上偷了個吻,“醒了。”

  “嗯。”我點頭,“你們這是?”

  安歆聽見我的聲音,立刻跳起來告狀,“媽咪你終於醒了,爹地壞,都不讓安歆說話!”

  四季立刻打趣她,伸手撓她的咯吱窩,“那還不是你太鬧了,把爸爸吵醒了,還想吵醒媽媽呀,小猴子。”

  安歆被她撓的咯咯笑,好不容易躲到一邊,嘴上還不服氣,“哪有!是舅舅說——”

  說到一邊,似乎是察覺到出賣了舅舅,又自顧自的抿緊嘴巴,不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