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1055章 當然要感謝我
  到底是小孩子,掩飾情緒都這麽明顯,想假裝被騙到了都沒辦法。

  “你睡了多久?”我問傅慎言。

  傅慎言還麽說話,四季先一步開了口,“爸爸早上就醒了,還看著安歆洗漱呢。”

  這樣的話,豈不是幹了沈鈺的活兒,睡了不到三小時?

  我有些心疼,正好這時候,沈鈺從外麵進來了,四目相對,彼此心裏的小九九各自心知肚明,再看一眼安歆,根本是全都交代了的表情。

  沈鈺心虛,直接就朝客廳的另一個方向走去,自言自語道,“這可不能怪我,誰讓安歆是這家夥親生的呢,一醒就往你們房間跑,我攔都攔不住!”

  我抿唇笑了,“所以你就自己睡了,讓傅慎言一個人看孩子?”

  “自己生的娃,怪得了誰?”沈鈺聳了聳肩,不可置否,看樣子是準備將無賴進行到底了。

  我無奈,隻好讓傅慎言上樓休息,“你再去睡會兒吧,這幾天都沒怎麽好好睡過。”

  雖然前一天是因為......

  不管怎麽樣,始終不再是少年時候,休息是頭等大事,馬虎不得。

  傅慎言卻一笑置之,“習慣了,這麽多年都是睡三四個小時,不用擔心。”

  心裏突然就很不是滋味,這些年被當成慕容家的搖錢樹,傅慎言何嚐不是過的比普通人更艱難。

  察覺到我情緒不對,傅慎言摟住我,輕輕在肩頭揉了揉,安撫道,“來日方長,往後有的是機會休息,解決好眼前的麻煩,以後我什麽時候睡,睡多久,你說了算。”

  終究還是被他的體貼逗笑,“這可是你說的。”

  傅慎言失笑,“借我兩個膽子,也不敢當著大舅子和孩子們的麵,騙老婆大人。”

  “咦惹,看不下去。”沈鈺陰陽怪氣的打了個激靈,惹得幾個孩子都忍不住看著我們偷笑。

  看著孩子們的表情,我欲哭無淚,有個這麽戲精的舅舅,這幾個娃以後不知道會長成啥樣,實在讓人著急啊!

  沉默片刻,沈鈺就開始打發幾個孩子,“行了,被你們的***父親欺壓了一上午,不用做功課了,到花園玩兒去吧。”

  “歐耶!舅舅萬歲!”

  安歆一聽就炸了鍋,拽著之安就往側門跑,四季笑了笑,這才跟上去。

  六七歲的年紀最是淘氣大膽,就怕出點兒意外,好在有四季在,省了我們許多擔心。

  他們一走,沈鈺的表情立刻就嚴肅起來,“慕容家咱們的人已經聯手端了,現在慕容南川夫妻就關在地下室,還剩下慕容謹兄妹倆,你們怎麽打算的?”

  傅慎言這一生的痛苦都是慕容南川夫婦造成的,該是他們受到懲罰的時候了。

  但慕容謹和慕容天嬌,說到底不過是慕容家畸形教育的產物,對我們沒有深仇大怨,還沒到下殺手的地步。

  傅慎言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扶著我往外走,“先做個了結。”

  我深知這句話的沉重,默默的由他扶著走,一句話都沒說。

  地下室入口在別墅旁邊的車庫,沈鈺帶回來的雇傭兵都換了便服守在四周,光是氣勢都能嚇退來搭救慕容南川夫妻的同夥。

  傅慎言一路護著我,沿著昏黃的燈光往下走,轉了三四個彎,才看見這座囚禁慕容南川夫妻的地下牢籠。

  走進去,一眼便能看見柵欄裏關押的男女。

  慕容南川身上還穿著睡袍,顯然是從家裏抓來的,昏暗的牢房中,他固執的站著,不肯沾染地下的灰土,仿佛這樣,就能宣誓自己依舊是高高在上的貴族。

  司音也不肯坐,沒有化妝品修飾的臉慘白幹枯,眼神渙散,像一張白紙黏在鐵柵欄上,似乎隨時都會倒下。

  似乎是站了一天已經累到虛脫,我們進來時他們並沒有發現,直到傅慎言扶著我在司音麵前站定,影子擋住了照在她臉上的光,她才猛地睜大雙眼清醒過來,“慎言!慎言你們來了,快把爸媽放了,這裏我們實在待不下去了,就當媽媽求你,放了我和你爸吧慎言......”

  慕容南川也看了過來,隻不過臉上依舊是高高在上的表情。

  傅慎言直接無視司音的哀求,抬頭看著慕容南川,聲音淡漠,“你輸了。”

  “哼......”慕容南川輕呲一聲,“什麽叫輸,輸給自己的親生兒子,難道不恰好證明,我是最成功的父親?”

  “呸。”沈鈺啐了口唾沫道,“你也配!”

  慕容南川不怒反笑,背著手走到柵欄邊,不緊不慢的推動鼻梁上的眼鏡,“不得不說,你們這招釜底抽薪的確讓人意外,傅慎言,你成長了,往後慕容家的家業,我可以放心交給你。”

  “是嘛......”傅慎言壓低了嗓音,凜冽的眸光泛起寒意,聲音帶著壓抑的殺意,“這麽說我還應該感謝你?”

  “你當然要感謝我!”慕容南川不知道哪裏來的底氣,刻意抬高了音量,對著傅慎言怒目而視,“要不是你身上留著我高貴的血液,你以為你能走到今天?”

  見過給自己臉上貼金的,沒見過這麽不要臉的,即便隻是旁觀,我卻還是沒忍住咬牙切齒。

  傅慎言到如今的地位,都是自己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就算借助了他人之力,感謝的也該是養育他的傅家,而不是讓他痛苦煎熬,差點活成一個怪物的慕容南川。

  聞言的傅慎言並沒有比我好受到哪裏去,高大的身影擋在柵欄邊,不動聲色的戰栗著,拳頭死死擰緊發出咯咯聲,足見心中的憤懣。

  片刻之後,他強壓著情緒保持鎮定,緩緩開口,“當初你知道自己是慕容家的人,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認祖歸宗,為什麽要設計車禍,把小姝的外婆和穆家的人牽扯進來為什麽......唯獨沒帶走我,現在卻又費盡心機的捧我上位。”

  最後的那一句,傅慎言的心都快碎了吧。

  不自覺紅了眼眶,我走上前,將傅慎言的手包裹在手心裏,希望如此,能讓他好受一些。

  也許慕容南川根本就是個怪物,這番情深的畫麵,落在他眼裏,竟變成了自己的功勞。

  “看看你們夫妻倆,多恩愛,如果不是我安排了那一切,你以為你們會遇上?好兒子,爹爹給了你這麽好的一段姻緣,你怎麽好賴不分,反過來怪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