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3章
  安暖說服了她的父母。

  盡管,他們依然持懷疑態度。

  但抵不過她的堅定選擇了妥協,並無條件支持她去解決,她和顧言晟悔婚的事情。

  安暖回到房間,躺在自己久違的大床上。

  從來沒有這麽眷念這張床,從來沒想過,換一張床,會給她帶來這麽大的悲劇。

  她眼眸微動,拿出自己手上那張超級黑卡。

  葉景淮

  這個男人,到底是誰?!

  選擇和他合作,到底對嗎?

  上一世,她一直輔助顧言晟掙脫出豪門的束縛走上世家之路,而這條路上唯一的絆腳石,且怎麽打壓都打壓不下去的男人,就是所有人都看不起的葉景淮,出乎意料的頑固。

  而在她結婚前夜,突然給她打的那個電話,到底真的隻是惡作劇,還是她現在很難去揣測。

  首發網址m.lzww

  但想要徹底瓦解顧家,她需要一個幫手。

  她想了想,拿出手機,給青城最大的奢侈品商場撥打了電話。

  “您好,安小姐。”那邊恭敬無比。

  “可以說卡號,直接刷卡嗎?”

  “請問安小姐是我們商場的聯名消費卡嗎?”那邊詢問。

  “我不知道。”

  “安小姐可以說一下您的號碼,我幫您核對一下。”

  安暖照著卡片念了出來。

  那邊核對之後,似乎更加恭敬了,“安小姐,您這張卡是我們這裏的超級貴賓卡,可以在我們商場隨便使用且沒有任何額度限製。您想要購買任何商品,我們都可以給您提供視頻購買,並親自送到您的府邸。”

  安暖看了看自己手上那張卡片,權限有這麽大嗎?

  她其實有聽說很多上流公子哥為了顯擺自己的財力,會去製作這種看上去很尊貴的超級卡片,但她沒聽說過,有不限額度的,特別是這種超級奢侈品商場,真的可以消費到傾家破產!

  安暖也沒多想,她說,“視頻購買就不需要了,你按照我的清單,買了之後送到我家來,地址是南嶺彎別墅區”

  好久,交代完畢。

  安暖掛斷電話,睡覺。

  她覺得她有必要睡一覺,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情。

  畢竟這麽天崩地裂的重生,她也需要時間來接受。

  青濘山。

  一個遠離城市喧囂的地方,原本是一個佛源聖地。在山的另外一脈,卻有一處私人開發的超級會所,裏麵極盡奢華,會員製的規矩,甚至不是有錢就能夠進來的地方。

  葉景淮是這裏的常客。

  他坐在懸崖邊上的一間包房,麵前是一扇落地窗,視野開闊,青山碧水盡收眼底。

  他漫不經心的抽著煙支。

  身後有幾個朋友在打桌球,一群女人在旁邊伺候,參雜著各種淫穢不堪的畫麵。

  “阿淮,你手機一直在響。”坐在他旁邊的男人秦江,提醒。

  葉景淮轉頭看了一眼。

  “又打發了哪個女人?”秦江看到一串消費記錄。

  這次怕是出血出得有點多。

  葉景淮拿起手機隨意的翻了翻。

  消費提醒信息,依舊連綿不斷。

  “你對女人也太大方了點。”秦江聽到信息提示音,他都覺得肉痛,“關鍵是你碰都沒有”

  “對媳婦是要大方點。”葉景淮突然開口。

  秦江愣了兩秒,“你說什麽?”

  “我說,我要結婚了。”葉景淮熄滅煙蒂,就是一個隨意的動作,加上他邪魅的笑,帥得天崩地裂。

  秦江真的是被這貨給勾魂了兩秒,下一秒反應過來直接炸了,“你剛剛說了什麽?”

  葉景淮拿起脫下的西裝外套,“備好份子錢。”

  然後,走了。

  剛走到門口。

  “葉三少”一個嬌滴滴的女人擋在他的麵前。

  葉景淮看了她一眼。

  下一秒,“滾!”

  女人驚嚇。

  不是說,葉三少來者不拒的嗎?

  她不相信的看著葉景淮,在葉景淮冷冷的視線下,連忙走開。

  有一種。

  會被他殺了的感覺。

  果然,傳聞不能信。

  她今天第一次跟著這些公子哥到這裏聚會,本以為可以趁機攀上葉三少果然長得這麽帥家裏又這麽有錢的男人,不是那麽容易沾染的。

  睡夢中。

  安暖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

  她帶著起床氣,看著那個殺千刀的電話號碼。

  因為智力驚人,所以即使沒儲存也知道是葉景淮,她壓下脾氣,“喂。”

  “如果我沒記錯,我隻是給了安小姐醫療費。”葉景淮口氣很差,但耐不住聲音好聽。

  安暖才想起剛剛刷了這位大爺不少錢,目的也是為了讓這位大爺主動聯係她。

  她輕笑了一下,說道,“我記得我給葉三少說過,當聘禮了。”

  “所以安小姐毫不客氣的一口氣刷了我三千萬。”

  “”有那麽多嗎?

  她也是隨便買買而已。

  她說,“我不會讓你這三千萬白花了去。”

  “何意?”

  “你幫我一起打垮顧家,我幫你掃除擋你世家之路的絆腳石。”安暖口吻嚴肅。

  那邊明顯沉默了幾秒。

  葉景淮臉色微變。

  他要往什麽方向發展,要往哪裏發展?她怎麽會知道?!

  安暖能夠猜到他在想什麽,直言,“我比你想的,更了解你。”

  “那我不是很吃虧。”葉景淮冷聲。

  “不,你應該慶幸我選擇去幫你,而不是”安暖說,“幫顧言晟。”

  上一世。

  雖若葉景淮處處和顧言晟作對,甚至怎麽都打不死,但同理的,顧言晟對葉景淮而言,也是強大的競爭對手。

  兩個人龍虎相爭。

  到最後她死了,她都不知道到底他們誰贏。

  或許是顧言晟,畢竟他更卑鄙。

  卑鄙的在她死後,利用安氏的財富,入贅了世家的門第。

  安暖真的要非常控製,才能夠讓自己暫時咽下,曾經受過的那些殘忍傷害。

  “安小姐不是和顧大少爺情投意合,你儂我儂?現在突然說和我合作,我真是受寵若驚。”直白一點就是,根本就不信。

  “我大婚那天,你來,我讓你看到我的誠意。”安暖很清楚多說無益。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情需要實際行動來證明。

  “好。”葉景淮一口答應了。

  或許是因為她知道的很多。

  或許是和她合作,有利無害。

  總之,爽快到安暖都有些驚訝。

  但她不是一個喜歡表露生色的女人,不管是極喜或者極悲,她都可以做到榮辱不驚,就連被顧言成折磨致死的時候,都是不卑不亢,這是對她的自我保護,也是自身良好的教養表現。

  她說,“一言為定!”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