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4章
  通完電話。

  安暖也睡不著了。

  她伸了伸懶腰,起床下樓。

  剛走到樓下大廳,就看到她大伯安岩坤一家人的到訪。

  這家人從來都是來者不善。

  隻因她爺爺死之前把安家大部分祖業都傳承給了她爸,她大伯記恨在心,時不時就來找茬。甚至為了搶奪家產,一直暗中和顧言晟勾結,最後加速了安氏一族的衰敗。

  安暖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客廳的人,看到安岩坤今天把他私生女都帶上了。

  如果沒有記錯,安岩坤今天的目的就是想要讓她的私生女進安氏集團上班。安氏集團現在的負責人是她爸,得通過她爸的同意,特別是安岩坤還想要給他私生女一個好的職位。

  上一世她爸也確實賣了安岩坤的麵子,答應了私生女進安氏,倒是這個私生女野心不小,把安氏搞得烏煙瘴氣。

  重生一世,她怎麽可能還讓他們得逞!

  她漫不經心的過去。

  記住網址zww.

  “堂姐,喝茶。”私生女安曉,殷勤的遞上一杯茶,顯得很是恭敬。

  安暖伸手。

  剛接過那一秒,安曉手一滑,眼看滾燙的茶水就要全部倒在了安暖的手上,好在重生之後的安暖太清楚她的伎倆了。

  前世她裝得楚楚可憐,一臉單純,背地裏陰險狡詐處處陷害她,甚至還爬上了顧言晟的床!對於這種白蓮花,來一個撕一個,來兩個撕一雙。

  這一刻,安暖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安曉想要離開的手,翻倒的茶水就硬生生的倒在了安曉的手上,動作之快,讓人完全沒看出來。

  隻聽到大廳中安曉一聲大叫,“啊!”

  緊接著是茶杯摔在地上破碎的聲音。

  “怎麽了?”安岩坤有些緊張。

  “我知道堂姐不是故意的。”安曉連忙說道。

  此刻梨花帶雨,別提多嬌弱了。

  也難怪雖然是私生女,也一樣得安岩坤的寵愛。

  然而下一秒。

  “啪!”

  安暖一個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安曉慘兮兮的臉蛋上。

  安暖真的用了十成的力氣,直接把安曉扇懵在了當場。

  安曉不相信地看著此刻氣勢逼人的安暖。

  她太了解安暖了,她分明是一個循規蹈矩的女人,分明性情溫和,絕不會做這種事情,甚至看不得她掉眼淚。隻要她一哭,她就會心軟,隻要她一哭,全家人都會心軟。

  現在,安暖居然打了她一巴掌。

  “知道這套茶具是爺爺生前最喜歡的嗎?現在被你打碎了,你賠得起嗎?!”安暖大聲嗬斥,威信十足!

  安曉臉紅了一半,眼淚流得更厲害了,她可憐巴巴的說道,“不是的,是堂姐剛剛沒有接住,是堂姐剛剛”

  “我沒接住還是你沒有等我接住就放手了?!”安暖打斷她的話,“怎麽?現在學會撒謊了?”

  “不是的,分明是你”安曉連忙搖頭,一臉委屈。

  “還在狡辯!”安暖臉色一沉,“果然不是在安家長大的女兒,真是半點都上不了台麵,遞個茶都能把茶杯打碎了。”

  安岩坤聽到安暖對自己女兒的諷刺,臉色一下就變了。

  但又不知道剛剛到底是誰的對錯,加上安曉確實是私生女的身份,在上流社會難登大雅之堂,他一時竟找不到詞去反駁,隻得忍著一口惡氣!

  “堂姐。”安暖轉頭看向安昭,安岩坤正室的女兒,“你這個妹妹,可真的半點都比不上你。”

  安昭其實和安暖也不合。

  分明她才是真正的安家大小姐,卻因為爺爺把家產留給了安暖一家,安暖成了安家的正牌千金,她反而成了旁係,一直耿耿於懷。

  但這一刻,因為安暖諷刺了安曉,她心裏倒是痛快得很!

  安曉那賤女人要不是她爸寵著,早該被亂棍打死了。

  “也不知道跟著什麽不三不四的人長大的,除了裝可憐什麽都不會,我都勸我爸別帶著她到二叔家了,免得丟人現眼。現在好了,打碎了爺爺生前的茶杯,打死都不能解恨!”安昭厭惡的說道。

  “夠了!”安岩坤一臉難看,他衝著安昭吼道,“你給我少說兩句!”

  安昭不爽的翻白眼。

  “好了。”安岩垣從沙發上站起來,充當好人的身份,“雖然是爸生前留下來的,但他老人家肯定也不想因為一個茶杯就鬧得家裏不開心,所謂碎碎平安,我讓傭人過來收拾了就是。”

  “就是就是。”黎雅菊也連忙打圓場,“我看安曉的手都燙紅了,還是早點送去醫院讓醫生處理處理吧。”

  雖然一片好心,黎雅菊卻絕口不提被自己女兒扇腫的那半邊臉。

  安暖忍不住笑了笑。

  她媽也還是有小心思啊!

  “惹得二弟一家人開心了,我們這就帶著安曉回去。”安岩坤的原配柳鳳說道。

  大抵也不是真心想要幫助安曉進安氏集團,就算容忍了安岩坤把私生女接回了安家,也絕不可能真心待她,不過是安岩坤寵著,做做表麵功夫而已!

  柳鳳邊說邊拉著安岩坤。

  安岩坤臉色難看得很,本來今天是要來說安曉進公司的事情,現在安曉被諷刺到這個地步,他根本就說不出口來。

  他狠狠的甩手,生氣的離開。

  一家人都跟著離開了。

  安曉離開的時候,終究難掩眼底的憤怒。

  是完全沒有想到安暖會突然這麽對她,甚至就像變了個人一樣。她原本想要利用自己的柔弱燙傷她一直嫉妒的安暖,反正安暖也不會計較,卻沒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不僅被安暖打了一巴掌,還攪黃了自己進安氏。

  不。

  她絕對要進入安氏集團!

  憑什麽大家都是安家人,她會被人這麽諷刺?!

  她要讓安家所有人對她刮目相看,還要讓這些人不得好死!

  安暖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嘴角冷笑了一下。

  安曉暗地裏在想什麽她清楚得很,她就等著安曉作死。

  “暖暖。”安岩垣叫著她,“今天怎麽這麽霸氣?”

  以前為了息事寧人,他們對這家人總是處處忍讓,倒是沒想到一向溫和的女兒,突然這般硬氣。

  心裏還莫名有些舒坦。

  安暖回神,甜甜一笑,“突然懂了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的道理。”

  “還說是你爺爺的遺物,虧你想得出來。”安岩垣帶著責備的口吻,分明都是寵溺。

  安暖吐了吐舌頭。

  對付白蓮花,不需要有道德底線!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