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5章
  大廳中。

  安暖的電話響起。

  安暖看了一眼來電,接通,“柒柒。”

  “對了,明天有一個慈善晚宴,你參加嗎?”今天分別的時候忘記問她了,似乎是現在才想起。

  安暖頓了一下,回憶著曾經的時間軸。

  今晚青城有一個一年一度的慈善晚宴,青城大部分達官貴人都會參加,但一般她不會出席這種宴會,所以基本上都是拒絕的。而顧言晟也很體貼,從來不要求她陪他去應酬。

  以前真以為顧言晟是對她好,現在才知道,他隻是把她圈在籠子裏麵,不讓她和任何人交際,到她一無所有的時候就可以毫無翻身之力!

  “我去。”安暖回答。

  “我沒聽錯吧,我隻是隨口問問。”夏柒柒特別喜歡參加各種各樣的活動,就是巴不得也有個人陪她一起。

  但並沒有抱希望。

  “明天一起去挑選禮服。”安暖提議。

  一秒記住m.qiuzww

  “你沒騙我吧。”夏柒柒還是有些不信,以前怎麽勸她都不去參加這些宴會的。

  “明天見。”安暖不多做解釋,把電話掛斷了。

  安岩垣聽到女兒的話語,也有些詫異,“暖暖,你要參加明天的慈善宴?不是不喜歡這種應酬嗎?”

  安暖覺得自己的上一世真的很不孝。

  把所有精力全部放在了一個男人身上,從來沒有為家人付出過什麽,最後還導致他們家,家破人亡。

  她承諾,“爸,從今以後,我會守護我們安家,我會幫助爸一起管理安氏集團。我會讓我們安家曆代這麽輝煌下去,誰都沒辦法從我手上奪走,包括,大伯一家人!”

  安岩垣再次對她女兒另眼先看。

  從前,暖暖沒有這麽大的抱負。

  他也想過讓她來擔負家族企業,卻從未強迫過她,是知道她一心在顧言晟身上,也想著到時候兩家聯姻,就把安氏交給顧言晟來打理。

  不過當然是自己女兒親手接更好,安岩垣不禁心情大悅,“好,爸相信你!”

  安暖嘴角一笑。

  這一世,她一定要把安氏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上,再也不會蠢到白白送給了顧言晟!

  翌日。

  下午時分。

  安暖和夏柒柒一起去奢侈禮服區挑選高定晚禮服。

  她們各自選了自己中意的禮服,換上。

  然後坐在化妝間,梳妝打扮。

  “你恢複正常了嗎?”夏柒柒問安暖。

  安暖一怔,“什麽?”

  “昨天和葉景淮”

  “柒柒。”安暖臉色微變,叫住她。

  夏柒柒咬了咬唇瓣,嘀嘀咕咕,“都不知道你看上他哪裏?!”

  他當然指的是葉景淮。

  “我聽說肖楠塵要回來了。”安暖轉移話題,是真的怕口無遮攔的夏柒柒就這麽說了出來。

  這裏是高檔禮服區,接觸都是上流社會最頂端的人,說不定一個隔牆有耳,什麽都傳出去了,那她計劃的所有,全部都會功虧一簣。

  “他回來幹我什麽事兒。”夏柒柒一臉不以為然,“話說我怎麽沒聽說他要回來了?他不是在國外好好的嗎?回來幹嘛?!”

  口吻,分明很不好。

  “我以為大學畢業就該回來了。”安暖打了個馬虎眼。

  “最好別回來。”夏柒柒滿臉嫌棄。

  安暖有些話到嘴邊,還是咽了下去。

  兩個人又聊了些其他無關緊要的話題。

  用了一個下午時間,終於打扮完畢。

  安暖剛從化妝鏡前站起來,就聽到了夏柒柒突然的尖叫聲。

  耳朵都要震聾了!

  “安暖暖!”每次夏柒柒激動的時候,就會給她的名字加一個疊詞,“你能不能不要這麽漂亮,你到底是想要把我踩到土裏麵去是不是?!”

  安暖對夏柒柒無語透頂。

  “每次你的好看都超出了我的承受範圍!”夏柒柒控訴。

  “走了。”安暖懶得搭理。

  夏染染其實也不醜,還是那種五官精致長相洋氣的女孩子,隻是因為常年和安暖為伍,才會讓她看上去普通很多。

  而安暖。

  真的很美。

  很難用詞語來形容她的五官,就是每一個都很美,合在一起,變成完美。

  青城男人都想要娶安暖,不是傳聞!

  而想要娶她的原因也不是她有多才華橫溢,就是她好看。

  好看到,是個男人都拒絕不了。

  夏柒柒一路上一直喋喋不休的“打擊”安暖的長相,兩個人一起到達目的地。

  門口處的小廝,恭敬的給她們打開車門。

  安暖深呼吸一口氣。

  很久沒有參加過這種活動,難免有些緊張。

  她保持最好的狀態,纖細的小腿伸出車外,緩緩落地。那一瞬間,無數閃光燈照耀,在外麵守候的記者媒體幾乎震驚。

  從不參加宴會的安家大小姐,此刻美得傾國傾城的走了出來,卻也沒有給媒體采訪的時間,隻拍下她絕美的照片,看著她和夏柒柒,走進了宴會廳內。

  大廳內,刹那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安暖的身上。

  她穿著一條銀色長尾緊身裙,嬌美的身段包裹得一覽無遺,此刻在燈光下,禮服上閃爍著如星辰般的微光,配上她完美的臉蛋,白皙細膩的皮膚,猶如誤落人間的精靈,美得驚心動魄!

  “暖暖。”

  顧言晟迅速的走到她麵前。

  分明有些生氣的臉上,又在極力的掩飾。

  “你怎麽來了?不是不喜歡這種應酬嗎?”顧言晟問她。

  “隻是突然覺得,不能一直當一隻金絲雀。”安暖淡淡的回答道,這一刻終究還是會把他捅死她的那個畫麵重疊。

  她極力隱忍。

  那一刻眼眸微轉,看著顧言晟身邊,挽著顧言晟手臂的禦用女伴許紫曦,顧言晟的床伴之一。

  當年她到底是怎麽覺得,他們隻是單純的上下屬關係。

  “安小姐。”看到安暖的視線,許紫曦恭敬。

  “我聽聞許特助一向能力出眾,做事極有分寸,言晟也經常在我耳邊說起你,對你讚許有加。”安暖微笑著開口。

  “得顧總賞識,我倍感榮幸。”許紫曦表現得落落大方,話語間也是謙遜得體。

  心裏卻對安暖充滿鄙夷。

  外人都說安暖賢良淑德,知書達理,上流千金的典範,在她心中卻是草包一個,她從來沒有把安暖放在眼裏,此刻也不過是做做麵子功夫。

  “隻是,不知這般毫無規矩的挽著我的未婚夫,許特助到底是工作必須,還是另有所圖?”安暖口吻一冷。

  那一刻瞬間讓許紫曦瞬間,花容失色。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