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3章以前的宋晞,死了
  女傭可不敢讓她這樣毀屍滅跡,這要真出了什麽事,這個鍋她可背不起,連忙上樓將宋仁請了下來。

  “你要毒死我?”宋仁不敢置信的看著宋晞,昨天還以為她聽話了,沒想到等在這裏,難道想來個“團滅”?他竟然生了這麽個弑父的女兒,早知道她生下來就該掐死她。

  “沒有啊,說了是補藥。”宋晞眨了眨眼睛,臉上寫滿了無辜。

  “明明是老鼠藥。”女傭撿起藥袋子,急得快哭出來,“老爺您看。”

  宋仁望著袋子,臉沉如墨。宋晞聳了聳肩,直接拿著勺子舀了一勺湯,自證清白。

  “不過是一些維C片而已,和蝦食用最多砷中毒,哪裏會死人。”她說的漫不經心,隨後語調一轉,似笑非笑的看著宋仁,“可爸爸最愛海鮮了吧,也不知道長期食用會不會死人哦~”

  輕揚的語調,透露出幾分俏皮,語意下透露出的意思,卻讓人不寒而栗,宋仁瞳孔微縮,她這是想悄無聲息的弄死他,還讓人找不出證據?

  “除了蝦和維C不能食用外,還有腦花,芹菜,鵝翅,青瓜和花生烏雞燉參湯不能適用,會傷腎,羊排加上西瓜蓮子羹會傷元氣……”

  她雙手背在身後嘖嘖兩聲,“也不知道你和陳家是結親,還是結仇,反正我有千百種方法讓陳家那癱子死的悄無聲息,到時候,就說是你想要霸占陳家的財產指使我幹的,你說他們會不會相信?畢竟誰都知道我隻是一個可憐卑微聽話的棄女罷了。”

  她輕描淡寫,仿佛說的隻是平常事,嘴角還帶著溫柔的淺笑,刺的宋仁心底發涼,這還是他那個聽話的女兒嗎?

  宋晞,變了!

  “我光腳的也不怕穿鞋的,要麽你把我媽的骨灰還有她名下的財產給我,我保證從此不出現在你麵前,要麽我們就這樣耗著,你時時刻刻提防著有個人不知道從哪裏,用什麽手段想弄死你的恐懼中……”

  “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像你這樣一開口就是注射艾滋病毒,要人命之類的,我更喜歡細雨潤無聲,慢刀子割肉,事了拂衣去的感覺。”

  “畢竟,我是一個好人啊。”

  輕快的語氣,將死亡娓娓道來,聽的宋仁不寒而栗,陽光打在她臉上,氤氳成光圈,連臉上細小的絨毛都能看見,溫暖又甜美,宋仁卻覺得像是看著一個小惡魔。

  “你就不怕我弄死你?”

  “隨便咯,你猜我這麽坦白,後麵有沒有留什麽後手?”宋晞眨眨眼睛,宋仁舔了舔唇瓣,沒有搭話。

  “爸,給她,讓她走……我和厲少說了,以後項目分我們一杯羹。”這麽頭美人蛇,宋婉可不敢留在家裏,更何況厲陽還對她動了心思,要是擋了她的道怎麽辦?

  雖然有些心疼原配的錢,可有宋氏做底蘊,那點毛毛雨也不過如此了,就當花錢買平安。

  宋仁權衡利弊,終於妥協。

  “你媽的骨灰,這是她名下的財產,折現給你一共五百萬。”

  生兒育女二十多年,就換了五百萬?對比市值上億的宋氏集團,宋仁還真是“大方”啊。

  “這還是多的,其實這些年宋氏運營的不太好,還有一些共同債務,咳咳……那就算了。”

  敢情沒讓她還債都是恩賜了?

  宋晞懶得和宋仁爭辯,她隻想找個地方生下孩子,等著厲驍出來,其他都與她無關了。

  “宋晞,你踏出這個門,以後就和宋家沒有關係了,爸就隻當沒了你這個女兒。”宋晞這顆眼中釘,肉中刺終於離開了,媽媽也可以帶著弟弟嫁給爸,成為名正言順的宋太太,從此她是唯一的宋家大小姐了。

  “我孤兒。”宋晞嘴角鄙夷,她一點也不想再和宋家扯上關係,她惡心。

  出門,宋晞便去法院脫離父女關係,又登報公布天下,從此消失在雲城。

  後來宋晞一直在等著厲驍出來,可是一直沒等到人,從厲夫人罵罵咧咧的口吻裏透露出,好像人已經死了。

  厲驍進去前也擺了厲夫人一道,她一直想拿到手的芯片,厲夫人找了整個實驗室也沒有找到,厲總又爆出了新的私生子,還是厲夫人最疼愛的侄子。

  因為這事,厲夫人也和娘家鬧翻了,又不受厲總待見,又要給兒子爭家產,每天都過的水深火熱,當然這裏麵還少不了她添了一把火。

  五年後。

  飛機上,宋晞合上報紙,看了看窩在他懷裏的小公主,眉眼間都是暖意。

  “相思寶貝舒服些了嗎?”小家夥暈機,上來就無精打采的,現在飛穩了,這才從媽媽懷裏鑽出來。

  “妹妹吃糖。”旁邊穿著小西裝的男孩合上平板裏高深枯燥的物理演講,從小背包裏拿出一顆薄荷糖壓在她舌苔上,清涼的薄荷味席卷整個味蕾,宋相思好受了一些,眼睛都享受的眯了起來。

  “哥哥,甜。”

  宋宸揉了揉相思的頭發,清冷的嘴角劃過一絲溫柔的笑。

  “哎呦,冰山笑了。”謝懷宇捏了捏宋宸還帶著嬰兒肥的臉,打趣道,“就該多笑笑嘛,整天跟個小老頭一樣,來給幹爹笑一個。”

  宋宸翻了個白眼,從謝懷宇魔爪中掙脫,又打開平板,繼續看昨天沒看完的英文獻刊,重新投進知識的海洋裏。

  “這小腦袋瓜子也不知道像誰?宸宸,你才四歲呢,有必要這麽拚嗎?”

  “畢竟是以後要存彩禮還要備嫁妝的人啊~”

  “嫁給我買一送二,彩禮嫁妝我都包。”謝懷宇語氣戲謔,側身看著宋晞的樣子卻說不出的認真,這是五年來第101次“明示”他的心意,可每一次得到的都是毫不留情的拒絕。

  “重婚是犯法的。”宋晞伸出手指,無名指上是個銀質的戒指,看著就帶著一股廉價風,可她卻愛不釋手,不管他送了她多少珍貴的戒指,都換不下這一個。

  “還是說說SX集團的事吧,這個異軍突起的神秘集團,負責人一直不顯於人前,這次就讓我好好摸摸他們的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