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一章哥,我不拖累你了
  “林漠,你入贅到我家,就是嫁到我家的婆娘。不僅要遵守三從四德,還要跟你娘家斬斷一切聯係!”

  “那是你妹妹,你憑什麽讓我們花錢救她?”

  “哼,人命關天?你妹妹算什麽人命?你林家就是一窩賤種,不然,你怎麽會跑來當上門女婿?”

  林漠狂奔在去醫院的路上,耳邊不斷回響著,妻子許半夏一家人對他的冷嘲熱諷。

  林漠出生於一個無比輝煌的大家族,但在他十二歲那年,家族遭遇橫禍,整個家族一夜間覆滅。

  父親守衛家族而死,母親受重傷,硬生生拖著他和妹妹林曦逃了出來。母親堅持了五年,最終還是傷勢複發而亡,隻剩下妹妹林曦與他相依為命。

  家族當初到底為何遭受厄難,林漠已經記不清了。

  母親去世之前,把一塊玉佩極其珍重地交給林漠。

  雖然母親說的不是很清楚,但林漠隱約覺得,家族的覆滅,全都是因這塊家傳玉佩而起。

  他很小的時候,就聽父親說過,這塊玉佩裏麵,藏著林家興盛的秘密。

  沒了母親,十七歲的林漠就負擔起養妹妹的責任。雖然辛苦,倒也能咬牙堅持。

  biquge.co

  三年前,林曦得了白血病,為了十萬塊的彩禮給妹妹治病,林漠入贅到許家。

  這三年時間,林漠當牛做馬,在許家受盡侮辱,但他都認了。

  如今,病情嚴重惡化的妹妹,終於尋到了匹配的骨髓,但需要三十萬手術費。

  妻子許半夏出差,手機根本打不通。

  林漠拿不出這筆錢,找許家的人借,卻被殘忍趕出許家。

  跑回醫院主任辦公室,林漠咬了咬牙,推門走了進去。

  辦公室裏坐著一個戴著眼鏡,滿臉傲慢的男子,是科室主任趙家凡。

  趙家凡是許半夏的學長,也是許半夏的追求者之一。許半夏嫁給林漠,趙家凡就是在背後辱罵林漠最多的那個人。

  許半夏的家族是做醫療生意的,林漠被許半夏安排到醫院上班,原本還在辦公室裏麵接診。

  趙家凡仗著家裏關係,升到科室主任之後,就處處刁難林漠。

  後來,幹脆就把林漠趕去掃地了,從一個後勤人員變成了清潔人員。

  但是,林漠的妹妹就在趙家凡的科室裏治病,林漠也隻能忍氣吞聲。隻要能保住妹妹的命,做什麽他都願意!

  “趙主任……”林漠帶著一絲哀求:“半夏出差了,可能正在忙著,電話打不通。要不,你……你先把曦兒的手術安排上。手術費,我肯定會湊齊的!”

  “嗬嗬……”趙家凡冷笑:“林漠,你在醫院時間也不短了,應該知道醫院的規矩。三十萬手術費,可不是小數目,回頭你賴賬了,我怎麽辦?”

  林漠心中一怒,低聲道:“趙主任,我在醫院幹了三年,你覺得我是賴賬的人嗎?”

  “這可不好說!”趙家凡慢悠悠地道:“正常人,誰會去當上門女婿啊?習慣吃軟飯的人,賴賬也不稀奇吧!”

  林漠麵色急變,咬了咬牙:“趙主任,我在醫院三年,一分錢工資沒拿。這些錢,不夠三十萬,但也差不了多少。回頭等半夏回來,我再找她借點……”

  “別回頭了,現在就借吧!”趙家凡笑道:“哦,對了,半夏不接你電話。要不這樣吧,我給她打一個?”

  趙家凡說著,拿起手機撥了許半夏的號碼。響了三聲,電話就接通,許半夏清冷的聲音傳來:“趙主任,有什麽事?”

  林漠的心猛地痛了一下,這幾天時間,他給許半夏打了上百個電話,一個都沒接。趙家凡打一次就接了,這說明了什麽?

  三年夫妻,雖然沒有夫妻之實,但林漠對她一點都不差。

  她看不上自己,可林漠卻也認定了她,挖心掏肺對她好,她就是這樣對自己的嗎?

  “沒事,就是打電話問候一下。”趙家凡得意地朝林漠晃了晃手機。

  林漠胸口快炸開了,他剛要說話,趙家凡卻搶先一步:“半夏,不好意思,我這有點急事,先掛了!”

  趙家凡掛斷電話,根本不給林漠說話的機會。

  “林漠,看到沒?不是半夏忙著,而是人不願接你的電話!”趙家凡斜瞥林漠:“你這些年,吃軟飯吃的都習慣了嗎?覺得許家為你做任何事都是應該的?”

  林漠握緊雙拳,妹妹的危機,妻子的冷漠,都讓他接近崩潰。

  趙家凡突然笑道:“要不,我給你出個主意?”

  林漠看了趙家凡一眼,咬牙低聲道:“什麽主意?”

  “你不是有兩個腰子嘛,賣一個,或者能湊到錢呢!”趙家凡笑道:“反正全世界都知道,半夏根本不和你同房,你那倆腰子,留著有什麽用啊,哈哈哈……”

  林漠麵色慘白地走出趙家凡的辦公室,失魂落魄地來到妹妹的病房。

  剛進門,卻發現病房裏已經換人了。

  他麵色一變,連忙急道:“你們……你們怎麽在這裏?我妹妹呢?”

  裏麵的家屬瞥了林漠一眼:“你說剛才那個小女孩吧?好像是沒交費,被人扔出去了!”

  “什麽!?”林漠急吼一聲,匆忙狂奔出去。

  剛到樓梯口,就聽到外麵傳來一聲尖叫。

  “有人跳樓啦!”

  林漠急忙跑過去,隻見到外麵的院子裏,有一具瘦弱的身體,躺在血泊之中,正是他妹妹林曦!

  “曦兒!”林漠發出一聲淒厲的怒吼,狂奔過去,把血泊中的林曦抱在懷中。

  林曦氣息微弱,看到林漠,瘦弱的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哥,他們都說,我是你的拖油瓶。我……我走了,以後……以後不拖累你了,你要好好的……”

  “曦兒,你……你聽誰胡說的!”林漠轉頭大吼:“救人!救人啊!”

  幾個醫生護士跑過來,卻被趙家凡攔了下來:“他們還欠醫院三萬多呢,你們把人搶救了,這費用你們出?”

  那些醫生護士頓時被嚇住了,都不敢過去幫忙。

  “哥,不要浪費錢了……”林曦緊緊抓著林漠的胳膊,嘴裏不斷往外湧出鮮血,但還勉強笑著:“這輩子,有你當我哥,我……我好幸福。隻可惜,這輩子太……太短。如果還有下輩子,我……我還要當你妹妹……”

  說完,林曦的手便慢慢垂了下去。

  林漠心如刀絞,緊緊抱著林曦,發出一聲淒厲的嘶吼:“曦兒!不要離開我,不要……”

  四周圍了不少人,指指點點。

  突然,有人驚呼:“他……他的眼淚怎麽是紅的……”

  “血淚!血淚啊!”

  林漠眼中盡是淚水,一點點赤紅,順著臉頰低落,與林曦的血液混在一起。

  沒人注意到,這混合後的血液,竟然被林漠胸口的一塊玉佩慢慢吸收了。

  突然,林漠腦中轟然一聲響,一個蒼涼的聲音,猶如經曆了悠悠萬古,傳到林漠耳中。

  “吾乃開創林氏家族之族主,神醫聖手林崇軒。特將一身所學,盡藏於此玉佩。後世子孫,可用林氏血脈開啟玉佩,得吾傳承,懸壺濟世,度盡蒼生!”

  緊跟著,一股龐大的信息瞬間衝進林漠的腦海,林漠隻感覺自己的腦子快被撕裂了。

  過了良久,這些信息方才停止。

  林漠再次睜開眼睛,雙目當中竟然有光芒流轉。

  他看了看懷中的妹妹,能夠清晰地發現,她的生機還未徹底斷絕。

  林漠毫不猶豫地伸手按住她身上幾處穴位,幫她留住這些生機,抱著她離開了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