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二章人死還能複生?
  林漠抱著林曦,跑到最近的聖元大藥房。

  這是廣陽市最大的連鎖藥店,老板名叫陳聖元,在廣陽市醫療界,也是排的上前十的大人物。

  許半夏的許家,大部分業務,都是跟聖元集團掛鉤的。可以說,聖元集團,掌控著許家的經濟命脈!

  每個藥房都有坐診的醫生,醫術都很高明。

  看到林漠抱著一個滿身是血的女孩子進來,店裏一群人都是驚呆了。

  “喂,她這樣的傷,來藥店沒用,快點去醫院吧!”一個年輕導購員攔住林漠:“我們藥房沒有醫院那些設備,沒法搶救!”

  “不用!”林漠搖了搖頭,低聲道:“我要買一套銀針!”

  “銀針?”年輕導購員愕然,這玩意,很少有人買的。

  “你買銀針做什麽?”一個白須老者突然問道。

  年輕導購員,看到白須老者,立馬滿臉恭敬道:“賀老!”

  這白須老者名叫賀金焱,乃是聖元大藥房的供奉神醫,醫術高明,在廣陽市排的上前三。聖元大藥房能有如此威望,與賀老的坐鎮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首發網址。co

  林漠也沒理會他,沉聲道:“我要買一套銀針!”

  年輕導購員帶著諂媚和憤怒,低喝道:“喂,賀老跟你說話,你沒聽見嗎?”

  “我要買一套銀針!”林漠突然加大了聲音。

  “你吼什麽!”年輕導購員也怒聲道:“你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嗎?你想在這裏鬧事?你……”

  賀老擺了擺手,年輕導購員立馬閉嘴。

  賀老看了林漠懷裏的林曦一眼,輕輕歎了口氣:“年輕人,這個小女孩已經去了,你要不還是先把她安葬了吧!”

  “她沒死!”林漠大吼。

  “你敢這樣跟賀老說話……”年輕導購員再次要發飆。

  賀老製止年輕導購員,他能看得出,林漠極其悲痛,有這樣的反應是正常的。

  “年輕人,老朽行醫四十餘載,眼光還是有一些的。這小女孩,的確已經沒了生機……”

  “我再說一遍,她沒死!”林漠怒聲道:“我要銀針,你們有沒有銀針!”

  賀老眉頭皺起:“你要銀針做什麽?”

  “我要救她!”林漠大聲道。

  “救她?”賀老看了林漠一眼,心中懷疑,這年輕人是不是失心瘋了。

  人死不能複生,縱你醫術通天,也救不活一個死人啊!

  但是,林漠看上去很冷靜,雙目當中的自信,讓賀老也是驚訝。

  “店裏沒有銀針……”賀老輕聲道。

  林漠轉身就要走,賀老遲疑了一下,突然道:“不過,我有一套銀針,可以借你用一下……”

  林漠停下,看著賀老,緩緩點頭:“多謝!”

  “去把我的銀針取出來,還有,把後麵的房間騰出來。”賀老吩咐道。

  年輕導購員麵色微變:“賀老,這人都死了,要是出什麽事……”

  “出什麽事,我擔著!”賀老平靜地道。

  年輕導購員不敢說話,連忙跑過去準備了一番。

  林漠在賀老的陪同下,抱著林曦去了後麵房間。

  房間裏有一張病床,把林曦放在病床上,賀老也把一包銀針拿了過來。

  年輕導購員惡狠狠地道:“喂,這是賀老自己用的銀針。這麽多年,賀老這包銀針,救活了無數人。今天借你用,是你莫大的榮幸。不過,你竟然在一個死人身上用這套銀針,簡直是對賀老的侮辱!”

  林漠撫摸著那銀針,竟然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臉上更是自信。

  年輕導購員撇嘴:“哼,白費力氣,我還沒見過死人複生的呢!”

  “行了,你出去吧!”賀老揮手。

  “我……”年輕導購員一愣,最後還是悻悻地離開了。

  “需要我幫忙嗎?”賀老輕聲問道,雖然知道這是徒勞,但這樣做,或者能讓林漠少點悲痛吧。

  賀老行醫多年,向來心地良善,在廣陽市,名聲極佳。縱然對一個不認識的人,依然帶著一份同情,這也是賀老名聲顯赫的主要原因。

  林漠看了賀老一眼,輕聲道:“麻煩你幫我按住她這兩處穴位!”

  林漠指的是百會穴和湧泉穴,剛好在頭頂和足底。

  百會穴,百脈之會,貫達全身。頭為諸陽之會,百脈之宗,而百會穴則為各經脈氣會聚之處。穴性屬陽,又於陽中寓陰,故能通達陰陽脈絡,連貫周身經穴。

  湧泉穴,位於足底,體內腎經的經水由此外湧而出體表。

  賀老略有疑惑,但還是按照林漠的要求,按住了這兩處。

  林漠拿起旁邊的銀針,深吸一口氣,突然將三根銀針同時刺在林曦的麵上。

  賀老直接瞪大了眼睛,這三根銀針,極其準確地刺進了三個穴位,分毫不差。

  縱然賀老行醫多年,熟練至極,也無法做到把三根銀針同時準確地刺到位。

  這年輕人,竟然有這樣一身本事?

  隻是,你縱有通天的本事,也無法讓死人複生啊!

  在賀老心中思索的時候,林漠已經把二十三根銀針,分別刺進了林曦身上,二十三處不同的穴位。

  賀老看著這些銀針走向,麵色逐漸變得凝重,甚至到了驚訝。

  直到林漠把最後一根銀針刺進去,賀老的表情徹底凝固了。

  而就在此時,已經“死了”的林曦發出一聲輕呼,手指微微動了動。

  賀老麵色大變,他驚撼地看著林漠,顫聲道:“這位小友,您……您剛才用的這套針法,有……有名字嗎?”

  賀老心中有了個猜測,隻是,他不敢相信,隻能這樣問一句。

  林漠麵容平靜:“造化神針!”

  “果然如此!”賀老一聲驚呼,顫聲道:“我師祖曾說過,這世上,真正能讓人起死回生的醫術,唯有一套奪天地造化的造化神針。隻是,這造化神針,已失傳數百年,沒想到,今日老朽竟然有幸窺視一二,上天待老朽不薄啊!”

  言罷,賀老又對林漠拱手拜下:“這位小友,老朽剛才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之處,還請小友見諒!”

  “無妨!”林漠頓了一下,沉聲道:“此事,不可外傳!”

  玉佩的事情,暫時不要散播出去才是最好的。畢竟,當初林家就是因為這玉佩才滅亡的。

  賀老微微詫異,旋即明白。造化神針,非同小可,一旦傳出去,不知道會引起怎樣的事情呢!

  “小友放心,老朽絕不外傳!”賀老恭聲道。

  此時,門口突然傳來一陣喧嘩:“王經理,就在這裏。那個人,也不知道給賀老灌了什麽迷魂湯,竟然把一個死人弄到這裏,你說晦氣不晦氣。”

  房門被人推開,那個年輕導購員帶著店裏經理走了進來。

  王經理看到賀老,臉上露出一絲諂媚的笑容,恭聲道:“賀老,您先去休息吧,這裏的事情我來處理!”

  賀老根本都不理他,還在恭敬地看著林漠。

  王經理也沒在意,看了看屋內的情況,冷聲道:“把這個死屍給我扔出去!”

  “放肆!”賀老立馬怒喝一聲。

  王經理嚇了一跳,低聲道:“賀老,這人死了,留在這裏,豈不是……”

  “誰說她死了!”賀老怒聲道:“你沒看見這位小,不,這位先生,已經……”

  賀老想說林漠救活了林曦,但話到嘴邊就停下了。

  一旦這麽說,那豈不是暴露了林漠的事情?

  “這位小姑娘,隻是受傷很重而已!”賀老冷聲道:“你們出去,我還要給她進行治療!”

  “啊?”王經理愕然:“賀老,剛才不是您說她已經死了嗎?”

  “我看錯了,不行嗎?”賀老冷聲:“你是不是想嘲諷老朽,老眼昏花了?”

  王經理頓時滿頭大汗,賀老是聖元大藥房的中流砥柱。

  聖元集團的老板,對他也得恭恭敬敬的,豈是他們這些人敢隨意頂撞的?

  “滾出去!”賀老怒喝一聲。

  “是,是……”王經理點頭哈腰,帶著導購員落荒而逃。

  門外,傳來王經理憤怒的聲音:“這就是你說的死人?王八蛋,你是不是想害死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