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三章妻子房間裏的男人
  把房門關上,賀老恭敬地看著林漠:“老朽賀金焱,還未請教這位先生尊姓大名!”

  “林漠!”

  “原來是林先生!”賀老深吸一口氣,看著病床上的林曦,低聲道:“林先生,還有什麽需要老朽幫忙的嗎?”

  林漠沉默了片刻,突然抓起桌上的紙筆,刷刷刷寫下一個單子。

  “你去幫我抓點藥!”林漠把一張單子遞給賀老,同時翻開口袋,但就是掏出了幾十塊錢。

  林漠不由有些尷尬,這單子上有很多值錢的藥材,全部拿下來,估計得兩千多。他這點錢,連零頭都不夠啊。

  賀老看出林漠的狀況,連忙接過單子,顫聲道:“林先生,老朽在聖元大藥房,還有些說話的資格。這些藥,無需花錢!”

  林漠看了賀老一眼,緩緩點頭:“多謝老先生。不過,我林漠做事,向來不虧欠別人。你幫我把每種藥材都拿十份,我準許你把這個單子留下來自用!”

  若是一般人對賀老說這樣的話,那簡直就是大不敬。

  可林漠說出這番話,賀老隻覺得這是聖諭一般。無他,能用造化神針的,豈是一般人能比的?他隨便一個單子,就是無價之寶啊!

  “多謝林先生!”賀老一再道謝,捧著單子,如獲至寶,匆匆跑出去了。

  記住網址biquge.

  沒多久,賀老拎著大包小包進來了。

  “林先生,這是您需要的藥材,您清點一下。”賀老道。

  林漠看了一眼,這賀老做事真的很認真。每種藥材,他都分的好好的。而且,從氣味色澤上就能看出,全都是上品。

  林漠得到了玉佩的傳承,裏麵有他先祖一生所學,包括他的行醫經驗。這些藥材,林漠以前雖然沒見過,但現在一眼就能分辨出好壞了。

  “多謝賀老!”林漠將那些藥材接過來,仔細分了一包出來。

  賀老也搬了一個熬藥的機器進來,同時站在旁邊,屏氣凝神地看著。

  藥單固然重要,但最為重要的,其實還是熬藥的方法。

  很多獨特的配方,需要特別的熬製方法,不然無法成藥。

  林漠也沒藏私,既然說了要把這個配方給賀老,那就要全教給他。

  這些藥物,林漠不是一股腦全部倒進去,而是有順序地放進去。一邊放,一邊還給賀老解釋。

  “時間,火候,順序,以及藥罐的材質,缺一不可。你必須牢記每一步,否則,日後煉藥出現差錯,藥效就未必這麽好了!”

  賀老猶如小學生一般,拿著紙筆,恭恭敬敬地把一切記在心裏。

  一個小時後,藥成!

  打開藥罐,一股清香撲鼻而來,沒有絲毫的怪味。

  嗅著這味道,賀老隻感覺神清氣爽,不由震撼:“林先生,這是什麽藥?怎麽……怎麽味道這麽好?”

  林漠平靜地道:“這叫小歸元丹,治療傷勢有奇效。一般人服用,還能延年益壽,強身健體!”

  “丹?”賀老詫異,不是藥液嗎?

  湊過去一看,果然,在那藥罐底部,有十幾顆黑色丹藥,靜靜躺在裏麵。

  “這……這竟然是煉丹!?”賀老瞪大了眼睛,這種方法,他也是聽過,但從未見過啊。

  林漠拿出一顆丹藥,用水度著,讓林曦服用下去。

  賀老瞪大眼睛看著,隻見林曦身上的傷口,竟然肉眼可見的在慢慢愈合。

  “這……這真的是太神奇了!”賀老驚呼,這種事情,他可是聞所未聞啊。

  他看向那罐丹藥,毫無疑問,這隨便一顆藥丸,拿出去都能賣到天價啊!

  看到傷勢恢複,林漠也舒了口氣。至此,林曦這條命算是保住了。

  他拿出三顆,遞給賀老:“這三粒送你了。”

  “多謝林先生!”

  賀老毫不客氣,伸出雙手恭敬地接過。他不是貪小便宜的人,但這種丹藥,是有錢也賣不到的啊!

  把三顆丹藥慎之又慎地裝進口袋,賀老恭敬地看著林漠,臉上盡是佩服。

  如此年紀輕輕,卻有這樣逆天的醫術。賀老毫不懷疑,日後林漠的成就,絕對不是一個廣陽市能容納的!

  林曦雖然救回來了,但呼吸還是有些不順。

  林漠坐在床邊,片刻不離地盯著。他隻有這一個親人了,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有任何閃失!

  期間賀老過來看了幾次,也安排人給林漠送了一些吃的。隻不過,林漠基本沒什麽心思吃。

  一直到了晚上十點多,林曦的呼吸逐漸平穩,林漠也終於舒了口氣。

  這一下,林曦這條命算是徹底從鬼門關拉回來了!

  此時,林漠方才感到一陣的饑餓。端起旁邊的飯菜,也不管飯菜全涼了,三下五除二吃了個幹淨。

  林漠拿出手機,沉思許久,最後還是決定再給許半夏打個電話。

  許半夏雖然對他沒什麽感情,但畢竟三年夫妻,如此絕情,就太讓人傷心了!

  電話響了幾聲,終於接通,林漠的心也懸到嗓子眼了。

  “半夏……”林漠剛說了一句,電話那端突然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我不是半夏!”

  林漠麵色變了,這都快十一點了,妻子的電話,怎麽是一個男人接的?

  “你是誰!”林漠沉聲道:“半夏呢?”

  “半夏?哦,剛才運動完出了一身汗,正在洗澡呢!”男子聲音得意:“至於我是誰,嗬嗬,你猜啊?”

  “半夏的手機怎麽在你這裏?她……她在哪洗澡?”林漠急道。

  男子哈哈大笑:“我倆在一個房間,她洗澡了,手機當然在我這裏了。“

  ”洗澡,當然是在浴室洗澡了,難不成在廚房洗啊?”

  林漠:“你倆怎麽在一個房間!”

  “大晚上的,男女在一個房間,多正常啊。”男子嘿嘿笑著:“喂,你這大晚上的打電話,不怕影響別人的好事啊?”

  “你……你……”林漠惱怒:“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你就不用管了,但是,我知道你是誰。”男子冷笑:“你就是許半夏那個廢物老公林漠,對吧?哈哈哈,聽說你跟許半夏結婚三年,連許半夏的床都沒上過。嘖嘖,那你肯定不知道,你妻子的身材皮膚到底有多好吧,啊哈哈哈……”

  男子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林漠幾欲瘋狂,再次撥了過去,沒人接。

  繼續撥,繼續沒人接。最後,林漠不知道自己打了幾個電話,直到手機沒電,他才停下。

  整個人好像變成了行屍走肉一般,呆呆站在原地。林漠的心猶如刀絞一般,他怎麽也想不到,自己結婚三年的妻子,竟然會背叛自己!

  難怪她不接自己的電話,難怪許家的人這樣對待自己。原來,他們早就決定了這一切啊!

  茫然沉默良久,林漠胸中突然升起一團怒火。他猛地站起身,咬牙道:“許家,這件事,我不會罷休的!我要變強,我要讓你們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