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四章借車接機
  這一夜,林漠就守在林曦的病床邊,沒有離開。

  還好,聖元大藥房是通宵營業的。

  賀老親自吩咐過,讓店裏的人好好招待林漠。所以,也沒人敢來打擾林漠。

  這一晚上的時間,林漠也沒閑著。

  玉佩裏麵的信息量很龐大,不過,其中有一套最為重要的功法,名為造化訣。

  這是林崇軒成為天下第一俠客的倚仗,可奪天地造化,既是治病救人的神妙醫術,又是懲奸除惡的強大武功。

  林漠吃了三顆小歸元丹,借助小歸元丹的藥效,慢慢地引動體內藥力流轉,開始修煉這造化訣。

  若是常人修煉這造化訣,想要有所成就,可是極其艱難的。

  但林漠得到林崇軒所有記憶,林崇軒對造化訣已經研究透徹,全部了然於胸。等於林漠也對造化訣研究透徹,再來修煉,那自然是事半功倍。

  一夜之間,林漠便把造化訣修煉到了第一重,體內已有真氣流轉。

  天色漸亮,林漠看了看林曦呼吸平順,便起身走出了房間。

  biquge.co

  大藥房後麵是一個大院子,好像一個小花園似的,裏麵種了不少樹。

  林漠將昨晚賀老留下的銀針取出,右手雙指夾了一根銀針,輕輕一甩,那銀針直接刺進了旁邊的樹幹。

  銀針柔軟,一般人,如果不勤加練習,想刺進皮膚都不容易。

  這樹幹堅硬至極,林漠這銀針刺進了差不多一半,銀針竟然絲毫不曲。

  若是讓一般人看到,必將驚為天人啊!

  而這,便是造化訣的威力。

  這一針,若是刺到人身上,那豈不是要命?

  林漠接下來又打了一套拳,有真氣流轉之後,這一套拳打得也是虎虎生風。

  隨便衝了個涼,剛走出房間,便聽到手機鈴聲響起。

  林漠剛接通,那邊就傳來了嶽母方慧憤怒的聲音:“林漠,你死哪兒去了?”

  嶽母方慧是家裏脾氣最火爆的,也是對林漠最仇恨的,她一直覺得是林漠毀了她女兒的一生,毀了她一家人。

  林漠強壓著心頭的憤怒,低聲道:“我在照顧曦兒……”

  “少跟我廢話,我不管什麽曦兒不曦兒的,現在,立刻,馬上回來!”方慧怒道:“還有,去找輛車,半夏今天回來,來接上我們,去機場接她!”

  “我……”林漠還想說話,方慧直接掛了電話。

  林漠麵上閃過一絲惱怒,嶽母一家人對他一直都是這樣呼來喝去,從來不顧及他的感受。

  在那一瞬間,林漠真的想直接打電話回去拒絕。但是,沉思許久,他最終還是決定去走一趟。

  嶽母一家人什麽態度不關鍵,最重要的是,他要弄清楚,妻子許半夏心裏到底是怎麽想的!

  還有,他必須要知道,許半夏昨晚到底有沒有做對不起他的事!

  林漠剛要出門,剛好看到賀老走了過來。

  “林先生,早啊!”

  賀老滿麵春風,昨晚他把林漠送他的小歸元丹,拿了一顆給老板陳聖元。

  陳聖元可謂是草莽出身,依靠拚殺上位,身上有不少舊傷。如今老了,舊傷時常複發,痛苦不已。

  結果,吃了一顆小歸元丹之後,纏繞他多年的舊傷,竟然在一夜間痊愈了。

  為此,陳聖元特別激動,厚著臉皮又從賀老這裏求走了一顆小歸元丹,他要送去給他背後的大靠山。

  當他得知賀老以後能夠批量生產這種丹藥之後,更是激動,當場把聖元大藥房的股份,分給賀老百分之十五。

  如此一來,賀老就成了聖元大藥房第二大股東了。

  這陳聖元也是個精明人物,他很清楚,賀老能批量生產這種丹藥,地位絕對要暴漲。到時候,說不定多少人來要挖走賀老。

  他給多少錢,那都沒意義,總有人會出的比他高。

  但是,給了股份,那就不一樣了,那就可以把賀老拴在聖元大藥房,賀老就不會跑了。

  聖元大藥房遍布整個廣陽市,壟斷了廣陽市近五成的藥材生意,價值數十億。

  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價值至少幾個億。而且,隨著這小歸元丹的批量生產,價值隻會更高!

  賀老現在對林漠是既崇敬又感激,站在林漠麵前,身體也是微躬,以顯示對林漠的恭敬。

  “早!”林漠點頭,突然道:“賀老,能不能麻煩你幾件事?”

  聽聞此言,賀老滿臉喜悅:“林先生,您千萬不要跟我客氣。有什麽事情,您盡管吩咐!”

  在賀老看來,林漠願意找他幫忙,那是他的榮幸啊!

  林漠:“我妹妹需要靜養一段時間,能不能留在這裏,麻煩你們照顧她一下?”

  “林先生盡管放心!”賀老立馬道:“我會親自在這裏盯著,還有,我會找來最好的醫護,好好照顧曦兒姑娘!”

  “多謝賀老了!”林漠點頭,這份情他記下了。

  賀老連忙笑道:“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既然如此,這裏就交給你了。”林漠走到門口,突然又停下:“對了,賀老,附近有租車的地方嗎?”

  “租車?”賀老一愣,立馬道:“林先生要租什麽車?做什麽用的?”

  “我要去機場接個人。”

  “需要幾座的?”

  “正常轎車就可以。”

  “那幹嘛要租啊!”賀老立馬笑道:“我有輛車,平時都不怎麽開的,林先生先拿去用吧。”

  說話間,賀老已經叫來了自己的司機,讓他去把車開了過來。

  走出藥房,剛好有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駛了過來。

  這輛車的標誌比較奇怪,像是兩個M交叉疊在一起。

  車身修長,比一般的轎車要長不少,甚至比林漠以前見過的一輛寶馬7係還要長不少,顯得極為華貴。

  車牌比較普通,看不出什麽特別的。車輛前擋風玻璃上,還貼了一個小小的標誌,好像是個出入證,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麽。

  賀老輕笑道:“林先生,這輛車是我前年買的,還沒開過,您先開著。”

  林漠雖然不認識這輛車,但也知道,這車的價值肯定不菲。賀老這樣的身份,怎麽可能開一般的車呢?

  不過,林漠也沒拒絕,他現在正好缺少一輛座駕。再說了,他給賀老那個藥方,買上百輛這種車都綽綽有餘的!

  “那就多謝賀老了!”

  賀老連忙擺手:“林先生千萬不要客氣。”

  林漠點了點頭,駕車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