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五章那是邁巴赫啊
  許半夏一家住在安陽小區,是廣陽市一個比較破舊的老小區。

  許家在廣陽市,隻能算是一個小家族,家產不過億。

  許半夏的父親許建功,曾經是許家家主最有力的競爭者。但是,他生了兩個女兒,膝下無子,直接失去了爭奪家主的資格。

  之後,許建功的弟弟許建平,為了奪回許建功手裏那些許家家產。趁著許家老爺子重病的時候,借口說要給老爺子衝喜,逼著當時正到結婚年齡的許半夏找個上門女婿結婚。

  許半夏當初號稱廣陽市第一美女,這件事轟動全場,想來當上門女婿的男人數不勝數。

  不過,許半夏最終還是選了一臉老實,沒有任何背景的林漠。

  不為別的,許半夏根本就沒打算讓這樣的男人碰自己。

  她當然不會找那種有野心的男人,找一個老實巴交能夠降得住的男人,才是最適合的。

  許半夏招了林漠上門之後,老爺子的病還真的好了。

  但是,許建平卻趁機向許建功發難,說許半夏找了上門女婿,許建功的家產以後會落在外姓人手裏。

  所以,老爺子就收回了許建功手裏的家族產業,許建功一家人直接從雲端墜入凡塵。

  首發網址。co

  原來住的寬敞大平層,被分給了許建平的兒子,也就是許家未來的繼承人。

  許建功一家人,也搬到了破舊的小區,一百多個平方的三室一廳,落差極大。

  在這樣的情況下,林漠就成了許建功一家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在他們看來,如果不是林漠的緣故,他們一家人也不會落到如此地步。

  而且,林漠如此窩囊,更是讓他們一家人在廣陽市成了個大笑話。

  嶽母方慧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如果不是因為林漠這個廢物,半夏絕對能嫁入豪門,成就不可限量!”

  這三年時間,林漠如同一個保姆一般,低聲下氣地照顧著他們一家人。

  三年時間,他們從沒讓林曦進過那家門一步。

  林漠工作三年,工資全部被他們拿走。妹妹生病,他們一分錢不出。

  而且,許半夏還做了這樣對不起他的事,換成是誰,能夠忍受得了?

  來到小區大門口,林漠勉強讓自己平複了心情。

  雖然很憤怒,但他還要搞清楚,許半夏到底做了什麽,她到底是怎麽想的!

  這屬於破舊老小區,裏麵的通道並不寬敞,車輛開不進去。

  林漠把車停在外麵,步行回去,剛準備上樓,樓梯口走來了兩個人,正是林漠的嶽父許建功和嶽母方慧。

  一看到林漠,許建功臉色一黑,把頭扭到一邊。

  方慧更是一臉怒容,大聲道:“林漠,這一天你跑哪兒了?飯也不做,衣服也不洗,你想幹啥?”

  林漠眉頭皺起,片刻又舒緩。

  在沒搞清楚許半夏到底做了什麽之前,他暫時還不想跟許家人撕破臉麵。

  “我現在就上去收拾。”林漠低聲道。

  “不用了!”方慧怒道:“半夏一會兒就下飛機了,耽誤了接她,我饒不了你!”

  林漠低頭不語,這些年,他已經習慣了這些。

  “讓你借的車呢?”方慧一邊走一邊不耐煩地道。

  “我……”

  林漠剛想說話,方慧卻已經罵了起來:“又是找了輛出租車對吧?你能不能為半夏想想啊?她在公司,好歹也是高層。每次出差回來,你就找個出租車去把她接回來,她不要麵子啊?”

  “林漠啊林漠,你真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窩囊的人了,你就不能讓半夏體麵一回嗎?”

  “算了,跟你這種人計較,早晚得氣死。我已經給你妹夫黃良打了電話,他一會兒開他的雅閣過來。記住,看到你妹夫,多說幾句好話,老麻煩人家,你不覺得丟人嗎?”

  方慧的嘴好像機關槍似的,一頓亂說,根本不給林漠說話的機會。

  林漠幹脆也不再說話,這些年,他已經習慣這些了。

  沒一會兒,三人便走到了小區門口,剛好看到一輛本田雅閣駛了過來。

  方慧立馬招了招手,示意那輛車過來。結果,那輛車卻繞過他們,一直停到了另一邊。

  “怎麽回事?沒看見咱們嗎?”方慧詫異。

  在他們身邊停著一輛車,正是賀老那輛車。

  許建功看著這輛車,輕聲道:“他不是沒看見咱們,他是在繞過這輛車!”

  “繞?為什麽啊?”方慧奇道。

  “邁巴赫,V12發動機,起步價就超過三百萬。而且,這車明顯經過改裝,全部下來,不會低於五百萬。隨便剮蹭一點,把他這輛雅閣賣了都賠不起。”

  許建功說這番話的時候,眼神一陣向往。

  許家老爺子的座駕,就是一輛邁巴赫,但比起這輛,明顯還有著不小的差距啊!

  方慧也是一臉震驚:“真沒想到,咱們這小區,還有人能開得上這種豪車啊!”

  “未必是小區裏的人開的,可能是他們認識的人。”許建功頓了一下,低聲道:“不過,能認識開這種豪車的人,也絕非簡單人物啊!”

  此時,那輛雅閣裏走下來一個剃著寸頭的男子,正是林漠的妹夫黃良。

  方慧立馬滿臉笑容:“哎喲,小黃啊,又要麻煩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黃良先是豔羨地看了一眼那輛邁巴赫,旋即又一臉得意,雖然自己開不起這種車,但也比林漠強太多了啊!

  “媽,看您說的,咱都是自己人,何必客氣呢?”黃良戲謔地看著林漠:“姐夫,你要是用車,自己給我打個電話就行了,何必每次都麻煩媽呢?”

  林漠低頭不語,這個黃良,是地痞出身。後來跟了一個老板,搖身一變,也成了一個小商人了。

  雖然娶了許半夏的妹妹許冬雪,但每次看許半夏的時候,眼神都充滿邪意。

  私底下,黃良對林漠的嘲諷,也遠超一般人。

  每次家庭聚會,他都竭力在林漠顯示自己的優越感,一來嘲諷林漠,二來故意顯擺給許半夏看。

  這種人,林漠怎麽會去求他呢?

  見林漠不說話,方慧恨鐵不成鋼地道:“愣著幹嘛,還不快點謝謝你妹夫!”

  黃良得意洋洋地看著林漠,林漠眉頭緊皺,低聲道:“媽,我有車,不用謝他!”

  “你……你有什麽車?”方慧一愣,旋即怒道:“去機場接半夏,得找輛好一點的車,你不會又找了輛破車,你能不能為半夏考慮一下?”

  黃良也嘿嘿笑道:“是啊,姐夫,半夏咋說也是公司高層。要不,你咬咬牙,買輛車吧,總不能老讓半夏坐其他男人的車回家啊!”

  林漠麵色一寒,沉聲道:“不用你操心,以後,她不需要再坐別人的車了!”

  “嗬嗬,吹牛的話誰不會說,關鍵得看有沒有這個實力啊!”黃良拍了拍自己的雅閣,笑道:“現在買輛車雖然不貴,但也得二三十萬。姐夫,聽說救你妹妹一命,也才三十萬,你是買車,還是買命呢?”

  “林漠,你真是太讓人失望了。自己沒本事,還隻會吹牛。罷了罷了,這次不指望你了!”方慧恨鐵不成鋼:“小黃啊,你跟我們去機場接人吧!”

  “好的!”黃良大喜,他當然想多跟許半夏接觸一下了。

  就在此時,林漠走到了邁巴赫的旁邊,他拉開車門,轉頭看著方慧:“媽,還是我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