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1章
  第1章“南緋,非凡他說他從來沒有喜歡過你,跟你在一起讓他壓力很大,你還是放手。”顧南緋冷眼看著對麵沙發上高高在上的兩個人,一個是她男朋友的母親,另外一個是前女友,出國四年,現在又回來了。“南緋啊,你就跟我兒子分手,放過我兒子好不好。”她從LV包裏拿出一張支票,“簽了字,這十萬就是你的了。”顧南緋掃了一眼茶幾上支票上的零。她唇角一勾,眼神是冷的:“區區十萬就像打發了我,你們當打發叫花子?”姚慧臉色一變:“怎麽?十萬你還嫌少了?”“我跟何非凡在一起的時候,他什麽都沒有,是我陪著他打拚,替他照顧你,就算我們沒有那個小紅本,可他現在身價過億了,我至少也得要個一千萬,伯母,你說是不是?”“一千萬?”姚慧拔高了聲音,臉都綠了:“你怎麽不去搶銀行!”“沒有一千萬,就讓何非凡來跟我談,我還有事情先走了。”顧南緋拿起她的帆布包包起身就往外走。“沫沫啊,她不肯分手,你說這可怎麽辦?”“我有辦法,放心。”白以沫追了出去,在院子裏叫住了顧南緋。雲之岸是帝爵開發的一個高端樓盤,主打的是舒適休閑,這裏養生健身房幼兒園,所有的日常需求設置一應俱全。小區環境清幽,來這裏買房的都是上流人士。兩個月前,顧南緋跟何非凡還有他的母親還一起租住在一個老破小裏麵,一個月三千的租金都是壓在人脊骨上的一塊大石頭。現在何非凡的公司上市了,她原本以為自己可以享福了,可結果“你還有什麽話要說嗎?”顧南緋神色淡淡。白以沫看著這張花容月貌的臉,心裏恨毒了,可麵上卻帶著笑:“南緋,你知道為什麽非凡不願意碰你嗎?因為他有潔癖,他嫌你肮髒,以前他不碰你,以後也不會碰,你覺得這樣占著他不放有意思嗎?”“你什麽意思?”“什麽意思,我說你是個賤人,這你懂了嗎?”顧南緋氣得渾身顫抖:“我從來沒有對不起何非凡”“我知道以前你生過一個孩子,那個孩子若是到現在也有三歲了。”顧南緋怔了一下,想到那個孩子,心頭隱隱作痛,如果那個孩子還在,現在她跟非凡是不是已經領證了。“像你這樣不知檢點的女人,我要是男人看一眼都嫌惡心了,也隻有非凡心地善良,要不是看你可憐巴巴,他才不會背這口黑鍋。”“你胡說什麽!那個孩子是我跟非凡”“你在外麵跟野男人廝混搞出孩子,還想把孩子賴在他的頭上,顧南緋,我從來沒看過像你這麽不要臉的女人!”“不,不可能的,孩子是非凡的”“不信你可以去問非凡,我們非凡可不會要你!”女人的話極盡了惡毒。顧南緋臉上的血色盡失,腦袋裏浮現那個夜晚。她以為那天晚上的男人是何非凡,可如果不是,那又是誰?顧南緋神色恍惚的打車去了非凡科技。在大廈下給何非凡打了一個又一個電話,何非凡不堪其擾,怕她鬧事,終於肯下來見她。顧南緋疾步走上前,沒看男人臉上的不耐煩,一把抓住他的手,蒼白著臉問:“那天晚上的男人不是你?”何非凡眼睛閃了一下,看著她眼睛紅了,他心裏有些不適,撇過頭冷冷的道:“南緋,我說過讓你不要到公司來找我。”“我問你,那天晚上的男人到底是不是你?”“不是。”男人回答的很果決,沒有一點猶豫跟心虛。顧南緋身子搖晃了一下,睜大了眼睛:“不是你那又是誰?”那天她十八歲生日,何非凡帶她去了一家高級酒店吃西餐,後來她喝醉了酒,就跟何非凡睡在一起了,可她沒想到,那個男人根本不是何非凡。“我怎麽知道。”何非凡有些不耐煩,“是你跟男人睡了,又不是我,你能不能別總是這樣糾纏不休,大家好聚好散不行嗎?”他掰開她的手,轉身要往裏麵走。顧南緋又抓住他的衣角,“你為什麽要讓我生下那個孩子?”當時已經高考完了,顧南緋考到了夢寐以求的B大,錄取通知書都收到了,可因為懷上了孩子就輟學了。那個孩子她本來是不想要的,可何非凡堅持,說孩子是他們愛情的結晶。結果孩子生下來後就死了。她連孩子的麵都沒見到。“我、我不是怕你多想嗎?”“那你為什麽不瞞我一輩子?”“南緋,你”這時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護工焦急的聲音撞擊著她的耳膜:“顧小姐,你快來醫院一趟,您的母親出事了”顧南緋隻覺得腦袋轟的一聲炸了,再也顧不得找何非凡質問,連忙叫了個車,心急如焚的去了市中心人民醫院。到了醫院後,她才知道母親癔症又犯了,抱住人家的孩子喊女兒,被人家推倒一頭磕在在了花盆上。好在這會兒隻是磕破了點皮,沒什麽大礙,她就沒有追究。“囡囡,媽媽是不是又給你惹麻煩了?”清醒後的周韻是個慈和的中年婦女,看著女兒很是自責。“沒,媽,你肚子餓了,要不要吃點什麽?”周韻搖了搖頭,握住女兒的手,“媽這個病是治不好了,你也別在媽身上浪費錢了”“媽,你別這麽說!”“媽的身體媽知道,撐不了多久了,媽這輩子沒什麽指望了,就希望能早早看到你能找個好男人嫁了,那個何非凡雖然長得還行,但不是什麽良配,你聽媽一句勸”這樣的話,母親不是第一次說,之前顧南緋沉浸在愛情中,根本沒搭理。可現在,她輕輕點頭,“媽,我已經跟非凡分手了。”周韻眼裏一亮,“真的?”“嗯。”顧南緋點頭,“媽,我答應你,一定會盡快結婚的“照顧了母親一整晚後,顧南緋筋疲力盡,打車準備回出租屋換身衣服,再找何非凡談談。出租車經過民政局,她鬼使神差的讓司機把車停了。這會兒時間還早,民政局門口隻有三三兩兩的人。她突然想到,今天是四月十五,再過兩天就是何非凡的生日了,原本兩人約著今年他生日把證領了。可誰曾想顧南緋眼裏閃過黯然,正要轉身離開,這時一陣說話聲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三爺,蕭家小姐的手機還是打不通,您看”周遭的氣壓直線下降。助理許牧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望著坐在輪椅上的老板,那一張俊美的臉陰雲密布,明顯已經沒了耐心。他心道那蕭家小姐就是個擰不清的,他家老板除了腿有點問題,其它哪一樣不是整個錦城最好的,老板一個不高興,這錦城都要抖三抖。“回去!”許牧正要推著老板下台階,一道清脆好聽的女孩聲音在他身後響起。“請問您是不是缺個結婚對象?”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