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2章
  第2章許牧愣了一下,轉過頭,見到不遠處立著一個身材纖細,容貌明豔美麗的姑娘。他左右看了看,然後用手指著自己,“你是在跟我說話?”顧南緋提著帆布袋,有些不好意思,可既然已經踏出了這一步,也就沒有什麽好退縮的。她輕輕點頭,“我看先生您好像被未婚妻放了鴿子,剛好我也是被男朋友爽約了,不如我們兩湊合一下?”結婚這事還有湊合的?許牧傻了,“可、可我已經有女朋友了呸呸呸,不是。”他很快回過神,“不是我被人放了鴿子,是我家三”“你要跟我湊合?”一聲低沉磁性的聲音驟然響起。秦宴將輪椅轉過來了。那是一張眉骨英挺,棱角分明的臉,這張臉極為出色,像是上帝鬼斧神工的作品。乍然看到這張臉,顧南緋晃神了一下,可很快恢複理智,原來是被放鴿子的是這個男人。她的視線先落到男人的腿上,遲疑了一會,點點頭:“如果先生您願意,我可以現在跟您去領證。”“你不嫌棄我是個瘸子?”許牧乍聽到瘸子這兩字,嚇得渾身一個哆嗦,要知道他家爺可是最討厭人家說這兩個字,怎麽今兒自己倒是說上了。“黃賭毒,先生可有哪一樣喜歡?”“沒有。”男人回答的斬釘截鐵,沒有半分的猶豫。顧南緋心頭一鬆,抿唇一笑:“那我就沒有問題了,走。”她率先往裏麵走。秦宴眼眸漆黑深沉。“啊,對了。”顧南緋想到了什麽,轉過身,一張清麗的小臉嚴肅又認真:“我還有一個要求。”秦宴眼裏一冷。顧南緋看了他的腿一眼,“我賺的不多,目前來說我們沒有任何的感情基礎,隻是將就湊合,所以經濟方麵我希望我們能夠AA。”AA?秦宴怪異的看了這姑娘一眼:“你確定要AA?”顧南緋點點頭,看這男人的穿著,家境殷實,以後應該不用她操心。她現在賺的不用再像以前那樣貼補別人,可以存下一筆錢做首付,在錦城買個一室兩廳的房子。再說,瘸子更加讓人省心,不用擔心他出軌。她就可以安安心心的賺錢給母親治病,母親也不用再擔心她的終身大事。“可以。”秦宴又補了一句:“你高興就好。”結婚證隻有九塊錢,這九塊錢顧南緋搶著付了。不過十五分鍾,從民政局走出來,她都是已婚婦女了,望著紅本本上的照片,她還覺得有點不真實。她竟然就這麽把自己嫁了。秦宴扔給了許牧,讓他推自己上車。這時一道娃娃音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是許牧衣服裏另外一支手機。這支手機是專門為了秦家的小閻王準備的。拿出手機一看,果然接了電話後,許牧的臉就苦了下來,“三爺,小少爺又跟人打架了,園長讓您過去處理。“讓他自己看著辦。”許牧將Bss的話原封不動的轉告了。掛了電話後,心裏還不踏實,這已經換了二十五所幼兒園了,再這麽下去,錦城就沒有小少爺能去的地方了。顧南緋就站在不遠處,聽到這聲“小少爺”愣住了,趕忙追上兩步,“等等。”許牧停下腳步,秦宴望著攔在前麵的女人,皺了下眉頭:“還有事嗎?”“你有兒子?”“哦,你不知道?”她怎麽知道?顧南緋氣死了,“你之前怎麽不說?”“你也沒問。”顧南緋隻聽到他被未婚妻放了鴿子,哪裏會想到他有兒子?要是知道他有兒子,她打死也不會找他閃婚。“你若是不喜歡,咱們進去再把婚離了。”剛結婚就離婚。顧南緋可沒有這麽奔放,隻是平白無故多了一個兒子,給人做後媽,這換誰誰也不樂意。現在要是進去把婚離了,那她再結婚就是二婚了。這二婚傳出去也不好聽,要是被她媽知道了,得打死她。“你跟你前妻還有聯係嗎?”許牧正要說話。“她死了。”“那你兒子幾歲了?”“三歲。”好,反正大不了就是離婚,既然這婚也結了,現在反悔也有點說不過去。“我們試試。”秦宴讓許牧推他上車。顧南緋站在原地有些尷尬,這時一道冷沉的男人嗓音傳來:“愣著幹什麽。”顧南緋對這聲嗬斥有點不舒服,可想了想,還是跟了上去。來到停車坪這裏,看到她剛剛領證的這個男人竟然上了一輛黑色的連號邁巴赫。邁巴赫都是大幾百萬的,更別說還是連號了,看來他比她想的有錢多了。許牧將老板扶上了車後,這才轉頭對顧南緋道:“太太,請上車。”這一聲太太叫的顧南緋臉一紅,想說什麽,可還是什麽沒說出口,跟著坐到了後座。狹小的空間裏氣氛說不出的壓迫陰冷。顧南緋小心覷著坐在另外一頭的男人,她將身子貼著這邊的車門,極力的縮小存在,甚至有點隱隱後悔剛剛那麽衝動了。這個男人看上去不好惹的樣子,脾氣也不好,也不知道會不會打女人。車在盛興國際廣場這裏停了下來。顧南緋還沒反應,許牧就下車拉開了她這邊的車門。男人遞過來一張黑卡。“幹什麽?”耳邊人潮湧動,顧南緋其實猜到了什麽,忙擺手:“我不用你給錢養我,我自己可以”“拿著!”男人陡然一聲,顧南緋嚇的小心肝一顫,趕忙將卡接了過來。“密碼在卡後,去買身像樣的衣服,待會跟我回家。”跟他回家??顧南緋還沒從單身的思維裏跳脫出來,有點難消化,這麽快要跟一個陌生的男人回家這個事實。“哪個字不懂?”男人鋒利如刀的視線掃過來。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