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3章
  第3章顧南緋忙點頭,“懂懂。”她以為自己閃婚的是一個家境殷實,腿有殘疾的男人,這樣的男人肯定不容易出軌。而且他跟她一樣被甩了,怪可憐的,兩個人搭夥過日子應該更能互相理解體諒。可現在看來,他哪裏可憐了?這黑卡可是沒有透支限額的。一晚沒合眼,顧南緋這會兒腦袋陣陣的疼,她直接上了盛興國家廣場的十樓,這個商場一共十二樓,十樓是奢侈品專櫃。她知道那個男人還在下麵等,不敢耽擱時間,一下電梯,就直接奔進了H家的店。這會兒店裏沒什麽人,幾個穿著櫃姐衣服的姑娘圍在一起有說有笑,完全沒有招待她的意思。顧南緋也沒計較,這種店要是以前她肯定不會進來的。她環視了一圈,指著模特上麵那條紅色赫本風的小紅裙,“把這個拿給我試試。”“這個很貴的,25萬,你確定你要買嗎?”“不買就不要試了,免得把衣服弄髒了。”“樓下的衣服幾百的不少,你可以下去看看。”顧南緋早就聽說這些奢侈品專櫃的櫃姐都是帶眼色看人的,如今親身體會到了,心裏不舒坦,正要轉身走人換下一家,這時一個櫃姐從外麵走進來。“小姐,您是要試這件對?”她把衣服取了下來,看了一下尺碼,“這件衣服隻有一個碼子,再大一點就不好看了,小姐您的皮膚這麽白,身材又好,肯定很合適!”“謝謝。”顧南緋把衣服接過來,徑直去了更衣室。“哎,小雪,你理她做什麽?你看她的衣服都是地攤貨,我媽都穿同款的,這衣服她肯定買不起。”“是啊,這些長得漂亮的姑娘就是想上身試一下,然後拍張照,假裝衣服是自己買的發朋友圈,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七個了。”“這衣服又難打理,每次試一次咱們都要重新熨一次,不然就得扣錢,要是弄壞了還得從我們的工資裏扣。”“小雪,這可是你的客人,待會她不買,衣服你負責處理,咱們可不管。”“就是就是,跟咱們沒關係。”這些櫃姐像是駐定她買不起,說話也沒有刻意的壓低音量,就像是故意說給她聽的。顧南緋心裏歎了口氣,這才一個小時,她就很後悔了,也不知道這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麽過。換好衣服出來,那個叫小雪的櫃姐見到她出來,趕忙迎了過來,看到眼前肌膚雪白,眉眼精致的客人,小雪眼裏一亮,激動的說:“我就說你穿這衣服真的很合適!”顧南緋正在照鏡子,不得不說,這衣服是真的很好看,就是太貴了。這時外麵又進來了兩個女人。跟剛剛她進門的氣氛完全不一樣,本來圍在一起說笑的櫃姐立刻巴巴的迎了過去,小雪也想過去,可看了眼前的客人一眼,忍住了。“這衣服小姐您穿上比現在電視上的明星還好看。”顧南緋知道她是想賣衣服,不過這衣服收腰跟肩膀的設計她都很喜歡。那個男人都能買連號的邁巴赫,想來家裏應該不簡單。“雲雲,秦宴現在應該還在等你,你真的不去嗎?”“去什麽去?要你,你會嫁給一個二婚帶孩子的瘸子?”帶孩子,瘸子。顧南緋從落地鏡裏看了一眼,身後站著兩個渾身上下都是名牌,穿著很時髦的女孩子,約莫二十歲,手上提的都是香家的羊皮包包。應該是正品。“可你們家不是一直都想跟秦家聯姻嗎?秦家聽說富可敵國,這從指縫間漏一點都夠你們蕭家吃了,你不肯領這個證,你爸能同意嗎?”“秦家又不是隻有秦宴一個繼承人。”“你該不會”“好了,別談那個瘸子,咱們說點其它的,你說明天晚上我該穿什麽好?”蕭雲雲到處看,突然視線定在那落地鏡前麵的女人身上,顧南緋也正好轉過身,她眼裏閃過一抹驚豔,用手指著她身上的裙子:“我要試這件。”“抱歉,蕭小姐,這件裙子隻有一件,您要不要看看其它的?咱們店裏昨天才到的春款”“給我脫下來!”小雪有些為難,滿眼歉意的看向顧南緋。顧南緋正對著鏡子打理頭發,沒搭理。“這位小姐,請你把裙子脫下來!”顧南緋看了身後的櫃姐一眼,唇角勾起冰冷:“你們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這買得起的才叫客人,買不起的那叫乞丐,你趕緊給我脫下來,別耽誤了蕭小姐試衣服,聽見沒有!”“誰說我買不起?”顧南緋用手撩了一下栗色的波浪卷長發,像變戲法一樣拿出一張黑卡:“喏,給我刷了。”小雪眨了眨眼睛,反應過來,當下一喜,立刻接過卡便去劃賬。其她幾個櫃姐臉色極其難看,都沒想到這個穿著地攤貨的女人竟然買得起這25萬的裙子。“我讓你給我脫了,你沒聽見嗎?”“我聽見了,是你耳聾了,沒聽見這衣服我要買嗎?”蕭雲雲何曾被人這樣罵過,氣得不行,“這衣服你買得起嗎?可別打腫臉充胖子。”“這凡事講究先來後到,這衣服我不買你可以試,可我買那就是我的,你不能搶我的東西!”“這家廣場可是秦家名下的產業,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姑娘,這有求於人呢態度得放好。”顧南緋微微一笑,“其實這衣服我也不是非買不可,可你這個態度讓人看著著實不爽,再說。”她語調稍微一頓,雙手環起胸的倚在櫃台上睨了她一眼,“你確定你能穿的下?”蕭雲雲先是一愣,反應過來這女人在罵她胖,她氣紅了眼,“你這個小賤人,你給我等著!”她立刻給秦宴打了個電話。可電話裏傳來女人機械的提示音:“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連著打了三個都是一樣的。蕭雲雲趕忙又給秦楓打了個電話。秦楓很快的就驅車趕來了。一進門,蕭雲雲就紅著眼睛的撲了上去,“你怎麽現在才來,人家都被欺負死了!”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