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915章
  陸斯越看到她這個操作,用勺子舀了一勺湯嚐了一下,根本沒什麽味道,他這是忘記放鹽了。

  見南緋吃的津津有味,陸斯越將手機擱在了桌上。

  兩個人就著湯很快就把一碗米飯都吃完了。

  除了花菜是生的沒動,另外兩盤都吃的差不多了。

  顧南緋摸了摸肚子:“好撐。”

  她將筷子放下,起身打算收拾碗筷。

  “我來吧。”

  陸斯越的話剛一落,擱在桌上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看了一眼,又看向南緋,正要開口,顧南緋先道:“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我沒事的。”

  陸斯越點點頭,拿著手機往外走。

  門一開一關後,公寓裏就隻剩下她孤零零的一個人了。

  顧南緋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看了桌上的碗筷,她不想收拾,便拿著抱枕重新坐在了沙發上,坐了一會,又抱著枕頭躺了下去,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一秒記住http://m.qiuzww

  陸斯越驅車離開了小區。

  對麵的馬路上,秦宴注視著那輛法拉利從眼前開了過去,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過去了兩個小時。

  將手裏的煙撚滅,他把車開進了小區。

  顧南緋正陷入深深的夢魘中無法自拔,突然陣陣的門鈴聲響起。

  她猛地睜開眼睛,從沙發上坐了起來,茫然又驚懼的看著這個客廳,滿身是汗。

  足足過了一分鍾,她才從那血腥的夢境中抽身。

  門鈴一直叮當叮當的響個不停。

  顧南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從沙發裏起身趿著拖鞋來到玄關,因為現在時間很晚了,她先從貓眼裏看了一眼門外的人。

  一身冷峻挺拔的男人赫然出現在她的眼前。

  看到秦宴,顧南緋有些恍惚,以為自己還在做夢,她用手掐了自己的手臂一把,很疼,再次湊過去看,還是秦宴,他沒走。

  門鈴聲吵得人腦袋疼。

  顧南緋還是把門打開了。

  四目相對,她臉色頓時就冷了下來,“你來幹什麽?”

  秦宴幾乎是下意識的往她脖子那裏看了一眼,幹幹淨淨的,沒有痕跡,他緊皺的眉頭這才舒展了一些,可還是沉著一張臉,就像誰欠了他八百萬一樣。

  知道他可能是因為小包子的事情來找她的,畢竟兩人也沒有什麽聯係了,唯一可能的交集就是孩子。

  顧南緋讓開了路。

  男人抬腳進去,直接進了客廳,視線淡淡掃了一圈,停留在桌上的殘羹飯菜上。

  桌上放著兩個空碗,無疑,那個男人吃了晚飯才走的。

  秦宴不覺得那個私生子會做飯,這些飯菜肯定是南緋做的。

  這麽快,她就讓男人登堂入室,並且還給對方做飯。

  這就是她說了她跟那個男人是清白的?

  秦宴薄唇勾起嘲弄,轉身看向身後的女人,目光冰涼:“顧南緋,我要你以後離小寶遠一點,別再接近他了!”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