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304章 幫你催發
  蘇梅辦事兒很是麻利,隻幾分鍾的時間,就將周老頭的字兒給貼在了店裏麵,紀蘇雯從廚房出來,看了看,然後覺得,這樣顯眼,足夠讓她長教訓了。

  隻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她才剛剛告訴自己,以後不要輕易地和別人交換,吳老是有名氣了,自然字畫都之前。

  而周老頭如此的人,她其實都不認識,這樣的交換,著實是虧大了。

  她還在想著的時候,梁老頭忽然就跑了來,然後著急地喊:“紀蘇雯,紀蘇雯……”

  梁老頭雖然是腿腳靈活,但是畢竟已經上了年齡了,看著他迅速奔跑而來的樣子,紀蘇雯很是擔心,怕他一個小心摔倒了,還真的是不好說。

  她迅速地跑了過去,看著梁大爺一臉的擔憂:“大爺,你怎麽樣了,沒事兒吧,沒有累著吧?”

  梁大爺衝著她擺著手道:“沒有事兒,我沒有事兒,倒是你,小雯呀,你可要幫幫大爺我呀。”

  看上去,梁大爺很是痛苦,像是有什麽事兒,如此的他,讓紀蘇雯一陣擔心。

  她試圖安慰:“大爺,你別著急,有什麽事兒你慢慢說吧,我要是能夠幫忙的話,我一定幫忙。”

  她覺得,舉手之勞的事情,她一定會義不容辭,卻是不想,她的話出口了之後,梁大爺很是肯定地衝著她點頭,很是肯定地道:“你能幫忙,你一定能夠幫忙,這個世界上,怕是隻有你能夠幫我了。”

  梁大爺這話,聽著可真的是很誇張呀,紀蘇雯一聽,然後看了看梁大爺,不由得就覺得有些好笑了。

  “大爺,我也就是個普通人,怎麽感覺被你說得很是厲害了呀,你這麽說,我可不好意思了。”

  “你就是厲害呀,在大爺心目當中,你就是最厲害的了。”梁大爺一臉的誠懇認真:“真的。”

  紀蘇雯是真的很是不好意思,和梁大爺說了這麽多的話,似乎是還沒有說到重點,說她厲害不厲害,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她想,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梁大爺來找她,是什麽事兒呢?她好奇的目光盯著梁大爺看著,然後衝著梁大爺問:“梁大爺,你告訴我吧,你找我是什麽事兒?”

  “是這樣的。”梁大爺盯著她道:“我呀,我看吳老他那有大勝利,一問才知道,是他和你交換的。我去周老頭家,發現他也有一棵大勝利,我的天呀,按可是稀有上品呀,我怎麽感覺像是人人都有一樣。”

  想到了這裏梁老頭很是無奈地歎了口氣,然後道:“我一問才知道,也是和你交換的,小雯呀,你那大勝利都培植出來了嗎?”

  這事兒吧,似乎也是沒有隱瞞的必要,畢竟吧,她都用大勝利給人家交換了。

  聽著梁老頭的話,紀蘇雯很是肯定地道:“培植出來了呀,長得挺好的。”

  她以為的正常的話語出口了之後,她麵前的梁老頭整個人就都陷入到了一種驚訝的狀態當中。

  “都培植出來了?全部都長出來了?”

  “是呀。”紀蘇雯很是奇怪:“怎麽了呀,大爺?”

  “天呀。”梁大爺的表情很是誇張,整個人都很是驚訝,他盯著紀蘇雯道:“你還說你不厲害,你可真的是厲害得不得了呀,紀蘇雯,你怎麽這麽厲害呀?”

  紀蘇雯很是傻眼,她怎麽就厲害了呀,她怎麽了呢?她好像隻是說她培植出了大勝利而已,怎麽就厲害了呢?

  在她滿臉茫然的時候,梁大爺情緒很是激動。

  他道:“我的六顆種子,一棵都沒有發芽,你可不知道,我天天都在看著守著,盼著,就是期待著能夠出一棵,哪怕隻是出一棵,我也能夠滿意了。可是呀,那些種子就是要給我作對,偏偏就一棵都不給我發芽,你可不知道,我有多麽難受,我真的是太難受了呀我。”

  梁大爺一提起這件事情來,就覺得很是挫敗,真的是太挫敗了。

  他當初拿到種子的時候,本來是很開心的,想著要是能夠養出三棵大勝利的話,他自己留兩棵,用一棵去換自己喜歡的好玩意兒。

  卻是不想,別說是三棵了,竟然沒有一棵發芽的,這讓他很是挫敗。

  看著梁大爺情緒激動的樣子,紀蘇雯很是無奈,種子不發芽,她也不知道怎麽了呀,她又管不了那些種子。

  梁大爺的情緒很是激動,但是很快就情緒低落了下來,他應該是在為著那沒有發芽的種植而難受著。

  看著這樣的梁大爺,紀蘇雯想了想,安慰道:“大爺,沒有事兒的,不發芽就不發芽好了,就當沒有緣分好了。我相信還會有更好的,會和你有緣分的。”

  “我覺得這就是緣分。”梁大爺很是認真:“你看呀,我從你那裏得到了那六顆種子,那就是緣分,所以呀,我覺得,怎麽著我都要給培養出一棵苗來,不然的話,也太讓人傷心了。”

  梁大爺很是執著,但是這樣的事情,也不是誰說了都可以算的。

  紀蘇雯看著梁大爺,很是無奈,她道:“大爺,可是那種植就是不發芽,那……”

  “那你告訴我,怎麽辦吧,好不好?”梁大爺的目光忽然就亮晶晶地盯著紀蘇雯看著,滿是期待,那目光看得她很是不自在。

  她真的是哭笑不得,那種子不發芽,她還能夠怎麽樣呀,她又有什麽辦法呢?

  但是梁大爺卻不肯罷休,懇求著她說:“你告訴我,你是怎麽養出來的,你告訴我,你幫幫我好不好,那麽名貴的品種,要是沒有出一棵苗,真的是太可惜了。”

  紀蘇雯很是頭痛,她怎麽知道她是怎麽養出來的呀,她那是得益於空間的厲害,她實際上都沒有怎麽管過,將種子給丟在了空間當中之後,她就沒有搭理,然後再去看的時候,那些種子自然而然地就長出來了呀。

  她是一點兒也都不費勁兒,但是吧,這件事情,她並不能夠解釋,因為她那空間的存在,就是無法解釋的事情。

  這事兒是她的秘密,還是沒有人知道比較好。

  她笑了笑,然後道:“大爺,要不,不執著了,我們再找機會好了,好的品種多得是,這一次不成功,總會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