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305章 新手出錯
  她安慰著梁大爺,梁大爺卻是眼巴巴地看著她,問她:“可是我越想也是覺得心痛,太可惜了,求你了吧,小雯,我們關係也算是鐵了,你不能不管大爺呀,你就告訴我,方法吧,好不好?”

  梁大爺滿是期待,眼睛亮晶晶的,大有一副今天她要是不說出個一二三來,就不肯罷休的架勢。

  如此的情況,著實是讓紀蘇雯覺得頭痛。

  算起來的話,她和梁大爺的關係確實是還很不錯,要知道,君子蘭這個圈子可是梁大爺帶她入的。

  既然如此的話,那麽就幫忙好了,反正吧,她也不需要費多大的勁兒。

  她道:“大爺,這樣吧,你要讓我說具體的方法,我還真的是說不出來,這樣吧,你將種子給我,我試試看能不能種出來,但是我不能夠保證都能夠種出來,大爺,你要有心理準備,好嗎?”

  梁大爺點了下頭,肯定地道:“再糟糕也不過如此了,那就多謝小雯你了,我將種子都給你。”

  梁大爺走了之後,張小強盯著紀蘇雯很是奇怪地問:“師父,君子蘭很是厲害嗎?怎麽這些老頭都很是喜歡?”

  “君子蘭其實就是植物,談不上厲害不厲害,隻是很有魅力,吸引了他們的關注。”

  “那師父,你君子蘭養得多嗎?我感覺這幾天找你的老頭,都是為了君子蘭而來的。”

  還真的是這樣的,紀蘇雯笑了笑,然後道:“我呀,其實也沒有養太多,隻是吧,我上一次得了稀有品種,他們很是寶貝,所以才來找我。”

  “是這樣樣的呀,那有空的話,你帶我看看你的君子蘭吧,怎麽樣?”

  聽著張小強這麽一說紀蘇雯點了下頭,然後道:“找機會吧。”

  她怎麽感覺張小強這個孩子,似乎是對什麽都很是好奇,都很是是喜歡的樣子,不過吧,是她的徒弟,也沒有多大的難處,所以她想,要是有機會的話,會讓他們都看看,也算是一種增長見識的方式了。

  下午店鋪營業的時候,高亞雄帶著高小先來了,紀蘇雯在後廚剛剛烤好一把烤串,就聽見了蘇梅扯著嗓子大喊。

  “姐,姐,小先來了,你出來一下……”

  這個點兒,高小先應該是吃了晚飯了,怎麽會來這裏呢?這個點兒,高亞雄也是知道,店鋪裏麵最是忙碌的時候,他來了,她肯定是沒有時間陪他的。

  所以她在想,會不會是有什麽急事兒,沒有任何的猶豫,她迅速地從廚房走了出去。

  一出去,她就發現高亞雄抱著高小先,盯著牆上的那一幅字兒在看著。

  “爸,這字兒寫得可真的是太不好看了,還沒有小先寫得字兒好看。”高小先評價著。

  “是不好看。”高亞雄蹙了一下眉頭,然後問:“那為何要給貼在這裏呢?”

  高小先盯著看了又看,然後道:“是不是姐姐喜歡呀,要是姐姐喜歡的話,我倒是覺得,可以將就著看。”

  高亞雄很是無奈,歎了口氣道:“你姐姐的眼光應該沒有這麽差勁兒吧。”

  聽著他們父子的對話,紀蘇雯不由得就覺得好笑,嘴角揚起了笑容來,盯著他們看了看,然後她邁動著腳步走了過去。

  衝著他們道:“你們都不喜歡這字兒呀?”

  高小先道:“姐姐你要是喜歡的話,下一次小先給你寫好了,小先一定會寫得吧這個要好看。”

  高小先那自信的樣子,讓紀蘇雯覺得心情美妙,她道:“小先最是厲害了,要是有需要的話,姐姐可不會和你客氣的,知道嗎?”

  “知道,知道,姐姐就是不需要和小先客氣,小先很喜歡能夠幫姐姐的忙。”

  和小家夥說話,很是舒心,紀蘇雯看了看高亞雄,然後又看了看那牆壁上的字兒,很是無奈地笑了笑。

  看著她那笑容當中帶著落寞,高亞雄很是奇怪地道:“這是怎麽回事兒呢?”

  紀蘇雯歎了口氣,然後道:“哎,我呀,就是別騙了,這字兒是一個老頭拿來和我交換君子蘭的,我當時沒有太注意,不知道他的字兒寫得這麽差勁兒,要不然的話,肯定是不會給他的。”

  提起這件事情,她就覺得自己當時真的是太不小心了。

  但是吧,高亞雄覺得,這並不是不能夠挽回的事兒,他問:“你知道那個老頭家住哪裏嗎?你可以去找他呀,這麽過分,直接上門找他要一個說法好了。”

  紀蘇雯看了看高亞雄那板著臉的樣子,知道他是在替她擔心,她笑了笑。

  他很是茫然地問:“我是認真的,你笑什麽呀?”

  “是這樣的。”她道:“我呀,我是覺得吧。雖然是被騙了,但是那老頭也是真心喜歡君子蘭的,就當送他吧,畢竟他年齡不小了,要是找他去鬧的話,出個什麽事兒就不好了。”

  她笑了笑,很是認真地道:“不過吧,這也算是一個教訓了,我要提醒著自己下一次一定要小心,所以就將那字兒給貼在牆上了。”

  這件事情她給高亞雄好好地解釋了一番,聽了她的解釋之後,高亞雄很是不能夠理解地問:“那君子蘭真的就這麽好嗎?都那麽大年齡的老頭了,還要費這麽大的心思來騙你?”

  好吧,圈外人自然是不懂得君子蘭的好,喜歡的人是喜歡得不得了,而不懂的人,自然是無法理解。

  這也是沒有什麽好爭論的,紀蘇雯嚴肅地道:“這就是個人喜好了。”

  高亞雄搖晃著腦袋,顯得很是無奈地道:“哎呀,我真的是無法理解……”

  聶小滿正收拾著東西,她的手中拿著一個啤酒瓶,瓶子裏麵的酒沒有喝完,還剩下了半瓶酒。

  她一邊拿著酒瓶子一邊收拾著桌子,一個不小心,握著啤酒瓶的手一滑,手中的啤酒忽然就都衝著身後的一個男人的花襯衫上倒了去。

  聶小滿傻眼了,她不是故意的,她不知道她那酒瓶子怎麽就倒了,她的腦子一團亂,她還沒有反應過來,那個花襯衫的男人就迅速地站起身來,冷冷地瞪著她。

  聶小滿嚇得臉色發白,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麽,緊張地呆愣著。

  “你瞎眼了嗎你?你知不知道我這襯衫多貴呀你,你給我毀了,你這個小姑娘,你眼睛是長在哪裏的,看不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