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004章 流言
  高小先在中間,一手拉著紀蘇雯,一手拉著自己的父親,在外人看來,像極了溫馨和睦的一家三口。

  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尤其是這個事,還跟他們的黃金單身的廠長有關係。

  這廠長自從離婚之後,可有不少女人惦記著,趕著送到嘴的都不少,卻從未見他主動帶人回來。

  今兒可是出奇了,竟然帶了女人回來,還如此不避諱人。

  遠處的工友們瞧著手拉手的三個人,未看清楚女人的樣貌,可也有了碎嘴的素材。

  眾人紛紛猜測,女人是何許人也。

  有人說,這是去了美國的原夫人回來了。肯定是國外的日子不好過,才又想著回來的。

  有見過幾次原夫人的忙著反駁,一看那身段就不是原來的,肯定是廠長新找的媳婦。看那熟絡親熱的程度,沒準女人勾搭廠長很久了呢。

  更有甚者,說這個新媳婦,是廠長的小姨子,廠長沒離婚的時候,就有點貓膩。

  說的是有鼻子有眼的,還有人打包票,親眼見過廠長小姨子,來家裏找過他的。

  有傳謠言的,也有想幫忙澄清的。解釋說原夫人和他小姨子,那都是時髦的大美人,不管是身段還是穿衣品味,在京城裏都是能排在前頭的。

  看那花衣爛裳的背影,連廠子裏的女工人都比不上,人家眼高於頂的廠長,還能看上那樣的人。

  沒準啊,是新找來的保姆。

  工友們一傳十、十傳百,嘴炮連天,本就是猜測的傳言,慢慢的發酵,等到後麵,傳的都變了味兒了。

  而此時的紀蘇雯,恨不得一步就能到紀佑平的家裏。渾然不知自己卷進流言裏麵去了。

  她拎著漁網兜的手都麻木了,再不換衣服,傷風感冒都是輕的。

  高亞雄也加快了步子,索性直接把孩子抱在懷裏。

  “就是這棟樓了。”

  近在咫尺的宿舍樓,距離池塘是不太遠,怪不得小孩子能自己跑出來呢。

  這新修建的宿舍樓,是專門給幹部和家屬住的。

  剛進門,一股暖流撲在紀蘇雯的臉上,渾身都覺得暖和了不少。

  高亞雄家在上了樓梯的左手邊,對門就是紀佑平的家。

  紀蘇雯都沒把東西放下,用麻木的手指敲了半天,耳朵貼著門板聽了聽,一點動靜都沒有。

  要是倒黴了,喝口涼水都塞牙,現在連想換身衣服,都成了奢望。

  把東西抱在懷裏,盡量縮成一團,取取暖。

  等著父親開門的高小先,指著蹲在地上蜷縮成一圈的紀蘇雯,“姐姐,衣服濕了,生病。”

  高小先看了一眼,剛才還火力十足痛罵他的人,此時可憐兮兮的蜷縮在角落。

  “現在上班、上學的時間,家裏沒人。你身上濕漉漉的這樣可不行,不如先到我這洗漱一下,換個衣服再等他們下班。”

  高亞雄把孩子放到屋子裏,轉身拉著她懷裏的包袱,順帶把人也一起拉起來。

  紀蘇雯本是不想再跟這人多說什麽,可眼下也別無他法。

  拎著剩餘的東西,跟著進了他的家門。

  “小先,你要嚇死我了。”

  紀蘇雯的視線被高亞雄擋著,並未看到裏麵是誰,隻是聽到焦急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