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第289章 被夾在中間的美琴
  “止水,在族裏過得習慣嗎?”

  “還好了,收養我的爺爺奶奶都很好,家族給的待遇也很好。”

  “那就好了。”

  “對了,美琴姐姐,你聽說了嗎?富嶽族長有個私生子出生了呢!剛剛被接回家族了!就像我一樣。”

  “私生子?”

  美琴和一個稚嫩男孩聲音不斷傳來,日向無夜的眼神開始變得怪異。

  宇智波富嶽的私生子?算算時間,不會是宇智波鼬吧?

  滅族狼人也出現了?!

  “因為我是一年前被接回來的,家族裏還有好多人因此懷疑我也是族長的私生子呢…”

  “無所謂啦,族長的事我們不用管。”

  “美琴姐姐,你有沒有覺得家族和村子隔閡太深了…”

  無夜第一眼看到宇智波止水的時候,就像是當初看到了繩樹的感覺,一股聖光撲麵而來。

  也許是這個位麵的特產吧,總是盛產這樣的人。

  “咦?是無…”

  宇智波止水也看到了他和玖辛奈,脫口而出的話沒說完,宇智波美琴就搶先道:“跟你說過的喔,是日向的無夜君還有姐姐的閨蜜玖辛奈。”

  無夜總覺得她在“日向”兩個字上咬了下,就像在提醒宇智波止水。

  “是,”六歲小男孩彬彬有禮,“無夜大人。”

  日向無夜起身擺了擺手,然後目光看向美琴。

  “止水是一年前被家族接回來的,也是家族在外出生的孩子,跟我當時一樣…”宇智波美琴解釋道。

  “哦…”

  無夜點點頭,有點小迷茫。

  不是說宇智波止水是宇智波鏡的後代嗎?從族外接回來算是怎麽個情況?

  “無夜,按照慣例,你今晚不是要回家族陪姐姐嗎?”美琴忽然道。

  日向無夜怔了下。

  玖辛奈就叫了起來:“美琴!昨晚已經被輝夜老師給占了!今晚怎麽可以還是她?!”

  宇智波美琴卻慢條斯理的捋了捋黑長直:“玖辛奈,那你可以學著半夜爬窗搶人喔!”

  “唔…”

  玖辛奈想了想自己獨自麵對輝夜的場景,想了想輝夜默不作聲的強勢,忽然有點怵:“美琴,你陪我。”

  宇智波美琴似笑非笑:“玖辛奈,你不是一直不高興我和無夜的事嗎?現在怎麽能叫我幫忙呢?”

  紅發小辣椒傻眼了。

  “玖辛奈,”美琴桑摸了摸玖辛奈的臉蛋,“想要我幫忙,那就不能再拿閨蜜背叛的理由找我麻煩了喔。”

  成功反殺!

  “美琴,你是不是有事?”

  日向無夜解圍。

  宇智波美琴溫柔的抿著嘴:“嗯。”

  “玖辛奈,那我們就先走吧。”

  無夜拉起了玖辛奈的小手,將迷茫狀態的玖辛奈拉出了門。

  等兩人離開後,宇智波止水才拍拍胸鬆了口氣:“剛才差點叫漏嘴了,都怪叔父,明明是近親,卻不讓我們告訴無夜大哥。”

  “什…什麽近親啊,叔父的兒子而已…”美琴的臉微微泛紅。

  宇智波止水撓頭迷茫:“他不是我堂兄你堂弟嗎?”

  “哦,我知道了!”

  他仰起小臉,露出溫暖的笑容:“姐姐不要擔心,族內近親結婚是很正常的事。”

  宇智波美琴臉上更是火燒雲一般。

  “那個…你不是有事要和叔父說嗎?我們快走吧。”

  她果斷不再扯這些,帶著宇智波止水就往房間裏的秘密通道過去。

  一刻鍾後,兩人出現在了忍具店下的密室裏。

  “叔父。”

  美琴和止水一起行禮。

  “嗯,你們先坐。”

  中年男人的眼睛依然沒有焦距。

  “最近發生了很多事…”

  等兩人坐下後,他歎了口氣道:“第三次忍界大戰來了,村子裏缺人陷入困境,無夜又和三代目分裂,唉…”

  “叔父,今天無夜大哥幫助旗木朔茂扭轉了村子裏的議論聲,這個也違逆了三代目的意思,但我覺得他做得很好啊…”

  宇智波止水稚嫩的聲音響起來:“這不就是村子一直宣揚的火之意誌嗎?”

  “但旗木朔茂也確實給村子帶來了極大損失,”中年男人笑著問他,“止水我問你,如果明知道會給村子帶來損失,你還會堅持嗎?”

  宇智波止水張口結舌:“這個…這個…”

  “總要有人犧牲的。”中年男人淡淡道。

  宇智波止水欲言又止:“可是…”

  “叔父,無夜說過,這個問題在不同情景下有不同的結論,是沒有答案的…”

  美琴在一旁哭笑不得:“你們怎麽也爭論起來了。”

  中年男人沉默了下,隨後拍了拍腦袋,頭疼道:“真不知道他哪來的這些鬼點子…”

  宇智波止水驚歎:“無夜大哥好厲害…”

  “止水,你的天賦很高,對村子對家族對和平也早早的有了自己的看法,所以我才把你也送回族內去,”中年男人問道,“根據你這段時間的觀察,你覺得宇智波一族還有希望融入村子嗎?”

  宇智波止水低頭沉默了好一會兒:“叔父…我覺得很難很難…他們不像我們一脈,他們幾乎不把自己看作村子的忍者,而是宇智波的忍者,所以…”

  “你也是這個結論嗎…”

  中年男人雙手撐著下巴,臉色凝重:“矛盾明顯在變大,我們也沒法強行扭轉他們的意誌…”

  “強行…扭轉…意誌…”

  宇智波止水眼睛亮了下,又頹然:“沒人能做到吧…”

  “我們隻能盡力做我們能做的。”中年男人道。

  宇智波止水站起身來:“叔父放心,我會努力修煉變得強大,然後進入家族高層,想辦法慢慢影響他們。”

  “其實…”

  宇智波美琴猶豫了下,才道:“叔父,你應該也感覺到無夜的目標了,為什麽不幫他成為火影呢?到時候村子和家族的問題不就解決了?”

  “對啊!”

  宇智波止水眼睛一亮。

  “你們不要把希望放在他身上…”

  中年男人卻扶額歎息:“因為尊重琴音意願,我從來沒有打算告訴他身世,也沒想辦法讓他回歸宇智波,所以他對宇智波根本沒有歸屬感,到時候就算成為火影,當他發現宇智波成為村子裏一塊格格不入的孤島時,你們覺得他會怎麽做?”

  宇智波美琴和宇智波止水臉色一變。

  看日向無夜的行事風格,任何擋在他麵前的都會被搞垮,無論是誰。

  “美琴姐姐,你要加油啊!”

  忽然,宇智波止水誠懇抬頭:“看無夜大哥的做事方式,隻有你能影響他了。”

  宇智波美琴:“……”

  人家隻想做個小女人,為什麽要夾在中間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