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002章、搶救
  時間:上午,九點四十六分

  地點:市人民醫院

  事件:醫院接收一名急診患者,由於情況危急,需要立即進行搶救措施。

  被搶救者:陸東鳴

  被搶救者年齡:26歲

  搶救責任醫師:喬治(副院長)

  參與搶救者:歐陽偉明(腦科主治醫生)、江東成(骨科主治醫生)、李小麗(助手)、周茜、沈靜(護士)

  時間:上午,九點四十九分

  “請報告被搶救者病因。”副院長顯得有些焦急的樣子,但依然保持鎮定。

  實際上,他是最了解被搶救者的那個人,但搶救過程需要被詳細記錄。

  這個包括被搶救者的身份信息、參與搶救人員以及搶救過程中基本狀況。

  “病人左手骨發生質變,初步判斷不排除已經壞死的可能性。”江東成報告。

  “病人腦組織嚴重受損,但具體原因不詳,暫無出血情況。”歐陽偉明報告。

  “病人端坐臥位。”護士周茜報告。

  “病人身體出大汗、表情淡漠、並且已經開始呼吸困難。”護士沈靜報告。

  骨頭質變、壞死,一般引起這種情況的原因有很多,副院長雖然身為陸東鳴的主治醫生,但至今仍不確定病因。

  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於,陸東鳴本人並不清楚什麽時候身體開始出現狀況。

  根據副院長,長期以來的觀察發現這個病因很可能在他小時候就出現了。

  但陸東鳴的手骨符合多數情況,所以這個情況比較特殊,根本不好推斷。

  引起陸東鳴左手骨壞死的原因,可能是因為這些情況:

  第一、可能由於外傷所導致

  發生這種情況,在臨床上是最為常見的表現,由於外傷導致骨頭壞死的原因其實也是分為好幾類的,這個時候身為陸東鳴的主治醫生不得不考慮幾點。

  1、由於陸東鳴左手骨受到外傷,導致骨頭損傷較為嚴重,所以骨頭因為失活後而不具備再生功能,那麽在這個時候就會引起骨頭壞死。

  2、由於陸東鳴左手骨受到外傷,導致並發一些嚴重的汙染或者是感染,使手骨部位直接產生壞死。

  3、由於陸東鳴左手骨受到外傷,導致手骨周圍的血液供應功能受到非常嚴重的損害,致使骨發生缺血性的壞死。

  在副院長為陸東鳴治療手骨時,得知陸東鳴由於腦組織病變,發病時疼痛難忍會經常性的酗酒,於是大膽猜測。

  第二、可能由於酗酒所引起。

  副院長猜測,從腦組織病變的結構上來看,這個陸東鳴的發病期,應該大多數在晚上八點至淩晨兩點鍾的時候。

  想象一個人在發病的夜晚,身邊沒有人陪伴、沒有人安慰,他隻有通過大量的飲酒來緩解痛苦,但他不知道這樣做很有可能會導致手骨直接發生壞死。

  從長期以來,在與陸東鳴的交談中副院長得知他這個人愛好潛水,所以也不得不考慮會有這樣的一個原因存在。

  第三、可能由於減壓病所導致。

  副院長得知陸東鳴平常愛好做潛水運動,猜測在下潛與上浮的過程中使骨頭周圍的血管當中產生一些微小的氣體栓子,如果產生過多,就會使骨頭的血供應遭到切斷,之後使骨頭產生壞死。

  但根據觀察,陸東鳴除了手骨外其它部位的骨頭暫未發生明顯質變,所以這種可能不太成立,應當果斷排除掉。

  在腦組織治療過程中,陸東鳴曾因為多次出現休克,不得不使用一些如氫化可的鬆、地塞米鬆等類似這樣糖皮質激素的藥物,所以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第四、可能由於糖皮質激素導致。

  糖皮質激素這類藥物,如果長期大量應用,也有可能直接導致骨頭壞死。

  時間:上午,九點五十分

  “請助手立即給予病人心電血壓監護加壓吸氧、建立靜脈通路血氧飽和度為58%!”副院長已確認執行。

  時間:上午,九點五十五分

  陸東鳴突然休克,在這種情況下不考慮左手骨受藥物作用的影響。

  “請護士立即給予地塞米鬆5毫克靜推,五分鍾後動用手術刀,查看病人左手骨壞死情況,給予嗎啡3毫克皮下注射。”副院長已確認執行該方案。

  “收到。”護士周茜,遵醫囑執行靜推、嗎啡注射方案。

  “收到。”骨科主治醫生張東成,遵責任醫師醫囑五分鍾後執行手術方案。

  五分鍾後。

  骨科主治醫生張東成,動用手術刀觀察到病人的手骨已經完全壞死。

  時間:上午,十點零二分。

  “病人已經喪失意識,呼之不應,觀察到瞳孔等大、左側瞳孔無反射、右瞳孔反射遲鈍、心率每分鍾46次。”助手李小麗向副院長報告。

  “請護士立即給予病人,腎上腺素1毫克、阿托品1毫克靜推,助手持續胸外按壓、球囊輔助通氣。”副院長已確認執行該方案。

  “收到。”護士沈靜,遵醫囑執行腎上腺素、阿托品靜推方案。

  “收到。”助手李小麗,遵醫囑執行按壓、通氣方案。

  時間:上午,十點零五分

  “病人的心率已經下降至每分鍾三十九次,測不出血壓。”助手李小麗報告。

  “請護士立即給予,腎上腺素2毫克靜推。”副院長已確認執行該方案。

  “收到。”護士沈靜,遵醫囑執行腎上腺素靜推方案。

  整個搶救過程進行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將近半個小時,無論是醫生還是護士他們每個人都瞪著嚴肅的眼神,手術室冰冷的色調氣氛令人有一種窒息感。

  陸東鳴是個孤兒,而副院長也沒有子女,所以很多時候副院長都把陸東鳴當作自己的孩子看待,可以說發生這種事情恐怕最為擔心的就是他了。

  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滑下,慢慢地流到眼角處,副院長的眼睛一眨一眨。

  護士拿著一條擦汗用的毛巾,每間隔兩分鍾她就替副院長擦拭一次汗水。

  現在的情況很不好,陸東鳴的心率隨時都有可能成為一條直線,或許死亡對於他來說,不過隻是一個時間問題。

  時間:上午,十點零一刻

  “病人心率每分鍾四十二次,已無自主呼吸能力。”助手李小麗報告。

  雖然已經無法呼吸,但這不代表沒有救治的價值,副院長對陸東鳴進行觀察發現這是由於二型呼吸衰竭、二氧化碳分壓顯著升高導致的呼吸抑製,也就是說這個人還可以再繼續進行救治的。

  “請助手立即給予插管連接無創呼吸機輔助呼吸氣管,插管內置22厘米。”副院長已確認執行該方案。

  “收到。”助手李小麗,遵醫囑執行插管方案,應該是過於緊張,致使在插管時發生嚴重失誤插管內置了26厘米。

  “病人肺部未發現出血狀況。”副院長狠狠地瞪了一眼助手,他的語氣有些不那麽平和,“請你出去,接下來由我親自為病人進行救治,由腦科主治醫生歐陽留意病人狀況隨時做出報告,無論病人的結果怎樣我負全部責任。”

  副院長並沒有過分責怪助手,在麵臨這種情況下不管是誰多少都會緊張。

  包括他自己也是同樣的,不過是比別人表現得更加鎮靜些,但是身為一位醫生必須要時時刻刻保持這樣的鎮靜。

  一般在進行手術期間,有嚴重失誤的情況發生時,那麽通常會安排替換。

  但凡發生失誤的情況,失誤者本人很可能會發生心理上的變化,這個時候就會出現心虛、懷疑自身、由於過度緊張而手足無措等消極的負麵情緒,如果失誤者繼續對病人進行救治,在接下來的過程中很大可能會讓病人陷入危險。

  而且一旦發生失誤,通常情況下是不能夠繼續留在搶救室的,因為失誤者的一舉一動同樣也會影響其他搶救者。

  時間:上午,十點零十八分。

  “插管內置,已移動為22厘米,血氧飽和度為46%,持續胸外按壓再次觀察病人情況,發現病人瞳孔放大、左側瞳孔無反射、右側瞳孔反正遲鈍,經過嚐試測不出血壓。”副院長報告。

  這表示,陸東鳴此刻被救治的概率幾乎隻有10%的可能性,他很快就會失去心跳,但是隻要病人還沒有失去心跳對於醫生來說就還是一個鮮活的生命。

  時間:上午,十點二十五分

  “再次觀察到病人心率,每分鍾四十七次,經過嚐試仍測不出血壓,嚐試使用阿托品1毫克靜推。”副院長報告。

  “允許給予阿托品1毫克靜推。”腦科主治醫生歐陽偉明認同執行該方案。

  “收到,立即執行該方案。”護士周茜遵醫囑對病人進行阿托品靜推方案。

  時間:上午,十點三十五分

  “持續胸外按壓,經過嚐試,測不出血壓。”副院長報告。

  副院長持續胸外按壓中……

  時間:上午,十點五十分

  “病人心電示波為直線、大動脈波動消失、病人無自主呼吸。”張東成報告。

  持續胸外按壓中……

  “病人已失去生命體征,請求給予宣布死亡。”腦科主治醫生歐陽偉明報告。

  “請求予以屍體處理。”骨科主治醫生張東成報告。

  時間:上午,十一點零九分

  持續胸外按壓中……

  時間:上午,十一點二十分

  持續胸外按壓中……

  持續胸外按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