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003章、奇跡
  “院長,您別這樣。”腦科主治醫生歐陽偉明深表遺憾,他走向副院長伸手極力勸阻,“院長,病人已經失去了基本生命體征,他不可能再被救活了。”

  副院長沒有選擇放棄,他此刻還在堅持幫陸東鳴做著持續胸外按壓。

  十五分鍾、二十分鍾過去了,直至他感到自己的雙手無力,直至他發覺手術室的無影燈,突然被人給關上了。

  “你們在幹什麽?”副院長的情緒開始變得有些激動,他拽住腦科醫生的衣領用怒目的眼神看著他,“小陸他還沒有死,還有希望被救活,還可以再繼續搶救下去,你們憑什麽說他已經死了。”

  他們沒有人說話,默不作聲地各自低下了頭,似乎是懷著一種對生命表示遺憾和對病人深感歉意的態度沉默著。

  作為醫生,搶救生命這是他們無法規避的職責所在,被搶救者隻要還有生存的希望就應當要竭盡所能進行救治。

  陸東鳴的脈搏再沒有了跳動、停止了呼吸、測不出血壓、失去體溫、血氧飽和度百分比幾乎已經為零。

  病人失去了基本生命體征,這就說明病人已經死了,??便意味著搶救者盡到了人道主義,他們已經無能為力了。

  他們懷著對病人的愧疚,不斷的責備著自己的內心,除了惋惜病人隻能眼睜睜看著病人的生命在自己眼前失去。

  隻有副院長,他不願意接受陸東鳴確實沒有了生命體征的這個事實。

  “開燈。”副院長用嚴厲的語氣對護士周茜命令道,“啟用心電除顫儀。”

  護士周茜雙腿發愣,這個時候骨科主治醫生向她使了一個眼神,示意護士遵從副院長的意思。

  時間是上午十一點四十五分,病人已經停止心跳,失去了所有生命體征。

  但,不予以屍體處理!

  在副院長的強烈要求下,啟用心電除顫儀,再次對病人陸東鳴進行救治。

  經過二十幾分鍾的搶救,病人仍未恢複心率,確認沒有任何的生命體征。

  “小陸,他沒有了生命體征。”副院長放下手中的除顫器,“宣布死亡吧。”

  “大家都辛苦了,這裏晚點我會安排人來處理,你們先下去休息吧!”副院長麵容有些憔悴,看上去很疲憊的樣子。

  關掉了無影燈,副院長用白布蓋住了陸東鳴的身體,隻露出了他的頭。

  他抓住陸東鳴的手,看著這個年輕人心中除了感到滿滿的愧疚外,似乎還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這種情感勝過醫生和病人的關係,雖然他知道陸東鳴從小就是個孤兒,但之前也隻是把陸東鳴當成自己的一個普通患者而已。

  從一開始不加同情,乃至沒有特殊照顧,直到後來他漸漸的被這個年輕人對於生命的熱愛和堅持不懈的執著給打動了,從那之後陸東鳴在他心裏的位置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可能正因為這個原因副院長此刻的心情才會如此悲痛。

  “小陸,都是我對不住你啊。”副院長的眼眸濕潤了,“早知道你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當初我就應該答應你做肢體移植的手術,那樣說不定還會有希望。”

  “我記得你跟我提起過,你說你從小就是個孤兒,你說你從小到大生活上過得有多不如願,你說你不想每天承受病痛的折磨,你說的這些我都放在心上。”

  “小陸啊,你現在就躺在我的麵前而我卻什麽也做不了,我救不了你啊!”

  “這都怨我啊,是我把你給害了,小陸啊,你安心的去,你沒有親人你的身後事就交由我來替你料理吧……”

  副院長在說這些話的時候,目光非常的真誠,放開陸東鳴的手,最後將白布蓋住了他的頭,歎了口氣便離開了。

  就在副院長前腳剛走出搶救室,陸東鳴的無名指,突然輕微地動了一下。

  第二天。

  時間是早上八點整。

  “院長,您昨天交代我的事情,我都已經讓人安排好了,您看咱們什麽時候可以過去。”骨科主治醫生張東成叫住了副院長,從皮包裏拿出一張照片交到了他的手上,“另外,這是昨天將陸東鳴送到醫院的那人交給我的,這個人自稱是陸東鳴的房東,從醫院得知陸東鳴已經死亡的消息,於是將這個送了過來。”

  副院長接過照片,照片上是一位看上去年齡大概在二十五歲左右的女人。

  從照片上看,副院長猜測這個女人很有可能是陸東鳴的母親。

  聽說當年陸東鳴被孤兒院的人發現時是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而在陸東鳴的身上,唯一留下的就隻有一張照片。

  這張照片很老舊,應該是很久以前的一張照片,從年齡來看,照片上的這個女人是陸東鳴母親的可能性很大。

  不僅是年齡,而且這個女人的長相與陸東鳴確實也有一些神似。

  從照片塑封膜的磨損程度來看,這個女人是他女朋友的可能性不大。

  看到這張照片,副院長不由地想起了一件關於陸東鳴身世的事情。

  在兩年前,當他知道陸東鳴是一個孤兒的時候,刻意去陸東鳴曾經所在的孤兒院做了簡單的調查,當時從一位老太太的口中得知陸東鳴是在一場案件中僥幸存活了下來,但後來想要去了解詳細情況的時候,老太太卻不幸去世了。

  “照片,暫時放我這裏。”副院長將照片收進黑色皮包,“既然已經安排好了那我們現在就過去吧,你等一下開車的時候盡量慢一些,我不想他受到驚動。”

  “院長,我知道了。”張東成發現副院長對陸東鳴的態度很不一般,“說句實在的院長,我還沒有見過您對哪個逝去的患者這麽關心過,您跟他的關係……”

  “你是覺得,我對這個陸東鳴的關心遠遠超過了一位醫生的責任對吧。”副院長微微笑了笑,“其實除了我是他的主治醫生,與這個年輕人沒有任何的關係。”

  “坦白說,我有些同情他的遭遇,更沒有見過任何一名患者像他這樣堅強。”

  就在這個時候,副院長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顯示一個陌生的來電。

  “您好!”

  “請問您是哪位?”副院長按下了接聽鍵,手機裏傳來一個女孩的說話聲。

  “您好,請問是喬治副院長嗎?”對方確認了身份之後,短暫的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院長,冒昧打擾到您實在非常的抱歉,事情是這樣的,我是市公安局刑偵科的科長蘇小鈴。”

  “當然,您可能也不一定認識我不過沒關係,我們了解到您對於肢體移植這方麵有過比較出色的研究,所以有件事情可能會需要麻煩到您,由於事情比較緊急所以希望現在能當麵跟您談一下。”

  關於,這位市公安局刑偵科的領導蘇小鈴,副院長還是久仰過她的大名。

  副院長心想,隻是不知道這個蘇科長突然這樣急著約見自己是什麽事情。

  但不管是什麽事情,這位蘇科長既然有事急於相求,以副院長的身份自然是不好推托,這讓他感到很為難,現在是早上八點零五分,在此之前醫院已經和火葬場那邊聯係好了,九點鍾會準時將陸東鳴的遺體,送到火葬場火化掉。

  看得出來,兩位都是大忙人,一般來說當領導的處理事情的方式,他們往往總是將兩三件事情並在一起去處理。

  “蘇科長,我現在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辦,聽得出來您要跟我談的事情似乎也非常緊急,我看這樣吧,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現在要去火葬場,我們就約在火葬場的大門口見麵怎麽樣?”

  “真的很感謝,那我就應您的要求咱們到地方見麵再詳談。”蘇小鈴說完後便掛掉了電話,她穿著一身便服,從市公安局開出了一輛警車。

  一輛救護車。

  在去往火葬場的路途中。

  “小張啊,我看時間還來得及。”副院長坐在副駕駛上,他的頭轉向身後看了一眼繼續說道:“你再開慢一點吧!”

  從醫院上車的那一刻起,副院長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他的內心總感覺到隱隱不安,這種感覺就像是犯了什麽天大的過錯不可饒恕的那種心情一樣。

  手握方向盤的張東成,似乎也有些不太對勁,他感覺到就在剛才有股莫名的暖流從身體的各個部位湧入心頭,不隻是這樣,此刻他覺得自己頭腦發熱。

  十字路口,綠燈變成了紅燈,救護車穩穩地行駛在右車道上,不過並沒有因為紅燈而停下來。

  “小張,快踩刹車!”

  副院長看到前麵的車輛轉彎,而張東成似乎完全沒有想要停下來的舉動。

  張東成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他居然把油門當成刹車踩!

  “你幹什麽,趕緊停下來……”副院長還想要再說些什麽,但已經來不及了。

  救護車,迅速地撞向了前麵正在向左轉彎的大貨車導致自身發生側翻。

  在車輛側翻的時候,由於受到衝擊力救護車的後門被撞了開來。

  與此同時,從救護車裏甩出一位年輕的男子,確切的說是一具遺體。

  車輛雖然發生了側翻,但除了陸東鳴的遺體被甩出,並無人員傷亡。

  “你愣著幹什麽,快去拿布來遮住小陸的身體。”副院長大聲對張東成喊道。

  陸東鳴的身體仰麵在車道上,暗紅色粘稠的液體,從體內流到了嘴角處。

  “咳,咳咳。”

  就在這個時候,陸東鳴竟然奇跡般地咳嗽了兩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