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011章、嚴謹
  從手術室門口看向裏麵,蘇小鈴發現手術台上似乎是躺著一個人。

  她不是很確定,因為隻能看見被子蓋在手術台上麵顯得有些凸起。

  即便是這樣,蘇小鈴不打算就這麽貿然的進入手術室。

  “你太多心了。”副院長順著她的那束手電光,看見了犯人所在的位置。

  被子是副院長在為犯人完成截肢後親手給蓋上的,現在仍然保持著原來的樣子所以他篤定犯人還躺在手術台上。

  “蘇科長,我之前就跟你保證過,犯人一定還在裏麵。”副院長看到凸起的被子他內心的忐忑不安總算是釋然了。

  他走進手術室,摁下了照明開關瞬時整個手術室裏麵都變得明亮了,“犯人剛被截肢而且注射了麻醉,哪裏還會有逃跑的行動能力,要我說你們這些搞刑偵工作的未免也太疑神疑鬼了。”

  蘇小鈴,掃視了一眼這間手術室。

  副院長走到手術台的位置,然後一邊將被子掀起,又一邊看向蘇小鈴自信地說道:“你看他這不是還好好的……”

  突然,蘇小鈴以及跟在她身後的兩名特警人員眼神一愣。

  隨之,他們又將手槍收回了槍套。

  “犯人逃了!”蘇小鈴說道。

  “什麽?”副院長驚訝了一聲,他在作出反應時回過了頭。

  “這,這怎麽可能!”這個時候副院長看著蘇小鈴以及兩名特警人員臉上露出不悅的神情後,“犯人應該一直躺在手術台上他絕對不可能從這裏逃出去。”

  “你可以問他們兩個。”副院長轉身指向兩名特警人員,他用無比堅定的眼神注視著蘇小鈴繼續說道,“在手術室的門打開時他們還仔細的搜查了一遍。”

  “根本就沒有犯人嘛,而且我們都沒有看到犯人從裏麵走出來。”

  兩名特警人員,他們同時看向蘇小鈴點了點頭表示非常肯定這一點。

  “院長。”蘇小鈴抿了抿嘴唇,她身姿挺正並雙手插進褲兜,然後走至副院長跟前,“其實,我想冒昧的問一下。”

  “犯人逃離了,為什麽您比我們這些執法工作者還要顯得緊張。”

  她,這是幾個意思?

  副院長心想,現在犯人跑了難不成麵前這個女人已經開始懷疑。

  “蘇科長。”副院長不高興了,他對蘇小鈴反問道:“所以,蘇科長你說這話的意思是懷疑我放走了犯人?”

  “您不要誤會,我隻是覺得您對這件事情的反應過於應激,”蘇小鈴擺出一副相當嚴謹的態度繼續說道:“而且我這也隻是在例行公事,再者說了發生這種事情我們也有權盤問在場的任何一個人。”

  聽蘇小鈴如此說道,副院長倒也是可以接受的,但他覺得這個女人有時候真的有點捕風捉影了。

  “所有人員收到請回複。”蘇小鈴掏出對講機呼叫道:“請注意,犯人現在已經逃離了手術室。”

  “但,不確定是否已經逃出醫院。”

  “大家保持警戒,立刻排查整個醫院包括醫院附近的街道以及小區。”

  在這座醫院的樓下,可以看到偽裝成便衣的刑偵人員,他們所有人被分為九組分布在醫院周邊、包括街道上的紅綠燈路口,以及醫院周邊的小區樓下。

  這個規模不下有四五十人,另外還不包括持有長槍的十幾名特警人員。

  由此可以看出,上級領導對犯人還是非常重視的,但經過如此嚴密的布控最後這些執法人員還是沒能看住犯人。

  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就是一群毫無能力的酒囊飯袋。

  也有可能,是這個犯人極度狡猾。

  犯人,選擇在這個時候逃脫法律的製裁這或許是他唯一的機會。

  兩年前他俯首認罪,不代表在這兩年的時間裏沒有後悔過當初的選擇。

  “小鈴,我有一個問題。”

  在所有帶隊人員收到指示,並準備開始展開行動的時候。

  “排查範圍是不是太大了。”其中有一位中年男刑偵問道:“我不確定是不是有必要挨家挨戶的進行搜查,隻不過這大半夜的,居民都已經睡下了。”

  “你看,這個情況應該怎麽搞?”

  “查,必須給我嚴查!”蘇小鈴衝對講機嚴厲道:“不要放過任何角落。”

  “但,注意態度方麵的問題,雖然身為執法人員但也不能太擾民。”

  “發現情況立刻報告,人手不夠就從所裏抽調過來吧!”

  在片刻之後。

  這個時間將近淩晨三刻鍾。

  “對了。”在蘇小鈴從手術室走出來的時候她忽然停下了腳步,然後對兩名特警人員問道:“你們兩個之前有沒有對從手術室出來的人員排查通行?”

  兩名特警人員,他們相互對視了片刻之後默默的低下了頭。

  蘇小鈴得知這兩個人並沒有對從手術室出來的人員進行排查,她臉色一變緊接著對兩名特警人員批評了幾句。

  “別杵著了。”蘇小鈴雙手叉腰繼續對他們說道:“趕緊的你們先去監控室調看一下吧,一旦發現犯人隨時報告。”

  “特別交待一下,你們千萬不要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

  “院長,請您立即將這次所有參與手術的人員全部召集到會議室。”

  “我非常理解你們的感受,隻不過情況特殊所以希望醫院方麵予以配合。”

  副院長思量了片刻後,於是應允了蘇小鈴的要求,在工作群發了一條消息然後將手術室隔離門的磁卡交給了她便朝著醫院會議室的通道走去。

  看著副院長離去的身影,蘇小鈴長舒了一口氣,再次進入手術室裏麵。

  在經過一番勘察之後,除了發現手術室有破掉的玻璃杯碎片以外,並不覺得其它地方有什麽可疑之處。

  她又仔細分析了一下,如果犯人要逃出這間手術室,那他應該是混在人群當中或者偽裝成當時在手術室的人員。

  先考慮第一點,混在人群裏的這個可能性不大,因為犯人的左手被截肢掉的這個特征太明顯了,利用這種方式很顯然隨時會被在場的工作人員認出。

  接下來,可以考慮第二種情況,同樣是混在人群裏,但犯人是偽裝成醫生或其他人員,那麽在這樣的前提下則需要找到一個實施的對象。

  假設犯人將對方打暈,又或是通過別的手段達成目的,在完成偽裝後他必須要將其給隱藏在手術室的某處地方。

  但讓人費解的是在手術室裏麵沒有找到被隱藏起來的受害人員。

  就是說這種可能性也不大,而且在這樣的環境下,想要完成這個過程又不被人查覺到異常,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那麽問題來了。

  犯人他是如何從這個相當於密室的手術室裏逃離出去的呢?

  關於這個,恐怕還是要在調看手術室的監控之後才能下定論。

  淩晨一點,市人民醫院會議室。

  “院長,所有參與這次手術的人員都到齊了嗎?”蘇小鈴問道。

  “是的,所有人都在這裏。”副院長從椅子上站起身,“這個我可以保證。”

  蘇小鈴打量了幾眼,然後感到很失落的樣子說道:“先這樣吧,我看大家都已經很疲憊了,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之後,如果有什麽情況我會隨時聯係你們,到時候希望你們積極配合。”

  蘇小鈴並不是同情這些人,她從一開始就隻是為了確認有沒有人員失蹤。

  既然所有人都在這裏,那麽再讓這些人留下來也就沒有什麽太大的必要。

  之所以感到失落,是因為如果有人員失蹤至少說明犯人極有可能是通過偽裝手段從手術室逃離了出去。

  刑偵以及特警人員各就各位,不過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任何消息,所以接下來就看監控室那邊到底是什麽情況了。

  從會議室來到監控室,蘇小鈴在詢問了特警以及幾名偵查人員並沒有發現異常情況後,她決定親自上陣。

  “調出手術室的監控錄像。”蘇小鈴覺得還是應該從手術室著手,畢竟這是犯人從進入手術室,直到從手術室成功逃離的整個過程,一切答案就在這裏。

  查看監控錄像的過程中,蘇小鈴沒有放過任何一個細節,這包括犯人在完成截肢後始終沒有離開過的這個跡象。

  憑空消失嗎?身為一名出色的刑偵人員這讓她覺得有些自我懷疑。

  這怎麽可能,一個大活人怎麽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在蘇小鈴感到一籌莫展,忽然在她的腦海閃過一個細節。

  蘇小鈴深思了片刻,她認為這個問題的關鍵就在於手術台上蓋著的被子。

  “麻煩將手術室的監控畫麵調回到晚上十點鍾。”蘇小鈴突然說道。

  從監控畫麵可以看出,晚上十點鍾蓋住犯人的被子在垂落的邊角處有一個非常明顯的亮點,而在十點十七分的時候那個亮點卻突然間消失不見了。

  而且,在亮點消失的一刹那蘇小鈴發現被子似乎輕微地晃動了一下。

  “院長。”蘇小鈴站起身看著副院長並且質問道:“從監控畫麵看是您給犯人蓋上的被子,隻不過我有兩點疑問。”

  “犯人當時還活著嗎?”

  “如果犯人沒有死,我真的很難解您為什麽要用白被蓋住他的整個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