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23tr.com
013章、出院
  幸福,有時候很簡單,隻要你願意把目光停留在美好的事情上就可以了。

  但如果僅僅??把目光集中在煩惱、痛苦的事情上,生活就會變得暗淡,也就讓人感受不到心中的美好。

  上午,明媚的陽光透過綠葉間的縫隙鋪灑在病房的陽台上,清新空氣中還夾雜著一股雨過天晴芬芳的泥土氣息。

  陸東鳴此刻穿著病號服,雙手正揣在褲兜裏,杵立在靠近窗戶的位置。

  陽光照拂在陸東鳴的身上,他似乎感受到被幸福籠罩著的感覺,望向窗外蔚藍的天空、看向樓下的小花園,給人一種很是清爽舒適的心情。

  “陸哥,你精神看起來不錯嘛。”護士小姐姐輕輕推開病房的門走了進來。

  “你在看什麽呢?”護士發現陸東鳴望向窗外有些憧憬的樣子,她猜想應該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去外麵散散心了。

  護士小姐姐觀察著陸東鳴,在停頓了片刻然後又繼續對他說道:“院長說你左手接口處愈合得不錯,身體狀況也沒有什麽太大的問題,所以他決定允許你提前出院,手續都已經給你辦好了!”

  聽到這話,陸東鳴終於從充滿渴望的目光中回過神來,他走向護士小姐姐雙手激動的抓住她的肩膀,“小愛,你說的這些全都是真的嗎?”

  “院長,他真的同意我出院了?”

  “陸,陸哥,當然是真的了。”護士小姐姐也為他感到歡喜,在不經意間臉上泛起了一抹紅暈。

  她有些不好意思,看上去很害羞的樣子低下了頭,“陸哥你的手勁可真大都弄疼我了,說明你的手確實沒有什麽大礙看來還是院長了解你。”

  “院長說你肯定躺不住!”護士小姐姐笑起來可真好看,她將幾件新衣服整齊的疊放在床上之後,“這是院長特意囑咐我給你準備的,院長還說你換好了之後就先在病房等他一會兒,等院長處理完手頭上的事情就過來安排你的住處。”

  陸東鳴差點把這事給忘了,之前因為那一次病情發作,房東已經將租房的押金退還給了副院長代為接收。

  之後,副院長又把錢轉給了自己。

  陸東鳴從小是個孤兒,這就是說他現在出院也是一個無家可歸的人。

  其實這兩年以來,副院長為了陸東鳴可真的沒少花費心思,不僅在心理上對他耐心開導,生活上同樣悉心照顧。

  “小愛,我知道了。”陸東鳴將自己的雙手從護士的肩膀上拿開,他又以真誠的目光注視著她,“真的很謝謝你這段時間以來一直對我無微不至的照看。”

  “這樣,等我出院以後,安頓好了住處到時候約個時間,我請你吃飯吧!”

  “好啊。”護士看著陸東鳴是真心誠意的想要表示感謝,便爽快的答應了。

  然後,護士走出了病房。

  “叮,叮鈴鈴……”

  在陸東鳴換上一身運動裝之後,他的手機屏幕上突然顯示一個未知來電。

  也不知道是誰打來的,陸東鳴平時都不接這種沒有顯示號碼的陌生電話。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掛斷了,但沒過半分鍾一個未知來電又打了進來。

  應該,還是和之前同一個號碼。

  “喂,你小子是不是叫陸東鳴?”這次陸東鳴拿起手機,他按下了接聽鍵之後從手機裏傳來一個年輕人說話的聲音聽起來感覺有些暴躁。

  “您好,請問您是哪位?”陸東鳴並沒有承認自己的身份,他很謹慎的試探了一下對方,“我好像並不認識你吧!”

  從對方說話的語氣,不難聽出這個人的脾氣不太好而且也很不禮貌,陸東鳴真的很反感這樣的人,尤其是聽到對方說話的聲音後發現自己並不認識。

  陸東鳴猜想對方很有可能是一名詐騙犯又或者是綁架犯之類的人。

  反正,給他的感覺就不是個善茬。

  “我管你認不認識,你現在立刻、馬上給老子滾下來。”

  這個人有病吧,陸東鳴正準備掛斷電話的時候,那個人繼續道:“趕緊的收拾一下我在醫院門口等你。”

  陸東鳴還沒來得及回應對方,然後就被對方掛斷了,他看了看時間心想副院長應該沒有這麽快過來,聽那人說道此刻正在醫院門口,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出於好奇還是決定先去看上一眼。

  在市人民醫院的大門口,停著一輛白色的瑪莎拉蒂,而且還是跑車型。

  一位看上去整得有些花裏胡哨的精神小夥,正倚靠在副駕駛車門的位置。

  “不是,這小子也不帥啊。”精神小夥打量著手裏的照片,而照片上的人正是陸東鳴,看著有些帥氣,然後他又衝旁邊戴墨鏡、穿黑色西裝的兩名中年男人繼續嘀咕道:“你們說我老爸會不會是失心瘋了,竟然看中了這麽個小白臉。”

  “其實,我看著還可以啦。”其中一名中年男人瞅了瞅照片,但是當他注意到精神小夥不悅的表情後,“不過他跟您比起來的話,還是稍微顯得遜色了些。”

  從醫院裏,迎麵走出來一個人,這個人也就是陸東鳴。

  “你們看,這個人是不是就穿運動裝那小子。”精神小夥指著照片上的人又繼續對那兩名中年男人說道:“你們兩個給我聽好了,待會兒等這小子走過來就直接把他撂倒然後塞進後備箱裏麵。”

  兩名中年男人,看著有些不太樂意的樣子,其中一個說道:“尹少,你這好像有點不太好吧。”

  “這要是讓老爺子知道了……”

  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不太好,不太好。”精神小夥朝他們倆人的腦門上各重重地拍了一下接著又繼續說道:“你們兩個跟我這麽久怎麽胳膊肘還往外拐呢,平時吃我的用我現在讓你們做點事情就給我唧唧歪歪。”

  “放心吧。”精神小夥從副駕駛車門的位置繞到了左邊車門,“萬一要是被我老爸給知道了你們就說是我的主意。”

  話畢,精神小夥坐上了那輛瑪莎拉蒂緊接著他一腳油門,便揚長而去了。

  陸東鳴來到醫院大門口,他四處張望了一會兒,片刻又拿起手機將之前的那個未知來電給撥了出去。

  但連續撥打了三四遍後,對方並沒有接聽,陸東鳴感覺自己被人給耍了。

  正當陸東鳴轉身準備離去時,這個時候從他的背後,猝不及防被人用棒球棍子朝肩膀處給掄趴下並暈了過去。

  在這座城市,繁華大道的郊外處。

  一座田園風情的精致別墅,錯落在小草綠樹的掩映下置身其中,仿佛遠離了都市的喧囂,給人靜謐幽遠的感覺。

  這座別墅的建築風格,帶給人一種中西方結合的和諧感,這種中式基礎的韻味,以及融合了西式建築的符號在構建上可以說是取長補短。

  這樣一種建築風格,不但富有審美的愉悅感,更重要的是可以讓居住者感到舒適且貼近大自然的風光。

  從整座別墅的外部結構來看,布局中又蘊含著中式住宅圍合的感覺整體體現了簡而精致的奢華。

  一輛白色的瑪莎拉蒂跑車,從遠處疾馳而來,在甩出極為經典且標準堪稱完美的漂移動作後停在了這座別墅前。

  精神小夥帥氣地走出了車門,然後朝著別墅走去持續按著門禁鈴。

  “尹鈞,你能不能別按了。”在別墅二樓的露天台,仰坐著一位年輕的美女姐姐正在享受著愜意的上午茶時光。

  美女姐姐的年齡,看上去應該在二十三四歲的樣子,她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紗衣而裏麵就僅僅一件內衣而已。

  下身穿著的是蔚藍牛仔短褲,然後套著一雙白色的網格絲襪,至於還有沒有別的什麽顏色,這個就無從知曉了。

  她的手裏拿著一個看似像是電視機遙控器一樣的玩意兒,但那個並不是電視遙控器,而是隻要你對著它喊話就可以通過別墅門禁的小音箱導出說話聲。

  “大老遠就看見你的車了。”美女姐姐喝了一口鮮純濃鬱的牛奶,還有些奶殘留在嘴角處,“你來找我幹嘛啊,這次我可不會再給你開門了。”

  別墅前的精神小夥正是尹鈞,他有些抓狂地揪著自己的頭發,然後幹脆一屁股坐在門禁處平滑的大理石地板上。

  看著,似乎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

  女孩拿起手機,看著門禁的監控錄影裏尹鈞滑稽的模樣忍不住偷笑著。

  “嘖嘖,沒想到咱們不可一世的尹大少爺今天居然會幹這種事情。”下一秒則有些心疼的哄道:“好啦不鬧了,說說吧你到底來找我什麽事,本小姐可告訴你如果是借錢的話,那您啊免開尊口。”

  “真不是我埋汰你,上次在酒吧開了個萬元卡座,是不是我幫你墊的錢。”

  “上上次,你居然帶著幾個保鏢跑到高校裏去收人學生的什麽保護費,結果沒收到還把人給打了,最後還是本小姐大發善心花錢找校方將事情壓下去了。”

  “你是那種窮人家的孩子麽,真搞不懂怎麽會墮落到去敲詐勒索。”

  “小老弟,你這得混成什麽樣啊!”

  “還有,上個月從本小姐這裏借走的一百萬零花錢,你打算什麽時候還?”